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54章 吸收信仰力量

第一百五十四章吸收信仰力量

慕大神棍看着逐渐消失的‘洞’口,他是不由叹了一口气,如此对手,天下难寻,他实在是想不到,会在西方遇到如此强者,一个‘武圣’级的‘十二翼天使’,勘比仙尊的修为,那已足以‘横行’整个仙界了,也怪不得布莱是一个十二翼天使,也下得了界,其实仙界各方有规定,实力超过‘玄仙’的一律不准下界,天使族也是如此,不会例外,因为实力超过‘玄仙’修为的‘仙’或‘天使’下界,当修为超过‘玄仙’级的‘仙’或‘天使’出现在‘凡俗’时都会引起天地的‘混’‘乱’,让凡俗的‘规则’发生秩变,从而引起‘大破灭’也大有可能,所以一旦修为高过玄仙的‘修士’下界,都会把修为压在玄仙级别上,所以仙界各大势力有明确规定,为了不引起灾难,修为超过玄仙的一律不准下界,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铁规’都将不复存在,所以慕大神棍怀疑,难遇敌手的布莱,神灵‘降临’遇到了自己,引起了他心中对战斗的那份狂与痴,所以为了战斗,硬是无视规定让真身降临,只是为了战斗,而不是为了光明神教的教徒,战斗在他心中才是第一位的,救人只是顺手而为。出品

而此时‘布莱’已然回到天使族,心中满是不舍,人生‘难’得一知己,更何况是跟自己是同一类人的知己,同是战斗狂人,这就更是难得了,在天使族寻遍他也找不到这样的天使,所以他很是不舍,但奈何,他不可能长期呆在下界,因为呆久了上面就可能引发战火了,因为各大势力的头头皆有明文约定,无论那个势力的高手下界,皆有时限,这条规定只流传于高手之中,是为高手而定的规则,因为总有不少高手想下界,看看自己的原来凡俗的家乡变得如何了,下凡只是为了了结这个心愿,然后放下那份牵挂,继续潜修成神飞升,所以这条规定就是为了顶尘高手而定的,为了让他们可以毫无牵挂,但下界的时间却是有限的,一但超过了时限,各大势力将联合起来,对那个放高手下界的势力进行开战,这是为了‘避免’那些下界的高手一时出现歹心,灭了各大势力在凡俗的传承。

摇头叹息的布莱,一转过身来,不由吓了一跳,一个笑眯眯的老头正一脸‘‘阴’沉’地看着他,那是积压了很大怒火的表情,布莱心中不由骂了骂道,‘靠,死老头,来得这么快,连让老子趁机逃跑的机会也没留’,‘哟,我的小布莱,你那什么表情呀,是不是心中在偷骂着我呀’,那老头强压着怒火,‘露’出一个难看的表情道,布莱心中此时明白,大骂即将来临,身为战神的他自然是惹过不少祸端了,每一次他都会被他眼前的老头臭骂一顿,所以对于这‘老头’的习‘性’,他是早已清楚了,暴风雨的前夕,就是如此的,老头的臭骂对于布莱而言就是一次狂风暴雨,‘您来了,还真是难得呀,瞧您那什么话呀,我怎么会骂您呢,您是那么的’,正在‘布莱’想拍两句马屁,好希望可以逃过一劫时,那老人开口了,‘你个死小子呀,王八蛋的,你怎么不死在下面呀’,接下来皆是滔滔不绝的臭骂,布莱把脸转过去,任老人臭骂,心中在暗道,‘完了,完了,我的衣服全完了,又得被他的口水喷得发臭了’。

而此时,慕大神棍在看了一眼那已然消失的‘洞’口后,便一个迈步向古城进发,不一会,他便再次出现在古城之中,而古城的人都以为慕大神棍是死定了的,天使一族的‘战神’真身出手,他又怎能活得下来呀,若他们知道,战神布莱不是为救他们而降临的,而是为了与慕大神棍一战而降临的,他们可能也就不会那样想了,他们大概会怀疑,自己等人是不是被光明神抛弃了,战神居然是为了战斗才下来的,这完完全全不符合他们的教义。

