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田有点田

第48章 地图补全

第四十八章 地图补全

天剑峰主峰峰顶,掌门洞府之中。

“奇怪,老祖怎么会知道林旭的?竟然还专门传音斥责于我!”

段天殇眉头紧皱地坐在之上,原本这次的蛮荒古域试炼他并不打算让林旭参加的,虽然林旭和他之间关系算是有所缓和,但嫌隙一旦种下了,那就没那么容易消除。

林旭成长得太快了,若是这个弟子和他段天殇一条心的话也就罢了,可事实正好相反,段天殇必须要想办法打压一下林旭,否则过不了多久,他对林旭的控制能力就会越来越低,段水流也就会被林旭甩得越来越远。

从林旭那里得到的筑基丹段天殇已经给了段水流,段水流原本就已经到了炼气期十层大圆满的顶峰,就等着筑基丹筑基,有了这颗筑基丹,再加上其原有的一颗,不过数日就筑基成功,现在正处于天地灵气灌体之中。

不是每个人都像林旭这样有九大丹田,天地灵气灌体能够持续整整三个月,按照段天殇的估计,十天的时间,足够段水流完成天地灵气灌体了。

原本段天殇是打算让段水流顶掉林旭的位置去蛮荒古域试炼的,这样等段水流回来,他和林旭之间的差距就会被拉小,段天殇也可以达到通过段水流来制衡林旭的目的。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许久没有过问剑神宗事物的紫阳老祖竟然出面了,亲自传音给段天殇,虽然没有明令斥责,但其中敲打的意味却是甚为明显。

尤其是紫阳老祖话里话外都站在林旭一边,还交代段天殇要让林旭多历练,特别交代是这次的蛮荒古域试炼就是最好的机会。

这突如其来的传音将段天殇的所有计划全部都打破了,他虽然是剑神宗的掌门,但对于紫阳老祖的话却是不敢不听,无奈之下只得让二弟子段玉去通知林旭参加蛮荒古域试炼。

只是在段天殇心中,对紫阳老祖为何会过问林旭一事甚为不解,这小子不是就是个毫无根基的小散修么,怎么会和紫阳老祖这种元婴期祖师扯上关系的?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

而紫阳老祖之所以会传音给段天殇,自然是紫坠儿在背后下了功夫了,这一点不光段天殇没想到,就连林旭也是毫无所知,他甚至不知道,若非有紫坠儿帮忙,自己这蛮荒古域试炼的机会恐怕就得等到五年以后了。

七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七天林旭差不多是寸步不离地待在灵田空间之中守着夔蛟皮地图,见到炼丹炉中的灵晶消耗掉就赶忙补充进去。

足足花了十七块灵晶,林旭的家底都快被掏空了,终于在第七天出发之前,夔蛟皮地图缺失的部分全部补全了。

“果然是秘境地图,天雷秘境,听名字难道其中布满了雷霆?”

林旭看了看地图,补全的缺失部分是一处秘境,叫天雷秘境。

从地图上看,这天雷秘境之中似乎是个迷宫,岔道极多,身处其中若是没有地图引路的话,恐怕很难走出来,更别说找到秘境之中的藏宝之地了。

秘境之中有个红圈标记的位置,应该就是秘境之中的藏宝之地,看其位置是在秘境的深处,若是没有地图的话,除非是运气好到逆天,否则恐怕被困死在秘境之中也别想找到。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有了夔蛟皮地图,按图索骥之下要找到红圈位置就容易得多了。

“林子,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又忙着修炼忘记时间了呢!”

集合地点是在天剑峰的大平台上,林旭赶到的时候,筑基期的弟子们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姜云帆还是和以前一样嘻嘻哈哈拿林旭开玩笑。

“现在还不到出发的时间,我已经早到了,只是没想到大家都来的这么早。”

林旭一边说着,一边四下张望了一番,没有看到紫坠儿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奇怪,难道紫坠儿不和他们同路?

“奇怪,筑基期的弟子应该都到了,怎么还不出发?”

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剩余的筑基期弟子也都来的差不多了,连最近刚突破到筑基期的段水流也来了,但带队的二长老方岩却没有丝毫要出发的意思,姜云帆不由得有些奇怪。

“或许是在等人吧!”

林旭笑了笑,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能让二长老方岩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地等候的,估计除了紫坠儿这个紫阳老祖的宝贝女儿之外整个剑神宗筑基期的弟子中是找不出第二人了。

果然,林旭话音刚落,葬剑峰方向一道紫色剑光疾速飞来,落在了平台之上,露出了紫坠儿曼妙的身影。

“小林子!”

