丹田有点田

第35章 秒杀三人

第三十五章 秒杀三人

“什么人?”

林旭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青黑色紧身衣袍的方脸修士从一处剑形山石后走了出来,冷笑着看着林旭。

“你是聂云的人?”

林旭冷声问道,同时体内的玄天宝鉴功法已经高速运转了起来。

“敢直呼聂师叔的名号,你果然是胆大包天!”

方脸修士冷笑连连:“不过胆子太大的人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林旭,你的仙路到此为止了!”

林旭闻言冷笑了一声,这年头自大的人还真不少:“好大的口气!大家都是练气期十层大圆满修为,你觉得你能吃定过我?”

“我一个人当然拿不下你,不过我有说过我是一个人么?”

方脸修士邪邪一笑,随着其话音,林旭四周又有三个修士冒了出来,都是练气期十层大圆满境界,与方脸修士一起呈四面围住了林旭。

“看样子你们早就计划好了,传送玉简被你们动过手脚!”

林旭的脸色沉了下来,难怪之前发放传送玉简的弟子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原来这是聂云设计好了对付他的圈套。

“小子,你还不算太蠢嘛!我也不妨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捏碎传送玉简,也绝对没法离开这天元剑境,今天你注定要陨落在我朱松的手中!”

方脸修士朱松一声狞笑,手中出现了一把带有倒刺的金色长剑,向着林旭一指,数道金色的剑气从长剑中涌出,向着林旭周身要害刺来。

“一起动手,灭了这小子!”

其他三个修士也拿出了各自的兵器,催动法决向着林旭杀来,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哼!”

林旭眼中寒芒一闪,冷哼了一声,【藤甲术】、【冰甲术】和【土盾术】瞬间护住了身体,同时身形左右一晃,竟然如同云烟一般消散开来,朱松等四人的攻击顿时击了个空。

“怎么可能?”

朱松脸色一变,忍不住惊呼起来,他们四人刚才的攻击已经完全封死了林旭躲闪的路线,可对方竟然鬼魅般的消失不见了,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在那里!”

其余三个修士也是脸色剧变,慌忙扭头四下张望,却见林旭正在五丈之外冷冷地注视着他们,双眼之中满是讥讽之色。

“你是怎么躲开的?”

朱松忍不住开口问道,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难道刚才他们打到的只是林旭的幻象?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冷冷一笑,林旭的身形再度诡异地消失不见,这是玄天宝鉴之中的身法【云烟步】,凭朱松四人的实力只能隐约见到一道模糊的白线一闪而逝。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左边的矮胖修士胸口冒出了一截紫金色的剑尖,紧接着一团火焰从剑上升腾而起,眨眼间已经将其燃烧成了灰烬。

“不可能!”

朱松三人骇然地看着手握紫金色长剑的林旭,眼睛瞪得溜圆,同为练气期十层大圆满修士,林旭竟然如此轻松地秒杀了矮胖修士,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决计不敢相信!

朱松三人震惊之时,林旭已经再度出手,只见其作用手同时掐出一个法决,念了一声“合”,三根缭绕着紫色电芒的金箭在其身前成形,空间微微一震,三根金箭已然消失不见。

“不好!”

朱松亡魂大冒,想也不想直接一把捏碎了传送玉简,在其被传送而出的瞬间,他看到身旁两人眉心一道紫金色光芒掠过,血光乍现。

眼前光影转换,朱松呆愣地出现在天剑峰的大平台之上,额间隐隐传来一阵刺痛感,伸手一抹,满是鲜血,却是眉心正中破开了一个拇指大的小口,顿时觉得全身冷汗淋淋。

若非反应快及时捏碎了传送玉简,只怕他此刻也和那两个同伴一般破脑而亡,永远的留在天元剑境之中了。

“太可怕了!那小子简直就是!练气期的修士怎么可能这么强!”

好半天,朱松才从极度的恐惧之中回过神来,只觉得两股战战,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定了定神之后向着筑基期弟子的比赛场地赶去,林旭的事必须要马上向聂云禀报!

“你说什么?除了你之外,杨浩他们都死了?!”

