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7章 峰回路转

第三十七章 峰回路转

“呼!”

长长地松了口气,林旭在十号平台之上原地坐了下来,连续十场战斗,若非他有九大丹田,光是真元消耗恐怕就能让他败下阵来。

趁着一号到九号平台尚未决出擂主,林旭直接掏出了一整颗回气散吞服了下去,运功恢复真元。

“前十名擂主已经确定,接下来进行排位挑战赛,在此之前本长老宣布一下排名奖励!”

半个时辰之后,随着最后的一号平台十连胜出现,练气期弟子的前十强诞生了,接下来就是排位挑战决出最终名次的时候。

二长老方岩清了清喉咙宣布道“比试的第一名,可获得两枚筑基丹及五十块中品灵石奖励,同时可拜入掌门门下。其余九名可获得一枚筑基丹奖励,由宗门长老收为弟子!”

“挑战规则,由排名靠后的擂主任选一位排名靠前的擂主挑战,成功则互换排名,失败者丧失挑战资格!先从十号擂主开始,林旭,你要挑战几号擂主?”

随着二长老方岩的问话,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林旭,尤其是前九位擂主,林旭之前争夺十号平台擂主的战斗他们也都有留意,其层出不穷的法术、强悍得堪称的肉身强度和速度以及恐怖的真元总量让九人皆是有些不寒而栗,真要和林旭对上的话,没有谁敢说自己能够稳胜。

若是被林旭击败,那就会跌落到第十名,同时丧失挑战资格,这九位擂主自然对林旭的选择极为紧张。

“我选一号擂主!”

要争就要争第一,更何况第一名可比其他九名多了一枚筑基丹和五十块中品灵石的奖励。

“该死的,这小子果然选的是我!”

一号擂台的擂主名叫段水流,是剑神宗掌门段天殇的本家子侄,也是此次大比练气期弟子之中夺冠呼声最高之人,本身是风雷双灵根体质,实力极强,这也是为什么一上来他就选择抢夺竞争最激烈的一号平台擂主。

其实说起来,除了林旭和段水流之外,其余八位擂主不是宗门长老的子侄就是全力培养之人,早就被告诫过不得与段水流抢夺第一名,以免伤了掌门段天殇的面子。

林旭这匹黑马的出现骤然打破了这种默契,也让八人心头有些火热起来,若是林旭能够击败段水流,那他们的承诺自然也就作废,可以争夺第一名了。

“林旭,你确定要和我争这第一的名头?”

段水流目光阴沉地看着林旭,对于林旭的实力他的确很是忌惮,否则直接出手打翻就行了,哪里会和林旭多说一句。

“我人已经站在你面前了,自然是要争上一争!段师兄,请!”

对于段水流隐含威胁的话语,林旭丝毫不为所动,他自然是从姜云帆处听说过段水流的背景,但那又如何?

第一名可是要多奖励一颗筑基丹的,多一颗筑基丹,筑基的把握就多上一分,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至于可能会因此得罪掌门段天殇,在拜入其门下后受到排挤,此时林旭也顾不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

“哼!不识好歹的东西!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段水流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林旭的战力确实很强,可以说是冠绝同阶,但修仙者之间的争斗可不仅仅是功法秘技,法宝也是实力的重要一环,他就不信林旭一个没什么根基的普通练气期弟子能有比他还好的法宝!

往手上的储物戒指之上一抹,一团银白色的长绳出现在了段水流手中,这是千年寒蛛的蛛丝制成的缚魂绳,就算是筑基期修士大意之下被其缠住也要吃大亏。

“去!”

段水流手掐法决冲着林旭一指,缚魂绳化作一道银光向着林旭缠绕了过来。

“什么东西?”

林旭心头猛然一跳,虽然不知道这银白色长绳是什么法宝,但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当下不敢硬接,身形一晃使出了【云烟步】,闪过了缚魂绳的缠绕,向着段水流冲了过去。

“好快的速度!”

段水流一惊,赶忙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口拳头大小的铜钟往头顶一抛,铜钟骤然放大,一道土黄色半透明的光幕从钟口垂下将段水流罩在了其中。

“呯!”

林旭一拳砸在了光幕之上,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传来,整个人反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一击落空的缚魂绳趁机赶了上来,一下子将林旭捆了个严严实实。

“缚魂绳、厚土钟,掌门师兄对侄子真是够厚爱的啊!”

