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2章 送进监狱

第二章送进监狱

美女啊飘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双脚离地,眼睛散发着黑气,看起来异非可怕,眼睛的黑气在诉说着美女啊飘是含怨而死的,黑气即是行内之人所说的怨气,那个美艳无比的美女穿着高跟鞋,她一下车就骂了几句,‘可恶,老哥那家伙是怎么搞的,还说这车有多牛多牛,性能有多棒,质量有多高,可才开那么一会就爆胎了,看来老娘回去之后得把那家店给拆了’。O(∩_∩)O~~eO(∩_∩)O~~

那位清纯美女走过来,对着美艳美女道,‘华儿姐’你不要生气啦,这种事有什么可气的,小心脸上会多几条皱纹呀,听那些美容专家说,生气会产生皱纹,所以‘华儿姐’你千万不能生气,其实清纯美女之所以这么说,是在担心她的‘华儿姐’真的会去拆了人家的店,才出言相劝,以免那位华儿姐火气越来越大,她很清楚她‘华儿姐’的脾气有多火爆,并且是一个说得出就会去做的人,所以清纯美女出言阻止,可见清纯美女是一个善良的人,并且是那种绝世罕见的‘善良’好人,天大的大好人。

而美女啊飘依然飘呀飘呀的,美女啊飘发现了慕容无为的眼光,似乎把她的一切都看穿了,再加上慕容无为的一身道士打扮,活脱脱的一尊高人形象,再上慕容无为那诡异的微笑,美女啊飘不由地后急速后退了,神情有点慌张,似乎怕慕大‘神棍’会收掉她,如果在她未成鬼之前,她不会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高人存在,但她现在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啊飘,相对而言,也就代表着所谓的高人是存在的,再加上我们慕大‘神棍’有活生生的两个大美女不看,偏偏盯着她美女啊飘看,这让美女啊飘不由自主地把我们慕大‘神棍’当成一个高人;

慕容无为见美女啊飘被他吓得急速后退,不由满意地摸了一下下巴,心中暗喜,‘看来哥这个打扮挺成功的,连啊飘都被哥吓倒了,看来这次的买卖是必定会成功的’,慕容无为想到这,不由地笑了一下下,慕容无为此刻才开始打量起两个活的大美女,但由于美女啊飘急速后退,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阴风,让两位美女减到冷意袭来,美艳而又火爆的美女不由大骂,‘靠,见鬼了’,这种大热天也会感到一丝冷意,慕容无为听到后,不由暗笑,‘机会来了’,慕大神棍一步上前,来到两位美女后边;

慕大神棍的修为高超,早已达到反朴归真的境界了,又由于两位大美女不曾注意过四周,或者说两位大美女对于自己武功的自信,让她们根本不曾观察过四周,因为她们两个都是武林世家之后,都拥有一身不俗的武功,出于对自己的武功的自信,让她们未曾知道慕大神棍的存在;

慕容无为就站在两个大美女的身后不过三十厘米距离,一阵阵风吹来,属于女人的体香扑鼻而来,慕大神棍也不由深吸一口,心口暗道,‘真香’,看来哥得好好敲上一笔了,本来想做神棍,但却遇到了真的啊飘,只好做上一回高人了,慕大神棍不由哼了一声,好让两位美女知道他的存在,两位美女闻声转过身来,看到慕大神棍就离她们那么近,两位美女不由倒退,摆明被吓到了,再加上武者的本能反应,让两位大美女心悸不已,眼光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脸上的警惕之色不言而喻,对于一个武者而言,被一个人无声无息来到自己的身旁,但自己却一无所知,这是一件异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如果对方下死手,那自己岂不是到死才知道敌人的到来。

慕容无为看着一脸警惕的两女,不由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自我介绍‘贫道无为’,人称无为道长,两位施主有礼了,慕容无为做出了一个道家的标准动作,心中暗道,‘神棍’也得懂道家的礼仪,不然怎么做一个成功的神棍呀,两女听到了慕大神棍的介绍,不由放下心了,开始打量起慕大‘神棍’,而慕大神棍继续着他那人畜无害的善意的笑容,两位大美女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慕大神棍的底细,而慕容无为自然知道两女的心思,心中暗笑,‘切,哥的底细又怎是你们能看透的,如果连你们也能看透,那哥就不用混了,虽说你们的武功也不弱,但跟哥比还差远了,不过,如此年轻就有此修为,看来其身份不简单呀,可能跟我一样,也是世家之后,或是名门大派的弟子门人,不然,散修绝不会有此修为,慕容无为会这样猜测,还是很有根据的,因为前一世的他,正是一个散修,他清楚地知道,在如今天地灵气干枯的情况下,一个散修武者想在二十上下左右达到这个境地,必须经历过无数战斗,时常在死亡边缘行走,突破极限;

