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78章 中剑

第七十八章中剑

鬼修男子见此,心中闪过一丝疑虑,但瞬间就过去了,此时他是大喜不已,对于极寒之剑的威力,他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此刻慕大神棍在他心中,已成为了一个死人,一个必死之人,大笑道,‘臭道士,知道错了吧,竟敢小看我们鬼修,看你这回还不完蛋’,他得意无比地说,似乎他真的已经胜利了,但他还没有真正胜利,就敢认为自己胜了,只能说是极寒之剑威名太盛了,也或许他曾经用这招对敌,无往不利,一中即胜,让他对极寒之剑的威力充满了信心,但鬼修男子这回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他的敌人不是一般修士,而是一个可以无惧万物可融万物的慕大神棍,而这万年寒冰也是万物之一,所以由鬼修男子施展的万年寒冰,并不会伤害到慕大神棍,如果是鬼王与鬼帝来施展,或许可以伤害到慕大神棍,因为两方境界上修为上,相差太远了,所以当修为差距大时,还是可以伤害到慕大神棍的,毕竟无惧万物,也得有相应的修为来支持,而鬼修男子强虽强,可他依然属于凡俗,所以他的极寒之冰不足以伤到慕大神棍,毕竟慕大神棍的仙躯与先天本源决可不是假的,所以,鬼修男子会如此认为,这不能怪得了鬼修男子,只能说慕大神棍太过于变态了。

鬼修男子虽胜利在怀,但由于他知道慕大神棍体内大概有不少极阳之气,为了保险起见,所以他不敢就此停手,而是不断运起体内的力量,不断向极寒之剑输去,让极寒之剑不断发出万年寒冰之气,击向已被冰冻住的慕大神棍,冰相越来越大,渐渐的晶莹的冰相变成了小山般巨大,鬼修男子才就此停手,看着小山般的冰山,发出缕缕寒气,他自信无比地说,‘现在你个臭道士还不死翘翘,看你敢在我面前说什么除邪正道’,道字一完,他还想再说什么,可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幕又发生了,只见那冰山在极速变小,不用说,这又是慕大神棍做的,只几个瞬息,冰山就消失不见了,慕大神棍再次出现,还在啃着万年寒冰,像是在吃什么美食似的,脸上一副舒畅的样子,慕大神棍再次做出了让人不敢相信的事。

他还是人吗,?他是怪物吧,不但生吞阴气,吸为己用,连万年寒冰也照吃不误,难道现如今外面的修士真的变得如此恐怖了,鬼修男子心想,整个人再次呆了,带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可谓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若是破冰而出,他也不会这样,还是能接受的,毕竟能破去万年寒冰的法子着实不少,可一个遁神期的修士敢吸收与生吞万年寒冰,这实在让他无法接受,鬼修男子不由地想,‘这妖道难道就不怕冻死呀,居然敢吸收万年寒冰,还敢把万年寒冰当美食’,要知道这万年寒冰不但可以冰死人的躯体,还可以冻结修士的元神,由此可知万年寒冰的破坏力有多强,连元神也可以冻结,元神就是修士的灵魂,当灵魂被冻结时,那那个人岂有活命之理,而威力如此之强的万年寒冰,居然被一个遁神期修士吸收生吞了,这让他如何相信,如何接受呀,如何不呆呀,这不是他承受力差,而是慕大神棍太变态了。

慕大神棍此时是神清气爽呀,看着发呆的鬼修男子,嚣张无比地说,‘邪道就是邪道,果然是不堪一击,就你那小孩儿玩意,也想用来与我作战,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连凡人也不如,看来你们在这呆得太久了,早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你的最强手段对于本仙师而言,只不过是小孩子的过家家而已,实在不值一提,不过看在你让我凉爽无比的份上,本仙师就留你个全尸吧’,你们两个字说得特别重,似乎在说这里还有别的鬼修,慕大神棍话一完,故作动手之姿,心中暗想,真正的敌人也该坐不住了吧,还不出来,小爷就真的发火了,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次的对手不会是四大将,而是厉害的鬼修,慕大神棍想到这时,真正的敌人终于出现了,鬼王与鬼帝。

一女一男挡在那男子面前,满脸怒气地看着慕大神棍,鬼王直接对着慕大神棍怒吒道,‘臭道士,别那么嚣张,别以为有两分本事就可以天下无敌,现在就让你看一下我们鬼修的厉害’,鬼王一说完,两人同时凝出一柄极寒之剑,两柄剑看起来平凡得很,明显两人的剑比刚才的鬼修男子的要厉害得多,剑已达到内敛的地步,不像刚才鬼修男子的剑会外泄寒气,可见鬼王与鬼帝两人的境界与掌控力有多高,鬼王与鬼帝心有灵犀,无需说话,只需对视一下,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了。

慕大神棍望着强势登场的一男一女,心中有点惊讶,他实在想不到,竟会在此处,遇到修为超越了凡俗的存在,但也只有一惊而已,他们再强,自己也无惧,慕大神棍看两人的架势,就已知道,这战斗打起来也不会有什么爽快的感觉,毕竟鬼修最强的本领就是极寒攻击,而不是硬碰硬,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们,有谁会放弃自己最强的优点呀,而使用‘极寒’就是鬼修独一无二的优点。

鬼王鬼帝含怒出手,自是用上了全力,两柄剑同时击向慕大神棍,击势平凡,但却显出了其不可估测的威力,慕大神棍见此情形,心中无惧反喜,因为此时他已快达到突破的边缘了,只要能吸收两人的寒气,那他就可以趁机突破了,想到此,他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但一闪而逝,转瞬之后,两柄寒剑同时快要击中慕大神棍,此时,慕大神棍看似慌乱了起来,竟一个上前,撞在了鬼王鬼帝的剑上,两柄剑一下子刺中了慕大神棍的小腹,鲜血顿时染红了那两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