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77章 心态的转变

第一百七十七章心态的转变

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慕大神棍是什么来头,但她们却是明白了,慕大神棍的武道境界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地步,起码在闪躲功夫上,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而武道境界也绝不会低,毕竟没相当的境界,如何有那么高的眼力啊,总是可以随意闪过她们的攻击,让她们连衣角也未曾碰到,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此时是不由暗想,‘这个乡下人究竟是那个老怪物的徒儿呀,实在太变态了’,慕大神棍此时还是一副轻松样,而他手上的那个包依然还是拿在手上,此刻,宋大小姐心里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了,慕大神棍此刻不再是土里土气,而是有了一些酷酷的味道,慕大神棍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她,‘他现在‘挺’酷的呀,怎么我一开始会没发现呢’,宋雪绫心中暗想。

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再次攻击落空了,数十平米的小‘花’园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布满了碎石与小坑,两‘女’此时内力终是有些跟不上了,已经耗得七七八八了,公孙月月与将晓燕对视一下,知道这样下去,她们可就输定了,两‘女’自身是香汗淋漓,呼吸有些急促,反观慕大神棍,却还是一脸的轻松,这种巨大的差距,让两‘女’下定了决心,只能拼一把,她们想慕大神棍的境界或许很高,但内力却不一定也是如此,‘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别躲,再躲下去,那简直就是男人中的缩头乌龟’,将晓燕故意道,她们想让慕大神棍硬接她们的招,但慕大神棍此时还是一脸的无所谓,却还是答了一句,‘如你们所愿’。

慕大神棍的话一出,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是不由相视一笑,随之公孙月月与将晓燕同时娇叱一声,挥起‘玉’掌,脚下施展轻功,向慕大神棍攻去,两‘女’再次化为了鬼魅,刹那之间便越过十米的距离,攻到了慕大神棍跟前,两‘女’的‘玉’掌正要击中慕大神棍时,慕大神棍的小包一挥,划出一个弧形,顿时化去了两‘女’的攻击,并且,那小包的力量还把公孙月月与将晓燕击飞了数米,两‘女’‘啪’的一声,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两‘女’不由‘哎哟’了一声,心里别提有多惊讶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慕大神棍竟厉害到这份上,深不可测,实在是深不可测,竟然只随意挥舞了自己手上的小包,就不但破了她们的攻击,还击退了她们,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心中暗想,‘若他用的不是包,而是剑的话,那我们现在会怎么样呀’,这个结果会如何,两‘女’不敢去想。

宋大小姐此时是一脸不爽地走了过来,其实心中是有些喜悦,有了这么强悍的一个保镖,那她以后在‘武学圣府’里,那可就是能横着走了,当然生气也有,宋雪绫一边走一边骂,‘你个死土包子的,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下手也不知轻点,若我的姐妹有事,我跟你没完’,宋雪绫恶狠狠地说,大有一副势不摆休的架势,几个大踏步,宋雪绫来到两‘女’身旁,扶起了两‘女’,不由一阵嘘寒问暖,‘伤了没,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呀,有没有受了内伤呀’,两‘女’看着一脸担心的宋雪绫,不由感到一阵欣慰,‘好了雪绫,我们俩没什么事,这还要多谢他手下留情呀’。

慕大神棍此刻还是一脸平静,根本就懒得理她们三人,慕大神棍对自己的反击的力度,很清楚,所以他知道,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顶多也就受点痛,绝不会受到什么伤,慕大神棍看着三‘女’的那种氛围,心头有点颤动,他终是明白了,自己这样是无法真正入世的,想真正入世,就必须抛开自己那修者的心态,必需以一个平常之人的心态去行事做事,而不是这样冷冰冰地去做一个局外人,慕大神棍想到了这,微微一笑道,‘不知我的住处在那’,宋大小姐此时也未觉得这有何不对劲,她气呼呼地说,‘可恶的乡下保镖,还不赶紧给我向我的姐妹道歉’,慕大神棍看着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道,‘两位,对不起呀,是我用力过大了’。

