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13章 剑冲天

第一百一十三章剑冲天

不得不说,那年轻人够狠的,一出手就是杀招,实是有所依仗,慕大神棍一见那‘精’纯无比的剑气,威力绝顶,绝对是筑基期中的强者,小小筑基前期就有此实力,只能是说此年轻人出身名‘门’大派,再加上他的心狠手辣,一副不把人命放在眼中的表现,更加可以说明他来自名‘门’大派,慕大神棍转念一想,便知道眼前之人是那个大派的弟子了,蜀山,必是蜀山的‘精’英弟子,才可在筑基期练就这么一手威力绝顶的剑气,慕大神棍想清这一点,心中冷哼一声,‘小小蜀山弟子,也敢在我面前这么狠,真是不知死活,’而那道剑气被慕大神棍小小吹一口气,便吹散了那蜀山弟子的剑气,对于慕大神棍来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在那蜀山弟子眼里,那可就骇人之极了,他的剑气有多强,他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可现在却被一个年轻人,慕大神棍吹了一口气,便吹散了他的威力极强的剑气,真的让他不敢置信,心中惊骇之极了,心中不由想到,‘他该不会是那种千年老怪物吧’。

而此年轻人正是蜀山的下一代掌‘门’人,天赋绝顶,年纪只是二十几便修成了筑基修士,名叫剑冲天,此名正是蜀山当代掌‘门’‘剑傲’所取,剑冲天剑修天赋无与伦比,又是掌‘门’的唯一的弟子,已定的下一代蜀山掌‘门’,权力极大,剑冲天那会在乎个把人的生死呀,在他眼中,能死在他的无上剑气下,那是对方的荣幸,可现在,剑冲天遇到了慕大神棍,认为慕大神棍再强也强不到那去,剑冲天才会想一招击杀了慕大神棍。

此时,剑冲天心中暗忖,‘恐怕就是神婴期的师父也无法一口气吹散我的剑气吧,看来眼前之人起码是一个半仙呀,修为深不可测的半仙呀,再看那‘女’鬼的样子,必定与那老怪物‘挺’熟的,大概就是帮助过这‘女’鬼的修士吧,就是那‘女’鬼口中的上仙吧’,剑冲天想到了这,知道事情不妙了,他下了狠心,必要杀死慕大神棍,若他知道慕大神棍的修为,就算是再给剑冲天十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想,这么做,可他偏偏不知,在自己自知打不赢慕大神棍时,便准备依仗自己的师‘门’,剑冲天‘阴’狠地看了一眼慕大神棍,捏碎了自己的救命牌,准备让自己的师‘门’的长辈瞬息传送来到此地,而剑冲天的行为,自然是躲不过慕大神棍的法眼,慕大神棍一个闪身,来到剑冲天面前,剑冲天第一时间想闪躲,但慕大神棍那会让他能躲得了呀,只见慕大神棍像是抓小‘鸡’般,一把抓着剑冲天,让剑冲天动弹不得,此时,剑冲天才认识到慕大神棍的可怕,而路边的行人并未注意到这一切。

随后慕大神棍便抓着剑冲天一个闪身,带着美‘女’啊飘来到无人的郊区,而正当慕大神棍走后,一个背着一把剑的老者凭空出现,老者的出现让不少人惊呆了,一位身着古装的老者,还背着一把剑,老人不理旁人如何,他用神识察看了一下,道‘找到了,在那里,剑师侄在那里’,话一完,老者身上的剑冲天而起,可怕的剑气气息,惊到了不知多少人,接下来让认人们无法相信的事发生了,老者此时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他蜀山剑派的少掌‘门’有危险,他也顾不得其他了,也不会顾忌什么,在他眼中,凡人就是蝼蚁,你说人会在意蝼蚁的看法吧,而慕大神棍就是因为顾忌如果开打,会太过惊世骇俗了,所以才会抓着剑冲天来到无人郊外,而又因此剑冲天认为,慕大神棍是因为害怕他蜀山剑派,才会立刻逃之,想到了这,剑冲天心中极是不屑,又是一个软蛋,一个惧怕他蜀山的软蛋,剑冲天不屑之后又变成了得意起来,他在想象着一会要慕大神棍如何求饶,如何羞辱慕大神棍,反正剑冲天的算盘已打得叮铛响,可惜他打错了算盘。

或许蜀山在别的修士眼中是高不可攀,但在现在的慕大神棍的眼中,蜀山只是他可以随时毁去的小‘门’派而已,什么也算不上,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下一刻就毁了蜀山,这个与昆仑齐名的千古大派,你说,慕大神棍会害怕蜀山吗?答案是,当然是一点也不怕,只有蜀山怕慕大神棍,仰望慕大神棍的份,绝对没有慕大神棍仰望蜀山,怕蜀山的份,即便蜀山远远强于慕大神棍,慕大神棍也绝不会有半分畏惧,武者心中无惧,武圣逆天而行。

老人丝毫不在意在场之人惊骇的目光,他鄙夷地想,‘一群没见识的蝼蚁,真是无‘药’可救了’。在绝大多数名‘门’正派的修士,他们都是这么想的,现代的人只顾发展科技,却丢下了最为重要的‘肉’身,他们忘了‘肉’身才是自己的根本,其他皆是外物,‘肉’身不发展,偏偏去发展外物,这不是无‘药’可救是什么呀,人的‘肉’身才是最有发展潜力的,可俗世上的人都不曾为了发展‘肉’身而去努力,而是只知依靠外物能懒就懒,‘肉’身不断变差着,所以修士都认为凡俗之人无‘药’可救了,一个个的都蠢死了。

老者一个飞跃,踏在了飞剑上,刹那便御剑而去了,在场之人此时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的脸上写满了惊骇,不可置信,在他们心中,世上本是无仙无佛无鬼无神的,可现在他们却亲眼看到了一个御剑飞行的老者,这又算什么,这是这个无仙无神的世界上该有的现象吧,也不管在场之人如何,老者已然踏上了飞剑。

在郊外,慕大神棍把剑冲天往地上一扔,像扔死狗一般,一点也没把剑冲天放在心上,也无需把这种小角‘色’放在心上,,剑冲天因为捏了救命牌,他相信宗内的长老级人物会立刻赶来救他,到那时,对方只有惨淡的下场,所以剑冲天有了底气,顿时火了,他,蜀山的少掌‘门’,无论走到那里,都是天之骄子,都是别人的座上宾,从来只有别人仰望他的份,从未有人敢如此无视他,剑冲天站起来,毫无畏惧,不知死字如何写,‘你这个老怪物,最好你现在立刻给我道歉,然后向我三跪九叩,那本少掌‘门’就饶了你,不然你等着我蜀山的追杀吧’。剑冲天一副嚣张无比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作为一个弱者的觉悟,只会依仗师‘门’横言霸道,他也不曾想过,慕大神棍也只不过二十多而已,年纪比他还轻,如果他知道的话,他大概也就不敢这么嚣张了。

慕大神棍是不由一阵鄙夷,一个只会靠宗‘门’的废物,即便有所成就也有限得很,虽说剑冲天二十几岁便成了筑基初期修士,还领悟了剑气,天赋是不错,可心‘性’真的是太烂了,完全就是一个废物,连一个纨绔也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