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39章 得罪师尊

第三十九章 得罪师尊

“林师弟,你赢了,师兄我输得心服口服!”

方世友心悦诚服地向着林旭说道,这不服不行啊!这种完全处于劣势情况之下,林旭还能抓住一闪而逝的机会布设法术引他上当,单就这份心智就不是他能比得上的,这一场输得不冤。

“妙,妙啊!这地爆天星用的真是巧妙!”

看台之上,三长老剑生忍不住击节赞叹起来“这林旭无论是天资、战力还是心性、智谋无一不是上等,练气期普通弟子中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人物!掌门,你可算是捡了个大便宜啊!”

说道这儿,剑生看向段天殇的目光之中有着一股毫不掩饰的羡慕之情,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看掌门你也不太喜欢这个弟子,要不你还是收水流为徒,把这徒弟让给我如何?”

“本宗何时说过不喜林旭了?”

段天殇淡淡地看了林旭一眼后,冲着二长老方岩吩咐道“方师弟,本宗有事先走一步,此间事情交与你处理。”

说完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径自回了洞府。

筑基期弟子的看台之上。

“可恶!竟然让这小子夺了第一,真是废物!”

聂云一掌将身前的石桌拍得粉碎,他寄予厚望的吴飞没能拦住林旭,现在以为必胜的方世友也被林旭绝地反击打败,现在林旭已经夺得了练气期弟子的头名,就要被掌门段天殇收入门下,他今后再也没有机会压制林旭了。

听着二长老方岩宣布排名和奖励,聂云只觉得心头烦闷感越来越盛,愤愤地冷哼了一声,起身架起一道剑光离开了看台,回洞府去了。

“这筑基丹终于到手了!”

从二长老方岩手中接过装有两颗筑基丹的玉瓶,林旭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林旭,你既赢得了头名,此后就是掌门的弟子了,随你段玉师兄去面见你师尊吧!”

将筑基丹和灵石交给林旭之后,二长老方岩指了指身旁的一个筑基后期的紫衣修士。

“林旭见过段师兄!”

段玉人如其名,是个相貌英俊、温文如玉的青年模样修士,脸上挂着淡淡的和煦笑容,伸手扶住了躬身行礼的林旭道“小师弟不必多礼,师兄在门中排行第二,你称我为二师兄即可。随我来吧,师尊正等着你呢!”

一道青色光芒从段玉丹田位置飞出化为一柄飞剑漂浮在一旁,段玉伸手抓住林旭的胳膊,架起剑光向着天剑峰峰顶飞去,不多时来到了峰顶的山崖前,在平台上落下了剑光。

“小师弟,随我来!”

山崖的峭壁之上有着一座洞府,想来应该就是掌门段天殇的洞府了。

林旭随着段玉走入洞府之中,却发现这看似不大的洞府之内竟然别有洞天,方圆足足数十丈的空间之内,雕梁水榭,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拐过几个弯之后,两人来到了一座阁楼前,段玉轻轻敲了敲阁楼的门“师尊,小师弟我带来了!”

“进来吧!”

阁楼的门缓缓打开,掌门段天殇的声音从其中传了出来,林旭随段玉走入其中,上了二楼。

段天殇正坐在紫之上闭目养气,闻声抬起了头。

“弟子林旭,叩见师尊!”

林旭双膝跪地,恭恭敬敬地向着段天殇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

段天殇摆了摆手,一股气劲托住了林旭的手臂,林旭也不抵抗,顺着这股气劲站了起来。

“旭儿,你既然赢得了大比第一,从此以后就是本宗的弟子了。除你之外,本宗还有两个弟子,一个是本宗的女儿,另一个就是你二师兄段玉。你既然叫本宗师尊,就要遵守本门的规矩,尊师重道,和睦同门,不可坠了本门的威名,你能做到么?”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段天殇手掌一翻,一件金色软甲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旭儿,这是中品防御法宝金丝软甲,为师用它跟你换一枚筑基丹,你愿意么?”

“这……”

林旭愣住了,中品防御法宝,说起来确实不比一枚筑基丹的价值小,甚至尤有过之,可是对现在的他来说,什么宝物也比不上这一枚筑基丹来的实在,毕竟如果无法筑基的话,再好的法宝也是白搭。

“旭儿,为师不是白要你的筑基丹,除了这件金丝软甲,你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为师定然不会亏待了你!”