主看台之上,三长老剑生嘿嘿一笑,其中的讥讽之意十分明显,掌门段天殇不由得眉头轻轻一皱。

缚魂绳和厚土钟都是段水流在比试之前恳求了段天殇许久他才答应暂借的,当然也只是想着以防万一而已,没想到出现了林旭这么个意外的黑马,愣是逼得段水流将两样法宝都使了出来。

“完了,林旭输定了!”

其余八大平台擂主一见林旭被缚魂绳绑住,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而一号平台之上被厚土钟光幕笼罩着的段水流则是看着不断挣扎的林旭得意地大笑起来“小子,这缚魂绳可是千年寒蛛的蛛丝炼制而成的法宝,你就是再厉害也别想挣开!我劝你早点认输,否则寒毒侵入体内,你可别怪我!”

果然,随着段水流的话,一股冰寒之气顺着缚魂绳向着林旭体内侵去,所过之处,林旭的经脉血肉都有种快要冻结的感觉,千年寒毒果然厉害。

“唉,我真是太过小看天下英雄了!法宝也是实力的重要部分,大意了,实在是太大意了!”

林旭拼尽全力鼓荡起九大丹田的真元,却只是堪堪挡住了寒毒的入侵,根本无力挣脱缚魂绳的束缚,不由得苦笑起来。

可是要就此放弃,林旭又不甘心,灵田空间之中的青色幼苗似乎感受到了林旭的心情,忽然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吸力,将侵入林旭体内的冰寒之力尽数吸了进去。

不仅如此,这股吸力顺着林旭的身体作用在了缚魂绳上,将缚魂绳中蕴含着的冰寒腐蚀之力强行拉出,鲸吞海噬。

“怎么回事?”

缚魂绳之中冰寒腐蚀之力的迅速流失让段水流慌乱起来,他明显地感觉到他对缚魂绳的控制力在迅速减弱。

“混蛋,你都干了些什么?”

没有理会段水流的惶恐怒喝,此时的林旭也并不好过,冰寒腐蚀之力疯狂地沿着他的经脉被吸入灵田空间之中,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若非他肉身强度几次提升,经脉坚韧程度远超常人,恐怕早就全身经脉破裂而亡了。

“收!”

终于,吸力开始减弱,缚魂绳的气息也降到了最低点,林旭乘机神识包裹住缚魂绳,强行将其收入了灵田空间之中。

“噗!”

缚魂绳一被收入灵田空间,段水流就感觉自己和缚魂绳之间的联系彻底断绝了开来,自己附着在缚魂绳之上的神识被强行抹去,忍不住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气息迅速萎靡下来,厚土钟垂下的光幕也有些黯淡和不稳起来。

“好机会!”

林旭眼睛一亮,强忍住体内经脉的胀痛,玄天宝鉴功法全力运转起来,紫金色长剑出现在了手中,脚下一蹬化为一道黑影快速冲到段水流身前,紫金色长剑向着厚土钟的光幕近乎疯狂地快速砸了起来。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厚土钟垂下的光幕如同水波一般剧烈地震动起来,身在其中的段水流脸色越来越苍白,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段水流已经毫无还手之力。

“段水流输了!”

观战的众人心底同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心中震撼不已。原本林旭已经被缚魂绳捆住,眼看就要落败,谁知缚魂绳竟然一下子被林旭给收走了,胜负瞬间逆转,这一幕峰回路转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让众人都感觉如在梦中一般。

“啊~!”

终于,数息之后,厚土钟垂下的光幕破碎开来,段水流惨叫着喷出漫天的血雾,身形倒飞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平台之上。

“啪!”

林旭一把抓住从空中落下的厚土钟,直接收入了灵田空间之中,气机牵引之下,段水流又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段师兄,承让了!”

林旭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强行摧动玄天宝鉴发动攻击,林旭体内经脉也受创不轻,不过总算是胜了。

看着傲然挺立在身前,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的林旭,段水流只觉得一股闷气直冲头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真是废物!”

远处看台之上,掌门段天殇面上怒容一闪,手中的茶杯无声无息地变成了碎沫,一众长老则是神色各异。

“掌门师兄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快啊,难道是因为水流输了比试?”

三长老剑生心中大是畅快,他和段天殇向来不慕,段水流输掉比试等于在段天殇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师弟说笑了!都是宗门弟子,谁人获胜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