慕大神棍望着那些古城的修士们,心中很是痛快,因为那些修士皆是一副丧气之样,让他看了就欢喜,敌人的难过,就是自己的欢喜,他看着那些已然离开圣地的修士们,用一种恶魔般的声音道,‘教廷的异端们,本仙要代表‘众神’给你们处以极刑,哈哈哈’,慕大神棍一副高高在上地道,这一回轮到他化为仙,来惩处‘教廷’这些的异端,这话一出,所有的古城的修士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背后一阵发凉,‘怎么可能,那个恶魔般的仙居然没死,难道’,一个让他们不敢说出的念头在心中升起,‘难道连战神大人也败给了那个恶魔’,顿时,一众修士变得脸‘色’苍白,一个个的恐惧得不得了,连从天而降的战神都有可能被恶魔打败了,这怎能让他们不惧呀,‘逃呀,逃回圣地呀,快逃呀,那个恶魔又出现啦’,一个个脸‘色’发白的修士们用尽全力向圣地奔去,恨不得自己有一可以瞬移的神器,那就可以逃离恶魔的魔掌了,他们还是天真地认为,逃到了圣地就会有生机,殊不知,只要他们还在凡俗,即便他们逃出了地球,也逃不出慕大神棍的魔掌,仙帝的‘神识’之强大,已经强大到了一种‘无可估量’的程度了。

‘教廷的异端们,你们是逃不出本仙的手掌心的,还是乖乖接受本仙的审判吧,不然本仙处你们以极刑’,慕大神棍一副平静地说,但在教廷修士们的眼中,这却是最让他们恐惧的语言了,‘恶魔呀,好狠心的恶魔呀,逃呀,快逃呀’,一些修士忍不住全身发抖地大喊着,心中以为只要逃到圣地里去,就总还会有一线生机,因为那里是教廷的圣地,那里刻画有无数的魔法与神术,那里更有强大的苦修士与教廷史上最天才的圣‘女’美雪易,而慕大神棍此时就犹如真正的仙一般,高高在上地‘俯视’着逃亡的修士们,可谓是风水轮流转,前一刻慕大神棍是异端,被他们喊打喊杀,还要处于极刑,现在,轮到教廷的人被慕大神棍当成了异端,是慕大神棍对他们喊打喊杀,还要让他们处于极刑,不过,慕大神棍并不知道教廷的极刑是什么,他也就觉得顺口,就说了出来,‘哈哈,教廷的异端们,快点逃吧,逃吧,再不快点我可要对你们处以极刑了’,这话一出,威力可比什么都大,一众修士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向圣地逃去,一个个像死了娘般哭丧着脸逃跑着,‘恶魔,好狠的恶魔呀’。

慕大神棍‘摸’了一下鼻子,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恶魔,本仙这么帅,那有半点恶魔的样子呀,你们这些教廷的异端,可真是会胡说八道,果真是该处于极刑’,慕大神棍一副认真地说,而此时,数千的修士终于全跑到了古城的圣地里去了,而教廷的圣‘女’美雪易与九位苦修士也出现了,‘那个华夏仙人出现了,难道连‘天使战神’大人也败了’,一个苦修士老者一脸沮丧地说,他实在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了,慕大神棍出现了,那就代表着天使战神也败了,甚至战死了,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天使战神是因为有时间限制才退走的,反正现在在一众教廷的修士心中,天使战神是败了,连天使战神都败了,他们又如何取胜呀,他们如何才能有一线生机呀,他们那能不沮丧不恐惧呀,此刻其余几个苦修士也是一脸的丧意,毕竟是教廷的强者,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恐惧之‘色’,身为强者,教廷的强者,早就有为教廷献身的心理准备了,所以他们也是无所畏惧,但慕大神棍的强大,让他们感到是毫无抵抗之力,所以即便心中无惧,但也会不由丧气。

‘教廷的异端们,准备好了吗?本仙将对你们施以极刑,教廷的异端们准备为你们自己所犯的错而付出代价吧’,慕大神棍‘振振有辞’地说,好像教廷的人都犯了滔天大罪似的,慕大神棍从虚空中,一步一步地向教廷的圣地走去,而教廷的修士们是不由冒出冷汗,‘我要死了吗?我要死了吗’?他们不断在心中问自己,此时,圣‘女’美雪易开口了,‘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光明神会保护我们的,你们现在要忠于对光明神的信仰,在伟大的光明神的照耀下,我们将无所畏惧,战胜一切’,圣‘女’美雪易很是自信地说,也不知教廷的修士们是相信他们伟大的光明神,还是相信圣‘女’美雪易,反正圣‘女’美雪易的话一出,让数千教廷的修士变得再无畏惧了起来,他们心中的信仰再次无比坚定了起来,一股信仰之力从他们身上升起,联合着外界无数凡人的信仰之力形成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恐怖力量,圣‘女’与苦修士们以最虔诚的信仰,引导着那由无数人与数千修士融合形成的力量,那犹如浩瀚星空般庞大,整个天空皆是遮天蔽日的,让人无法相信,凡俗也会出现如此之强的力量,慕大神棍看着那看似无可匹敌的信仰力量,知道这是教廷的最强一击,准备以此来灭杀他,保下教廷的不朽基业。

