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57章 诈死艳遇

第五十七章诈死艳遇

是的,没错,在修真界就是如此,谁不想依附强者呀,修为低下的‘女’子想提高修为,最快的方法不是吃顶级灵丹,而是与修为超高的男修士双修,所以有很多‘女’修士愿意倒贴与修为高的男修士,如此一来,修为高的男修士若想要‘女’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呀,所以根本不会有修为高的男修士去做这种调戏凡俗‘女’子的事,因为他们放不下身份,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看不起凡俗‘女’子,因为凡俗‘女’子再美,也还是凡俗‘女’子,始终比不上‘女’修士。

两‘女’听到慕大神棍如此流氓‘性’的话,不由地脸更红了,两‘女’心中不由大羞不已,因为俩‘女’始终守身如‘玉’,始终还是**之身,根本未曾经历过那等事,但不经历过,不代表不懂,懂虽懂,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两‘女’自身的美貌,那个男人在她们面前不是彬彬有礼的,表现得绅士得很,因为他们都想在美‘女’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但事情往往就是如此奇怪,越是表现得绅士的男人,两‘女’就越不喜欢,因为两‘女’觉得那太虚伪了,所以绅士在两‘女’心中就是伪君子,真小人,在两‘女’心中留不下一点位置,甚至转瞬即忘,而慕大神棍必定会在两‘女’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徐芝芝脸红红的,羞羞地道,‘呸,你个流氓,有本事从里面出来,看本小姐不打得你变成猪头’,徐芝芝发话了,王丽华也不甘示弱,‘就是,就是,臭流氓有本事就从里面出来,干嘛要在里面当缩头乌龟,我看你不但是一个娘娘腔,更是一个伪男,一点男人气概也没有’,王丽华恶狠狠地道,心中暗想,‘看这回你还怎么保持沉默,还继续当缩头乌龟’,慕大神棍也听得有点火了,连续被两个‘女’人骂,若是别的修士,大概早就一巴掌拍死这两个凡俗‘女’子了,再不然也会眼不见为净,或者直接使个定身术之类的法术了,但慕大神棍不同,他可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修士,所以他起了去过过手瘾的念头,‘嘿嘿,两位美‘女’,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本帅哥,那本帅哥就出来陪你们,帮你们泄泄火,也顺便帮我自己泄泄火,哈哈哈’,慕大神棍装作一副得意地说。

两‘女’一听这话,虽感到一点羞羞的感觉,但更多的是开心,因为她们计谋成功了,两‘女’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拿出了自己的电击‘棒’,作为一个资深‘女’记者,还是一个大美‘女’,自然是不能只有身手,防狼工具也必不可少,而电击‘棒’就是防狼工具中最有威力的存在,两‘女’对视一眼,一同点了点头,准备等慕大神棍一出来,就使用电击‘棒’电晕慕大神棍,徐芝芝是信心十足的,‘可恶的‘色’男,看本小姐一会如何惩治你,一会必定要你痛不‘欲’生,好好让你记住,本小姐是不能惹的’,徐芝芝恶狠狠地想。

而王丽华就没那么自信了,电击‘棒’虽然厉害,但也只对普通人有巨大的杀伤力,但王丽华觉得,里面的男子必定不是普通人,王丽华不由心中自问,‘要是一会挡不住他,那该怎么办呀,希望我们不要这么倒霉’,王丽华暗暗祈祷。但两‘女’的打算必定是失败的,想用电击‘棒’击倒慕大神棍,那是痴人说梦,堂堂的‘遁神期’半仙,那会被小小的电击‘棒’击倒呀,就算是用上全世界的电源作为电力,也不可能电倒‘遁神期’的半仙,更别说两个小小的普通电击‘棒’了,那更不可能。

慕大神棍自然知道两‘女’的作为,‘可惜了,那玩意对普通人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但对上本帅哥,那可就差远了,好吧,一会就好好与你们玩一玩,来个帅哥耍美‘女’’,慕大神棍一脸趣味地说,话一完,慕大神棍便一个闪身来到幻天大阵的边缘了,打量起了两‘女’的身材,自言道,‘还不错呀,这两个妞的身材还真是够火爆呀,刚才我还真不知道,还以为只是脸蛋可以呢,想不到两‘女’的身材一点也不比脸蛋差,凹凸有致,**的,屁股还那么大,两个都是生男孩的料,看来哥可以过把手瘾了’,说完,便一个向前走,踏出了幻天大阵,两‘女’虽看不到,但‘女’人的第六感是可怕的,两‘女’居然在第一时间就拿出电击‘棒’,同时攻向慕大神棍,徐芝芝还一边喊,‘去死吗死**’,滋滋的电声响起,闪烁着白光,只见慕大神棍嘻嘻一笑,暗道,‘好狠的美‘女’呀,果然是最毒‘妇’人心,看来这句话一点也没错,那哥就好好陪你们玩玩吧’。

电击‘棒’瞬息即致,两‘女’亳不客气地击中了慕大神棍,只见慕大神棍的全身立刻闪起电流,一丝丝白光在慕大神棍身上闪烁个不停,只见慕大神棍一副快死的模样对着两‘女’道,‘你们好狠心呀,居然想杀死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话一完就‘啪’的一声,倒在地面上了,两‘女’面面相觑,为什电击‘棒’的威力会这么强,两‘女’再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是慕大神棍在作怪,两‘女’转瞬便反应过来了,立刻拿出手电筒,两‘女’蹲下来,徐芝芝把‘玉’手伸到慕大神棍的鼻孔前,‘怎么可能,居然没气了’,徐芝芝着急地道,她可无心杀人,‘丽华怎么办呀,他真的没气了’,王丽华一听这话,也急了,她也无心杀人,若这个人真的死了,那她这辈子可就良心难安了,所以王丽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芝芝你帮他做心口撞击,我帮他做人工呼吸’,慕大神棍一听这话,心中可乐开了‘花’了,暗想,‘人工呼吸,不就是亲嘴儿吗,那大爷本世的初‘吻’送给她,也不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