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5章 龙翔的猜想

第十五章 龙翔的猜想

狂暴的掌劲瞬间即致,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慕大神棍外,其余的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大神棍,众人都知道,十人的攻击虽强大无比,但对于深不可测的慕大神棍,攻击能否奏效,众人心中都忐忑着,所以一个个紧盯着慕大神棍看,而十位先天高手心中也是忐忑不已,他们在成为先天高手后,十人一起,从未遇到过能让他们感到无力感的人,而慕大神棍如今正让他们有这种感觉,深深的无力感,虽不知慕大神棍的实力有多高超,但当他们十人合力攻击之时,便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这是武者的先知先觉。(56书库小說網www..com)

而他们的感觉是正确的,在金丹大圆满修为的慕大神棍手下,他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他们想『自杀』,也『自杀』不了;

十人的掌劲终于袭来,但慕大神棍的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丁点飘然,连头发也不曾飘起,慕容无为在口中凝炼了一口气劲,对于慕容无为而言,这只是随意凝炼的气劲,但对于众先天高手而言,慕容无为随意凝炼的,但这一口气劲,却强大得不可匹敌,无奈,谁叫慕容无为的修为比十人高了数个大境界,虽只是随意凝炼的一口气劲,但威力却注定比十人全力出手的一击要强得多。

慕容无为见十人的攻击已到,再不抵挡一下,那自己刚买的衣服可就毁了,虽然十人的攻击不可能对慕大神棍造成任何伤害,那怕一丁点也不可能,但为了自己的新衣服着想,慕容无为只好吹出凝‘炼’好的气劲,只见慕容无为的气劲一下子轰散了十人的掌劲,但金丹高手就是金丹高手,更何况是实力勘比‘神婴’期的慕容无为,那一口气劲在轰散了十位先天高手的掌劲后,还有着不小的余力,只见慕大神棍的那一口气劲一下子便轰到了十人面前,十人心中骇然不已,但却都想向后退走,以避过慕容无为的那一口气劲,但他们对于慕大神棍而言,实在太弱太弱了,所以,那一口气劲一下子轰中了他们,十人同时被击得倒飞,一下子落回了地面,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的无力感再次升起,这种结果,让众人都不敢相信,只是随意吹出一口气,便击散了十大先天高手的掌劲,还击得十人倒飞,这种不可思议之事,你让他们如何相信呀;

对于众普通武者而言,先天高手就是他们已知的最强者,而超越先天的高手,他们从未见过,就算见过也把那些人当成了普通人处理,那有可能认得出呀,所以,慕大神棍随意吹出一口气,便有此威力,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让他们不敢相信。

被击飞的十人心里不知有多大的震憾,同时,也深知,明白,自己等人不可能是慕容无为的对手,而十人倒也没受什么伤,所以当即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拍去衣服上的尘土,十位先天高手此刻看向慕大神棍的眼『色』已经变了,先前是充满敌意,但在知道自己众人远远不是其对手之后,便不由变得尊敬起来,此刻十人已经把慕大神棍当成了那些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小说?,而慕大神棍为啥看起来如此年轻,十人心中认为,必定是慕大神棍修为高超,硬生生把自己的青春保留了下来,这种事有很大的可能,而他们也不敢想,慕大神棍真的只有二十多岁,二十多岁有如此高超的修为,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相信,因为他们二十多岁时,还在向后天巅峰境界进军,更别说二十多岁就超越了先天,所以十人认为慕容无为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也是有理由的,并不算是瞎猜。

慕大神棍在击退十人后,并未再出手,而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十人,而十人见慕大神棍似乎并无敌意,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慕大神棍执意出手的话,他们可不认为他们可以挡得住慕大神棍,那后果显而宜见,那就是他们一个也逃不了,所以见慕大神棍无敌意之后,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十人中的最强者,名叫龙翔,是十人中的老大,龙翔一步一步向慕大神棍走去,心也是不争气地加速跳动,龙翔虽然心中有点怕怕的,但为了青龙武馆的内阁成员着想,他还是硬着头皮走向慕大神棍,以便弄清慕大神棍的真正意图,所以龙翔是不得不走近慕大神棍,他可不敢在远远的便问慕大神棍,那对于强者是一种不知所畏的行为,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所以龙翔走到慕大神棍面前,是为了以表敬意。

龙翔小心翼翼,担惊受怕的,而慕大神棍则是回想起了以前的种种,七十岁左右的龙翔,在慕大神棍前世未殒落之时,只有十多岁,那时,慕大神棍还指点过他几次,那时的龙翔在慕大神棍眼中,只是一个小屁孩,数十年过去了,昔日的小屁孩已经成为了一个先天巅峰之境的高手了,而他也转世重修,成为了一个强大的修士了,人生的变幻无常,让慕大神棍也不由叹息了一下,但心中却清如明镜,知道想掌握自己的人生,脱离命运的掌控,只有不断变强再变强,达到至强之境,才能做到我命由我不由天。

慕大神棍叹息一声后,看着龙翔,脸带微笑地说‘龙翔小鬼’,你通知了‘武刚’那小子了没有,听到慕大神棍的话,龙翔是一片惊讶,心中却更加肯定了,慕大神棍是活了几百岁的老怪物之类的人物,但不知为何,龙翔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他心中不断暗想着,突然心中得出一个猜想来,‘对了,武刚大哥的师父,余天刚大人便是如此称呼我们的,难道他会是余天刚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