慕大神棍虽有点凝重,但他根本不用怕,因为他的仙躯已可勘比上品仙器级别的仙器了,他根本无需再去理会凡俗的手段,凡俗的任何手段也根本伤不了他,顶多也就可以摧毁他的衣服,给他带来一点困扰而已,这个骇人的景象,即便是金仙见到了,也会立刻调头逃跑,但这对于慕大神棍而言,却是无丝毫可怕之处,他再次开口道,‘教廷的异端们,你们还胆敢反抗,本仙一会要将你们全部都处于极刑’,慕大神棍毫无畏惧,高高在上地说,似乎那庞大而恐怖的信仰之力对他而言,只是随手可以击毁的小小力量,并不足以让他重视,那九位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脸‘色’变了变,他们对这股集合了无数人与数千修士的信仰之力而成的力量,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连十二翼天使战神也败了,这股力量又有几分机会‘战胜’‘打败’十二翼‘天使战神’的异端,但在这最后关头,生死存亡之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因为不上是等死,上是拼死一博,他们是只能拼死一博了,看看能不能拼出一线生机。

九大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同时一挥手,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信仰的力量杀向慕大神棍,一众修士们此时是心神坚定地看着慕大神棍,全都在向‘光明神’祈祷着,希望集合了他们的信仰与无数凡人的信仰的力量会一举消灭了慕大神棍这个异端,但他们的愿望有可能实现吗?那是不可能的,凡俗的力量再强,也无法伤害到已拥有勘比上品仙躯的‘肉’身的慕大神棍,虽说这股力量会消灭除了光明神的信徒外的一切存在,但这只是对于凡俗的存在而言,但慕大神棍的躯体早已超越了凡俗,达到凡俗不可能达到的地步,中品巅峰级别的仙躯,还不比上品仙器级别差,这与凡俗一比,已是质的一种飞跃了,就犹如再大的雨也无法淹没所有的陆地一般,再强的信仰之力也无法伤到慕大神棍,这就是质的飞跃。

遮天蔽日的信仰力量从天空中击落,犹如惊天水柱般,冲击在慕大神棍身上,此时一众光明教徒开口祈祷道,‘伟大的光明神呀,请你赐于那个异端于死亡吧’,声声震天,字字动地,数千人一同发出杀死慕大神棍的愿望,希望光明神可以助他们杀死慕大神棍这个犯上的异端,而同时,他们心中又更加坚信了自己的信仰,数千修士的信仰越发的坚定,从他们身上产生的信仰之力就越发的强大,‘轰隆’的一声,天空之上浩瀚的信仰力量立时扩大了一分,这个突生的变化让九大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是不由地高兴了起来,胜利的希望又大了一分,这是他们想不到的,修士们对于自己对光明神的信仰竟会达到这个地步。

恐怖的信仰之力不断冲击着慕大神棍,似乎以为这样就足以消灭慕大神棍这个异端,此时的慕大神棍的周边已然化为信仰力量的汪洋之海,不断包裹着慕大神棍,似乎要断绝慕大神棍的所有生机,而教廷的数千修士们同时‘吟’唱道,‘伟大的光明神呀,无所不能的光明神呀,请您用您最伟大圣洁的力量来消灭万恶的异端吧,让他从世间化为灰烬’,此时的数千修士们一个个的都虔诚无比,被一股圣洁的白光包裹着,让他们看起来已然化为天使了一般,慕大神棍此时从刚开始的不舒服,到现在的如鱼得水,他开始慢慢地分解着这些信仰的力量,他从这里面感受到包罗万象,凡俗世间的种种,最终他发现信仰之力的力量居然也可以被他所转化,化为可以被他吸收的全属‘性’灵力,金木水火土,风雷阳‘阴’,九种属‘性’在这信仰之力中皆有,这对于慕大神棍而言,无疑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虽说他即便只吸收一种属‘性’的灵力,也可以通过相互转化的方式,让体内的九种灵气维持平衡,但转化也是一件有点麻烦的事,可以直接吸收,而不用转化,这可是能省了慕大神棍不小的功夫,所以说这是一个意外之喜。