而两女看上去没有一点杀气,明显是一个雏儿,而利用天材地宝来提修为就更不可能了,如今的世界,天材地宝也快生存不下去了,或者说天材地宝早就被采完了,所以慕容无为肯定两女必是有大背景的人,不然绝对无法在这个年纪拥有此等内功修为;两女打量了一会,最后只得出两个结论,一,眼前之人真的是一个前辈高人,因为两女也知道,当武者突破到了先天境界之时,会拥有数百年寿命,如果眼前之人是先天级高手,拥有此童颜也不奇怪,所以他才能无声无息接近他们;

二,他是一个平凡之人,并且还是一个人们俗话说的骗子或神棍,而他之所以能不让自己发觉他,只是因为自己两人大意了,慕容无为见两女身上也散发着一缕不弱的阴气,由此情况得出,两女跟啊飘相处有一段不短的时日了,所以两女才会染上一缕阴气,如果是普通人染上一缕阴气早就半死不活了,但两女不是普通人,是修为不弱的武林高手,精血极其旺盛,是普通人的百倍不止,所以那一缕属于啊飘的阴气对两女暂时造不成损害,但时间一长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因为两女始终还是凡胎,也只有先天高手才不怕一般鬼魂的阴气,慕容无为为了查明两女身上的阴气有多久了,不由上下打量着两女。

十足**看美女的样子,并且还是光明正大,毫无掩饰地盯着看,这就是慕容无为现在的样子,可他自己还偏偏不知道自己这样打量两个大美女,是非常人之所为,不是一个高人应有的样子,而是一个好色的神棍的样子,现在无论谁,除非同是修行之人,不然都会认为我们慕大神棍是一个十足的超级大**,是一个披着道袍的神棍**,所以,在那位名叫‘华儿’的美艳大美女眼中,慕容无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棍,并且还是一个好色的神棍,而那位清纯的美女则有点害羞地低下了头,心中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她有点羞羞的感觉,因为她从来未遇到过有人,特别是男人会如此光明正大地打量着她,这让她不得不害羞。

而叫‘华儿’的美女见慕容无为还在打量着她们,也不由火了,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婶可忍,但她堂堂大美女不可忍,大吼‘死**’‘死神棍’看够了没有,再看,看老娘不宰了你,居然敢盯着老娘看,找死呀你,经过‘美艳美女的话,慕容无为先是一愣,随后脸一黑,心中大骂,靠,好彪悍的女人呀,尼玛的,想不到老子第一次做高人,就遇到了此等事,居然被人当成了一个**,说我神棍,老子认了,因为哥本来就是一个神棍,但说哥是一个**,哥就火了,看哥以后不玩死你,你个臭娘们的,看哥以后怎么收拾你,虽然哥刚才的行为像是一个**的行为,但哥可是出于一片好心;

却被人当成了**,真是妄费了哥的一片好心,这笔买卖哥绝对要做成,而远处的啊飘看见慕容无为的脸异常生气,生怕慕容无为出手灭了她,美女啊飘再次向远处飘去,慕容无为并没有理远处的啊飘,而是静下心来,表情淡然,似乎对于美艳美女的话丝毫也不在意,而清纯美女见美艳美女发火了,而清纯美女此刻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慕容无为是一个神棍,一个普通之人,所以善良的清纯美女担心她的‘华儿姐’会忍不住出手,打伤慕容无为,便出言阻止,华儿姐不要生气了,不要生气了,清纯美女的一只手拽着美艳美女的左手,生怕她的华儿姐会出手打人,另一只手不断安抚着美艳美女的胸口,以希望她的‘华儿姐’可以消消气,并且还不断对慕容无为使眼色,希望慕容无为赶紧走,而慕容无为自然也知道清纯美女的意思,心中不由对清纯美女增添一分好感,‘好善良的人呀,这个世道,这种人不多了,不,应该说快濒临灭绝了,看来哥得帮一下这个善良的清纯小美女’。