见林旭为难,段天殇再次开口道,他向林乡索要筑基丹,自然是为了侄子段水流。

筑基丹是高级丹药,纵然段天殇身为剑神宗掌门,手里也没有多余的筑基丹,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拉下脸来和自己的弟子讲条件。

林旭现在很为难,到底答不答应?

自己要筑基至少需要九枚筑基丹,这一颗要是让出去了,到时候刚好差一颗怎么办?

林旭冒不起这个险,他也不想冒险,思虑再三,林旭还是摇了摇头“对不起,师尊,这筑基丹对弟子太重要了,请恕弟子不能答应!”

“旭儿,你是担心筑基成功率的问题么?就为师看来以你的天资,一枚筑基丹也足以成功筑基了,这多余的一颗对你根本没什么大用,你不妨再考虑考虑!”

段天殇眉头皱了皱道。

没什么大用?是大有用处!

林旭心中苦笑,可这原因他又不能明说,只能硬着头皮摇了摇头“对不起,师尊!”

一旁的段玉向着林旭猛使眼色,林旭也知道对方是在提醒他这样会得罪段天殇,但也只能装作没看见了。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段天殇深深地看了林旭一眼,将金丝软甲收了起来,掏出一枚玉简扔给了段玉“玉儿,带你师弟去他的洞府,洞府禁制开启之法玉简中有记录,你们去吧!”

“弟子告退!”

从洞府之中出来,段玉有些埋怨地看着林旭说道“小师弟啊,你就不会说的委婉一些么?这样子直接拒绝,师尊肯定会心生芥蒂的,哎!”

“二师兄,我也没办法,这筑基丹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了,仅凭一颗的话,我实在是没把握能成功突破!”

林旭苦笑道,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跟掌门师尊之间的嫌隙已经是无可避免了。

“哎,你这小子,让我怎么说你啊!”

段玉叹了口气“罢了,师尊那边我尽量帮你说说好话,你抓紧时间,尽快突破到筑基期吧!”

“多谢二师兄!”

林旭的洞府在天剑峰的一座侧峰顶部,和段玉的洞府所在侧峰相邻,将林旭送到洞府,交给他开启阵法禁制的法决后,段玉御剑回转到了段天殇的洞府之中。

“玉儿,对你这个小师弟,你怎么看?”

段玉斟酌了一番之后,缓缓开口道“师尊,弟子觉得小师弟对师尊并无不敬之心,他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筑基丹对他应该真的很重要,这或许就是他在比试之时那么拼命的原因。”

“并无不敬之心,但也绝对没有敬畏臣服之心,对吗?”

段天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本宗这个弟子收的,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师尊,弟子从小由师尊带大,对师尊自然是万分敬服,但小师弟和弟子不同,自然敬畏之心要淡得多。不过弟子觉得他心性不坏,只要师尊多向他流露一些善意,他定然能够感受得到!”

“希望如你所说吧!”

段天殇想起答应了段水流的筑基丹,忽然有些心烦意乱,遂向段玉摆了摆手“玉儿你去吧!”

“是,师尊,弟子告退!”

段玉躬身行了一礼,退出了洞府,心中暗叹“小师弟,师兄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以后的事就看你自己了!”

却说林旭在自己的新洞府之内转了一圈,他这新洞府虽然比不上段天殇的那般须弥纳芥子别有洞天,但比起在灵草园的小木屋来说却是好得太多了,修炼室、炼丹室、炼器房、会客室可算是应有尽有。

原本夺得大比第一林旭心里还是颇为兴奋的,但一想起和掌门师尊段天殇之间不愉快的见面,他就只觉得一阵惆怅。

本来新弟子入门,师尊一般都会给一些好处,或是功法,或是法术秘技,或是法宝灵石、灵草丹药什么的,但林旭拒绝交出筑基丹惹恼了段天殇,除了洞府之外什么都没得到。

“算了,想这么多也没用,还是赶紧炼制出足够的筑基丹,尽快突破到筑基期再说吧!”

想了想,林旭还是决定回灵草园炼制筑基丹,一方面灵草园之中除了姜云帆那个家伙之外,别人一般不会去打扰他,另一方面若是在炼丹过程中遇到什么不明之处还可以随时请教剑灵子师祖,不对,现在应该称为师叔了。

打定主意,林旭出了新洞府,展开身形向着灵草园跑去,来到小木屋之前,却见姜云帆半倚在了门口,正无聊地含着一根野草四处张望着。

“云帆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等你了!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回到这灵草园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