见到朱松满脸惶恐地赶过来,聂云心中就是一沉,在听说除了朱松之外其他三人都被林旭给一击秒杀,连传送玉简都来不及捏碎后,聂云震惊之余心中杀机更盛。

“同样的修为以一敌四,还能轻松反杀三人,这小子的战力实在是太过妖孽!不行,必须要将其彻底扼杀,否则定然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

如果说之前聂云不过是因为林旭不愿投入他的门下而想打压林旭,杀鸡儆猴的话,现在他是真正地对林旭起了忌惮之心。

聂云派去天元剑境之中劫杀林旭的朱松四人在练气期十层大圆满修士中也算得上是好手,有心算无心之下以四对一还被林旭反杀三人,而且听朱松所说,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可见林旭战力之恐怖。

这样的人如果不赶紧扼杀,等林旭得到筑基丹突破到筑基期,那绝对会是聂云的一大劲敌。

天元剑境之中,林旭将倒伏在地的两个练气期修士的储物袋取下检查了一番,毕竟只是练气期弟子,除了一些灵石丹药没什么好东西。

“可惜了,让那个叫朱松的跑了!”

砸了咂嘴,林旭打出两簇火苗将尸体燃成了灰烬,他之前为求速战速决可是没有丝毫的手软,一出手就是除风雷飞刀之外的最强攻击。

之前那带有紫色电芒的金箭法术是林旭在望天仙城的灵泉峡谷之时从对手段宏那儿学来的组合法术,是【雷击术】和【金箭术】的组合法术,或者称之为融合法术更为恰当,因为其体内【雷击术】和【金箭术】的法印已经融合成了新的更加复杂的法印,林旭给其起了个名字叫【紫电金芒】。

只是这【紫电金芒】的法庸没有完全点亮,而且今天也是林旭第一次用其来对敌,否则的话朱松就算是反应再快也决计无法逃脱。

遭遇过朱松四人之后,林旭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人的袭击,至于天元剑境之中的剑阵、妖兽对他来说都算不上什么麻烦,大概五个时辰之后,随着天元剑境之中的练气期弟子数量缩减到一百人,传送符文发出了一阵白光,将包括林旭在内的一百名弟子传送了出来。

“练气期弟子初赛结束,右手手臂之上有剑形印记之人顺利晋级,明日一早在剑灵台进行决赛!”

负责练气期弟子比试的管事宣布了晋级规则,林旭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在手腕之上一寸的位置果然有着一个剑形印记,而手中的传送玉简已然变成了白色粉末。

“不知道云帆的比试如何了,去看看!”

炼气期的初试已经结束,林旭向着天剑峰半山的比赛场地赶去,其赶到赛场之时,正好看到姜云帆御剑将对手从半空之中击落的场景。

“挺厉害的嘛!执剑长老的关门弟子果然不同凡响啊!”

见姜云帆从比赛台上飘下,林旭笑着迎了上去。

“那是,我可是天才!”

姜云帆得意地一笑:“筑基初期之中,整个剑神宗恐怕没几个是我的对手!”

筑基期弟子的比试采取的是晋级赛的方式,姜云帆已经通过了两轮比试,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很是不错,遇到的都是同为筑基初期的弟子,不过接下来他必然要面对筑基中期甚至筑基后期的对手。

“云帆你天资极高,又有执剑长老倾力教授,战力自然超过同级修士许多,不过这比试可不仅只是筑基初期的弟子参加,还有筑基中期和主机后期的宗门修士,你可未必能敌得过他们,千万别太大意了!”

林旭说话之时,目光瞥向了比赛台的另一边,见聂云正阴狠地看着他们两人,不由得眉头一皱:“云帆,你若是对上聂云,一定要更加小心,不必在意一时输赢。以你的天资,要超过他是早晚的事!”

“放心吧,明知道不敌还去拼命那是蠢材!”

姜云帆贼贼地笑了起来:“聂云的实力在筑基期弟子中可是排在前三位,我可没这么傻现在就去跟他硬拼,若是真的遇上他我肯定直接认输,让他没机会出手嘿嘿!”

看着姜云帆的这副贱贱的样子,林旭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他居然为这家伙担心,简直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正如林旭所预料的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聂云耍了什么手段,姜云帆的下一个对手正是聂云。

“姜师弟,师兄我可不想以大欺小,你要是怕受伤还是直接认输好了!”

姜云帆是执剑长老剑灭的关门弟子,深得剑灭看重,聂云这么说只是想激姜云帆先动手,这样即便他还手伤了姜云帆,剑灭也无话可说。

只可惜聂云实在是嘀咕了姜云帆的厚脸这家伙一听聂云的话,想也不想就把手中的金剑一收说道:“说的对,那我不打了,我认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