慕容无为打量了一下清纯美女,手中不由出现一块玉佩,对着清纯美女道,这位善良的女施主,你染上了一缕阴气,是因为你们身边时常有一个女鬼造成的,贫道送你一块玉佩吧,此玉佩可驱邪避凶,慕容无为把手上的玉佩递给了清纯小美女,清纯美女害羞地接过玉佩,而美艳美女并未阻止清纯美女,因为她一眼便可看出这块玉佩是上好的玉,所以并未阻止,美艳美女心中暗想,‘这死神棍那里来的上等玉呀,该不会是骗来的吧,不过,理它呢,到了本小姐的姐妹手上,就是本小姐的姐妹的了,两女对于慕容无为的话并未放在心上,因为在两女心里慕容无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棍,而神棍的话又怎可信。

清纯美女一接过玉佩,就感到玉佩上传来阵阵凉意,让她舒服极了,连她的内力也缓慢地自行运转了起来,只是她并未发觉,清纯美女才刚想向慕容无为道谢,但她的‘华儿姐’已经率先开口了,‘死神棍’你之前的**行为本小姐看在这块玉的份上,就扯平了,但你一个好好的大男人,什么不做,居然去做神棍,我得把你送进监狱里吃几天牢饭,让你反省反省,以后出来做一个好人,找一份正当工作,不再骗人,如此才对得起你父母,美艳美女的话刚说完,就有几辆车快速行驶过来,停在美艳美女身后。

慕容无为此时的脸更黑了,心中发誓,这笔买卖做定了,他决定,一定要玩死这个死女人,想他堂堂的职业神棍,难得第一次便想做一个高人,做一次善事,但却要被送进监狱,真是鸟能忍,鱼不能忍,他无为道长更不能忍,只见车上下来一大群带枪的男子,来到美艳女子身后,领头之人才刚想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但美艳美女做了一个手势,那领头之人即刻闭嘴不言,把快开口的话吞了回去,并且还有点怕怕的表情,可见美艳美女的不简单,美艳美女盯着慕容无为,希望可以从慕容无为脸上看出恐惧之色,但她注定是要失望的,就算再多十倍,百倍,千倍的人也无法让慕大神棍害怕,那怕只是一丝,也绝不可能。

慕大神棍自然也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心中暗笑,‘这么点人,哥随手就能灭了,再说,地球上有几个人能让哥感到害怕呀,虽说哥在修行界里不是最强的,比哥强的虽然不少,但能灭哥的,根本不存在’,慕大神棍不曾露出过恐惧的表情,那怕一丝也没有,一直是淡定之极,并且还时而露出善意的笑容,好像在嘲笑美艳美女似的,那个清纯美女对于慕大神棍有了一丝好感,所以她见她的华儿姐快爆发了,想帮慕大神棍求下情,并且还不断对慕容无为使眼色,希望他可以装出害怕的样子,那怕一丝,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帮慕大神棍求情了,这一切小动作都看在美艳美女眼中,她也在等着一个台阶下,她的本意也就是想吓一吓慕大神棍而已,只要慕大神棍服一下软,那怕装一下害怕,那她就有一个台阶下了,那这件事也就过了,但我们的慕大神棍依然一副风轻云淡,淡定得不得了的样子,美艳大美女火了,特别火,特别是慕大神棍人畜无害的,看似善良的笑,这更让她火;

美艳大美女身后的士兵们都不由后退,露出一副怕怕的样子,而看向慕大神棍的眼光中还略带着一丝同情,众士兵心中的想法大同小异,‘完了,魔女要化身为魔鬼了,那个人完了,真有点同情他呀,谁不惹,偏偏惹她,唉,可怜了,他要倒霉了,大难临头还不知,可怜的孩子呀’,这是众士兵的想法,而清纯小美女也不由苦笑,她露出一个无能为力的表情,但却用双手紧紧地拽住她的‘华儿姐’,生怕她会大打出手,而慕大神棍依然一副哥不怕,哥很淡定的样子,美艳美女此刻特想出手暴打慕大神棍一顿,但硬生生忍了下来,用让人毛骨悚然的语气说,‘你们给我把那死神棍送进牢里,让他吃几个月的牢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行骗’,而众士兵此刻额头上满是豆珠大的汗,听到这句话的众士兵立刻松了口气,立刻行动起来,准备把慕大神棍抓起来,慕大神棍依然淡定无比,‘无量天尊’,女施主勿气,贫道刚才所言绝无虚言,相信你会来找我的,慕大神棍说完这句话后,就被抓上车了,慕容无为并没有反抗,不然谁也抓不了他,更别提这些在他眼里蝼蚁般弱小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