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32章 杀武当掌门

第一百三十二章杀武当掌门

李百胜听后,嘿嘿一笑,‘徐老头,别以为我不知你那几分心思,我知道你想连我也不放过,但奈何,你能杀得了我,却对付不了我的下属们,所以,老混账,你别妄想我告诉你了,我今天来这,就是来与你划清界限的’,这话一出,徐明之终于忍不了了,他二话不说,一个纵身而起,攻向李百胜,‘即便杀不了你,也要惩治你’,李百胜见此,并不觉得意外,他笑眯眯地看着徐明之,有慕大神棍在,他实在是没什么好怕的,徐明之见此,心中暗道,‘他究竟有何依仗,难道那年轻人是一个高手,’只见在最后一刻,徐明之将得手时,慕大神棍出手了,只见他一掌拍出,徐明之顿时中掌倒飞,‘怎么回事呀,是谁呀,这掌力好厉害呀’,带着众多疑问的徐明之砰的一声,被击倒在墙上,顿时那墙倒塌了,徐明之一副困难地站了起来,道袍已然破破烂烂,整个人狼狈得很,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慕大神棍,‘好深的修为呀’,此话一出,徐明之不由‘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顿时,众武当弟子纷纷前来,站在徐明之面前,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人人一副凝重样子,徐明之的修为可是先天大满之境,如此厉害的掌#性*小说 *www.*2.coM/class12/1.html门,居然受了重伤,照情形看来,还是一击之伤,这让众武当弟子不得不凝重。看娱乐窘图就上*tu.xinyou.me/

慕大神棍见此,指着徐明之道,‘你这个人渣,根本不配当武当的掌门,居然任你的外孙行凶杀人,祸害不知多少无辜之人,可你却还敢阻拦他人执法,你说,你配当武当掌门嘛’,徐明之闻言,无半点悔过之意,他指着慕大神棍道,‘混账东西,你算什么东西呀,敢在我面前指手划脚的,还敢伤我,你死定了,敢惹我武当’,他话一完,慕大神棍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徐明之,‘还不知悔改,真是死不足惜,我定要宰了你,为武当除害’,此话一出,众武当弟子也只能硬着头皮杀向慕大神棍,只见慕大神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掌推出,强大的掌劲立时攻出,数十武当弟子全数被击飞,掉落在地,晕了过去,此刻,徐明之怕了,只剩下他一人,他吞了吞口水,不由倒退了一下,他实在想不到,慕大神棍会这么厉害,居然一掌就击倒了数十弟子,这可打『乱』了他的计算了,此时长老还未出现,他只剩自己一人,那不是任人宰割,徐明之定了定神,吞了口口水,挺直腰杆子,‘这位前辈,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自重,不然我武当的长老赶来之时,你可就’,徐明之说到这之时,故意停顿了下来,意思很明显,他心中却在道,‘怪不得李老头那家伙这么大胆,原来是找了一个老怪物当靠山’。

‘想威胁我,可惜没用,不论谁来了,也救不了你,就因为你这人渣,害了不知多少无辜之人,你死定了,谁来了,也救不了你’,慕大神棍怒喝道,他在李平战死那一刻,见到了上百个冤魂,得之李平战杀了数十之人,还有数十是『自杀』而死,『自杀』的全是女子,被李平战强***的女子,因受不了这份屈辱而『自杀』,她们也曾想过让国家律法来为她们作主,但奈何,无人敢帮她们作主,即便她们有证有据,也无一点用处,最后只能『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且还有不知多少无辜女子,受到了李平战的侵害,但她们却坚强地活了下来,因为她们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

慕大神棍的话一出,徐明之怕了,他心中的那份镇定没了,徐明之慌『乱』了起来了,他看着慕大神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杀了我你将成为武当的敌人,你得想清楚呀’,徐明之恐惧之极地说,只见慕大神棍一步一步向徐明之走去,徐明之则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看到这一幕的李百胜是不由一阵爽快呀,他在徐明之面前也不知受了多少气,今天看到对方的垃圾样,害怕样,自然是很爽的,一步一步倒退的徐明之是满脸恐惧,但双眼却充满了恨,他死死地盯着李百胜,李百胜对此是毫不在意,因为他明白,既然是慕大神棍说徐明之死定了,那他就是死定了,绝无活着的可能,对慕大神棍的实力,李百胜有着绝对的信心,在李百胜心中,慕大神棍是一个仙,一个无所不能的仙,你说,一个仙想杀一个凡夫俗子,那凡夫俗子能活下来吗?同时,李百胜也不由大呼幸运,当日临死之时,竟遇到了慕大神棍这个仙,不但将他救了,现如今还帮他把自己最想做的事做了,杀了李平战,以正国法,灭了徐明之,让他可以安寝无忧。

此时,徐明之终于退无可退了,此刻的徐明之终于崩溃了,再无一丝掌门的样子,居然向慕大神棍下跪求饶了,‘求您放过我吧,您想要什么,都可以,只求您放过我,是我错了,我以后会多做善事的,请前辈饶我一条狗命吧’,听到此言,慕大神棍是毫不动摇,一个小小武当的掌门,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就当是为民除害,为命请命,‘自作孽不可活’,李百胜见此,是不由叹息,‘堂堂一位武林北斗,竟会如此不堪’。

只见慕大神棍正要下手时,‘贼子尔敢,还不速速住手,不然定让你不得好死’,远外一句话传来,慕大神棍冷哼道,‘他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徐明之大喊道,‘长老救我呀’,此话刚一下出,只见慕大神棍一掌拍下,‘砰’的一声响起,徐明之顿时化为了肉沫,死得不能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