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15章 蜀山长老剑代

第一百一十五章蜀山长老剑代

冲天的剑气,在诉说着老者的怒,老者此时眼光之中充满了怒,慕大神棍居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了他蜀山的少掌门,怒,怒极了,这简直就是在挑衅他蜀山的威严,如果不是因为他看不透慕大神棍,他早就出手,一剑杀了慕大神棍,老者杀气忽现,忽隐,他心中在想着,‘他究竟是什么来头,竟敢杀害我蜀山的少掌门’,思来想去,老者也想不出慕大神棍是那一号人物。[比奇中文网www.biqi.me 首发]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慕大神棍见此,自然也知道老者在想什么,无非就是顾忌他有什么大的来头,慕大神棍冷哼一声,‘蜀山的老鬼,不用猜了,我只是一个散修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的来头 ,你若想杀我,为那个废物报仇,就尽管来吧’,散修,严格来说慕大神棍还真的是一个散修呀,因为整个神棍门只有他一人而已,在修行上又无人指导他,这不是散修是什么,只是他的家底比较厚,拥有绝顶的功法,上好的灵丹,庞大的资源等,其他方面与散修没什么什区别,独立独行。

老者一听,大怒,杀气全现,指着慕大神棍道,‘好呀,好呀,想不到这个年头还有散修敢杀我蜀山的少掌门,无论如何,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老者怒气冲天地说,他手持着道器级别的剑,正准备下手杀死慕大神棍;慕大神棍依然一副云谈风轻的样子,根本就没去理会这个不堪一击的小人物,老者虽是遁神前期的修为,这种修为加上他又是伪剑修,已足以横行修界了,只是在慕大神棍眼里,他依然是个可以随手虐杀的小角色,老者见慕大神棍一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实在是让他更加怒气冲天,‘气煞老夫了,想我剑代在修界也是个响铛铛的人物,可现在居然被人看轻了,我剑代誓必杀死你’,剑代更加怒气丛生,差点蹦了起来,想他剑代乃堂堂的蜀山长老,遁神前期修为,凭着手中的一柄剑,打败了不知多少厉害人物,就算是昆仑的掌门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可现在,慕大神棍一个散修,竟敢不把他剑代放在眼里,这实在是让他不怒都不行。

剑代此刻不但是怒气冲天,剑气更是凌厉无比,大有一剑破万法的意味,慕大神棍也不得不承认,剑代的剑气确实不错,而美女啊飘则完全吓坏了,单单只是剑代的怒火已足以吓到她了,再加上那可怕的剑气,更是吓得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见美女啊飘下意识地,紧紧地把头埋在了慕大神棍的后背,把慕大神棍的后背当成了安全地带,慕大神棍对此,也只能任由美女啊飘了,他看向怒气冲天,杀气无边,剑气冲天的剑代,‘剑代是吧,你他娘的,你知不知道你吓到了别人呀,真不知你师父是怎么教你的,今天我就让你明白,剑是怎么用的’。

慕大神棍话一完,剑代再次火了,啥话他也没多说,心中想着,一定要将慕大神棍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蛋用剑劈死,剑代杀气无边地向着慕大神棍一剑劈出,无上剑气破空而去,凌厉无比地杀向慕大神棍,大有一剑杀死慕大神棍的意味,剑代一副看死人般地看着慕大神棍,他对自己全力的一击非常有自信,就算是化虚期巨头在这一击之下,也得受上不小的伤,更何况是散修慕大神棍,剑代认为慕大神棍的修为顶多也就比他高一阶,也就是遁神中期,撑死了也就是遁神后期,一个散修能有此修为,已是顶了天了,剑代从未想过,慕大神棍的修为会是化虚级,并且是化虚大圆满之境,不过,即便慕神棍是神婴期,也可以以一只手指头就灭掉剑代,更何况是化虚大圆满的慕大神棍,可以这么说,剑代在慕大神棍眼中,只是一只蚂蚁而已,他的一口口水足以杀死剑代。

剑代十足信心的一剑,在慕大神棍眼里,什么也不是,就算是慕大神棍站着让剑代任斩,也伤不了慕大神棍半分,中品巅峰级别的仙躯,那是一个剑代可以伤得到的,就算是十个,百个,千个剑代,也伤不了慕大神棍半分,剑气击来那一瞬,慕大神棍感到了美女啊飘的恐惧,无边的恐惧,他也知道,美女啊飘毕竟只是个凡魂,这一剑足以杀死一千个,一万个美女啊飘了,她又怎能不怕呀,慕大神棍立刻运起一股精纯的阴气,渡到美女啊飘身上,美女啊飘顿时凝实了不知多少,而此时,剑代的剑气已然攻到,慕大神棍毫不在意地看着剑代,而剑代也瞪着眼睛看着慕大神棍,心中正准备欢呼,一剑杀死了慕大神棍,因为慕大神棍一副赤手空拳的样子,在剑代眼里,慕大神棍是死定了,他有自信,任谁也不敢赤手空拳地接下他凌厉无比的一剑,接之不死即伤,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剑代死的心都有了。

只见慕大神棍伸出手来,看似极慢地竟把剑代的剑气抓在了手中,轻松无比,就如吃饭喝水般简单,只见慕大神棍的手未动,剑代的剑气就化为虚无了,这一切慕大神棍做起来是多么简单,多么轻松,毫不费力,可这一切在剑代眼中,就显得极为可怕,极为恐怖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全力杀出的剑气居然有人可以用手随意抓住,这实在是让他不敢相信,剑代顿时怕了,他心中已然知道,对方大有可能是一个远超于他的化虚巨头,怪不得对方不惧他蜀山,敢在他面前杀了蜀山的少掌门,原来这一切都源于对方的实力,一个化虚期的巨头那会惧一个门派呀,那怕是蜀山这种千古大派,如果是数千年前,或许无人敢如此,可现在,一个化虚期巨头,就是足以横行天下的无上存在,特别是散修,只有别人怕他,没有他怕别人,就算是蜀山昆仑这等顶级大派,也不敢去惹一个化虚级巨头的散修,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门派家大业大,而散修孑然一身,想打就打,想走就走,逍遥无比,可大门派却不行,所以不论是那一个大派,也不敢惹一个厉害的散修,因为若杀之不死,可就后患无穷了,散修着实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