紫坠儿看着林旭灿然一笑,林旭眼中也厩喜色,一旁的姜云帆玩味地看着两人,嘿嘿笑了起来:“林子,你早就知道二长老是在等这位师妹的吧?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把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师妹骗到手的?”

“按照辈份,你应该称呼她为师叔!”

林旭瞥了姜云帆一眼,轻笑道:“说出来你可别太吃惊了,她叫紫坠儿,是紫阳老祖的女儿!”

“紫阳老祖的女儿?真的假的?”

姜云帆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巧刑然的紫坠儿,虽然剑神宗之内早有传闻,紫阳老祖有一个宝贝女儿,但除了掌门等有限的几名长老之外,其他人都没见过紫坠儿。

“笑妹,你终于来了c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二长老方岩走了过来,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地挂着笑容,其说出来的话却是间接地证明了紫坠儿的身份。

“真的是紫阳老祖的女儿,林子,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连元婴期老祖的女儿都骗到手了!”

姜云帆冲着林旭眨了眨眼睛传音调笑道。

“云帆,你觉得我要是把你刚才的话告诉坠儿的话,紫阳老祖会不会找你麻烦?”

“别,我错了还不行吗?林子你真要说出来,我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姜云帆脸色一变,赶忙传音讨饶,要是林旭真把他刚才的话告诉紫坠儿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惨了。

俗话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矣!

这倒不是说紫坠儿知道了就一定会为难姜云帆,但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只要紫坠儿在紫阳老祖耳边提到那么一两句,那后果,姜云帆想想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坠儿,你怎么现在才到啊?我还以为你不跟我们一起了呢!”

林旭就是吓唬吓唬姜云帆,他们之间的谈话他自然不会告诉紫坠儿,快走几步来到紫坠儿身前,林旭开口问道。

“怎么可能,我当然要一起去了!你可是答应了要陪我在外面好好玩玩儿的,怎么,想赖账啊?”

“当然不会了,我怎么敢啊!答应坠儿你的事我可从来没忘记过,等这次试炼结束之后我就带你在世俗之间好好转转,游玩一番!”

紫坠儿和林旭之间交谈很亲密,完全就没有丝毫的避讳,紫坠儿是没什么顾忌,林旭则是有意为之。

这次试炼,紫坠儿肯定是要和林旭一起的,紫坠儿的身份从二长老方岩的称呼和态度之中不难猜出,林旭和紫坠儿之间的关系迟早会被众人察觉,想瞒也瞒不住,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更何况,林旭敢肯定,他那个便宜师尊掌门段天殇一定在关注他的情况,正好表现给段天殇看看,也让其有所顾忌不敢找他麻烦。

因为是统一前往蛮荒古域,所以众人并未单独御剑,而是乘坐二长老方岩的碧玉飞舟。

结丹期修士的飞行法宝比起筑基期修士的御剑飞行来自然是要迅速得多,很快,碧玉飞舟就飞离了剑神宗的范围,向着蛮荒古域飞去。

碧玉飞舟之上,众筑基期弟子明显地分成了数个团体,林旭自然是和紫坠儿在一起,姜云帆厚着脸皮站在一起插科打诨,因为林旭的原因,紫坠儿对姜云帆的态度倒是蛮友好的,加上这小子向来能说会道,不一会儿就和紫坠儿熟络起来。

其他人自然也有想来跟这位传说中的紫阳老祖独生女儿套套近乎的,但都在紫坠儿冷淡和不耐烦的态度下一一败退,很快也就没人敢过来碰钉子了。

整个碧玉飞舟之上的筑基期修士们投向林旭和姜云帆的目光大多包含着羡慕和嫉妒,甚至是嫉恨,其中以聂云、段水流两人为最,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两人很快一拍即合,勾搭在了一起。

一个是老牌的筑基期弟子,剑神宗筑基期修士中的实权人物之一,另一个是掌门段天殇的亲侄子,也是其原本要大力培养作接班人的对象,二者手下本就聚集了不少追随者,这因为共同的敌人结合在一起,顿时就成了碧玉飞舟之上最大的势力团伙。

“可恶!林旭那个臭小子居然勾搭上了紫阳老祖的女儿,真是没天理!”

“不知道那混蛋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居然让紫坠儿对他那么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