漫长的时间过去了,一众修士们全都快要崩溃了,集合了他们数千修士与无数凡俗之人的信仰之力所化的力量,竟然还是无法灭杀掉那个华夏的异端,这说明了华夏的异端根本不惧信仰之力所化的力量的攻击,而九位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是额头上布满了汗,一脸的苍白,他们也实在是太疲劳了,长时间控制着这庞大的信仰之力所化的无穷力量,让他们的神魂力量几乎耗尽了,此刻,慕大神棍也‘摸’清了信仰之力所化的力量了,‘小鼎,快打开鼎中世界,我要把这股力量全收进去,好供我日后突被所用’,慕大神棍以神化形来到自己的雏形宇宙对小鼎说,小鼎连忙道,‘好咧老大,我这就打开’,小鼎话一完,一个虚空‘洞’口出现在慕大神棍小腹之中,他对此并不在意,自己与九洲鼎人鼎相融,这样的事也正常得很,他二话不说,发动仙帝级的神识,驱动着遮天蔽日的信仰力量,不断涌进他**的虚空‘洞’口,庞大无比的信仰力量不断涌进慕大神棍的**的虚空‘洞’口,此时九位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也发现了异常,‘怎么回事,信仰力量怎么不受我们控制了’,圣‘女’美雪易惊异地说。

而九位苦修士是不由面面相觑,根本不知是怎么回事,这可是他们从未遇到过的事情,自己等十人控制着的信仰之力突然失控,这是教廷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事,突然九位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一同想到了什么,十人不由对望一下,然后面面相觑起来,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们突然想到,‘这不会是那个华夏的异端搞的鬼吧’,一想到这,他们是不由一阵失神,心里是不知‘激’起了多少惊涛骇‘浪’,信仰之力对付不了慕大神棍这个异端,这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毕竟那可是能打败‘十二翼天使战神’的强者,可慕大神棍会突然能控制得了信仰之力的力量,这他们从未想过,其实他们会这样想也正常,毕竟他们是站在‘凡俗’强者的角度来思考,而不是站在‘仙’或‘天使’的高度中思考,竟然慕大神棍可以轻易打杀二翼天使,四翼天使,那就代表着用‘凡俗强者’的高度来思考一个‘超凡俗强者’所能做到的,是错的,结果是不会如他所思考的那般,会出现他所不敢相信的结果。

就在他们一阵失神之时,庞大的信仰力量一下子全被慕大神棍的九洲鼎所吸尽,就在最后那一瞬慕大神棍在骂咧一声之后,穿上了一件新的道袍,而九洲鼎的虚空‘洞’口也消失不见了,那信仰之力也在那一刻消失了,因为数千修士心中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他们对这突然而来的变化,也是一阵失神,‘这怎么可能,信仰之力竟会被那恶魔吸收了’,一个年轻修士讶然道,这个变故让数千修士都傻眼了,他们眼看着遮天蔽日的信仰之力被一个恶魔,一个异端所吸收,他们能不傻眼吧,这与他们的逻辑完全相反了,光明的信仰之力的力量对恶魔,对异端应该具有毁灭‘性’的,可现在,却完全相反了,那个恶魔那个异端,竟把他们的光明的信仰之力所为的力量全吸收了,如此不可能的事却在他们眼前上演了,所以不论是数千教廷修士,还是那九位苦修士与圣‘女’美雪易,全都是瞠目结舌的傻样,呆样,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便是亲眼所见的,也无法相信,无法接受。

而慕大神棍可不会管他们如何,他整理了一下仪表后,叹道,‘仙人也得服装整齐呀’,然后看向那些傻了的教廷修士们,他是不由‘露’出一副不屑之‘色’,‘西方人的承受力可真差,真是愧为修者呀,’若蜀山的人听到,大概也只有一阵苦笑吧,然后在心中暗道,‘不是他们承受能力差,而是前辈你太过于变态,太过于逆天了’。

若数千的教廷修士是清醒的,听到他那句话,肯定会在心中骂死慕大神棍,‘你他娘的,你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明明是你这个该死的异端太过变态,太过不合逻辑了,居然说我们承受能力差,愧为修士,明明是你丫的太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