慕大神棍的话一出,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顿时是不由有点不好意思,她们自己明白,这怪不得慕大神棍,若不是她们出言相‘逼’,慕大神棍根本不会出手反击,那想到,慕大神棍只是随手一击,就让她们招架不住了,这可怪不了慕大神棍,慕大神棍此时也看得出两‘女’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出言道,‘我叫莫无为,不知两位美‘女’可否告之芳名’,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似乎也知慕大神棍是在扯开话题,心中顿时是有些感‘激’,‘我叫公孙月月,她叫将晓燕,我们三人是好姐妹’,公孙月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慕大神棍顺水推舟,道,‘那以后请两位美‘女’多多关照,若我有什么做的不好,还请多多包涵’,两方客气了几句,便一起走进了别墅里,只留下那坑坑洼洼的‘花’园。

走进别墅后,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上去了二楼,应该是去换衣服去了,美‘女’怎能容忍自己一身的臭汗,而慕大神棍则在宋大小姐的带领下,在一楼之中找了一个小房间,当做了慕大神棍的住所,其实大房间有好几间呢,但宋大小姐说,‘你只是一个保镖,就应住这种小房子,’还告之了慕大神棍,不许上二楼,慕大神棍对此倒是一笑置之,房间大小对他而言根本就是无所谓,大也行,小也一样,对于不上二楼之事,慕大神棍则也是无所谓,自己是保镖,自然在某些方面得听从雇主,宋大小姐很是得意地离开后,慕大神棍却发现了一个秘密,他感应到了,这个小房间的天地灵气居然比外面的地方,要浓厚个三倍之多,而整个别墅也只有这个小房间的灵气比外边浓厚,其他房间没有什么出奇,慕大神棍对此是真的有点好奇了,千万别小看这三倍灵气,这对于武林中人而言,绝对是宝地,万金难求的宝地,若这个房间的功效传了出去,真不知会有多少高手出面争夺。

慕大神棍通过观察,终是知道了,为何这个小房间的灵气会如此,原来是有风水高人在这个别墅里摆了个上等的风水局,而风水局的阵眼就在这个小房间里,再加上这个别墅之下,正好有一微型龙脉,风水先生的风水局牵引了地下的微型龙脉,使微型龙脉的灵气外溢,全部都涌在了这个小房间之中,所以才造就了这个小房间的灵气浓厚,慕大神棍猜测,大概这连那个摆下风水局的风水先生,也不知道小房间会如此吧,因为这并不是一促而僦的,而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才形成的,再者说,会去当风水先生的人,修为大概不会高到那里去,不然也就不会去当风水先生,其实风水一般而言,只对普通人奏效,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基本上是没用了,因为修行之人已经算是踏出了俗世法则,开始了逆天之路,已经逃脱了凡俗之人的运理,也只有像徐福那种鬼才,才可以摆出另类的风水格局,逆天行事,一般的风水先生不可能有那个修为,而有那个修为的,也基本上不会懂风水命理。

慕大神棍对于这个小房间的秘密,倒也不想多说,说出去吧也无所谓,只是这样一来,麻烦可能就会找上‘门’了,若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把这个秘密说给了家中的长辈知,那可不知是福是祸,虽说这对慕大神棍是无任何影响,但对三‘女’可就未必是好事,所以慕大神棍是任其自然,若三‘女’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小秘密,那也无关他事。

慕大神棍放好了小包,便走出房间,来到大厅之中,此刻大厅之中是空无一人,慕大神棍顿时是有些无聊了,便打开了大厅的电视机,调了好些台,才找到了一个儿童电视台,正在播着喜羊羊与灰太狼,慕大神棍是再次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还时不时笑一笑,懒羊羊实在太有趣了,像懒羊羊那样的生活,大概是最幸福的生活了,懒羊羊有时胆小,有时却勇敢,总是很爱偷懒,但在关键时刻总会爆发,让人不得不感叹,做人或许就该做懒羊羊,那才最真实,懒惰是人的一种天‘性’,就如现在的人,比以前的人要懒上了很多,明明几百米的路,走过去就行了,但却偏要用电话,说得好听叫方便,其实这只是懒惰的另一种说法。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三‘女’才从楼上下来,宋大小姐看到慕大神棍在看喜羊羊与灰太狼,自然是免不了一番讽刺,而将晓燕与公孙月月则是微微一笑,人各有好嘛,喜欢看动画片也算不了什么怪事,最后宋大小姐关了电视机,因为她们要去上学了,最终四人坐着宋大小姐的车,向武学圣府驶去。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了一个大型停走场,三‘女’与慕大神棍开始步行,向武学圣府步行走去,停车场离武学圣府只有两个公里,对于武林中人而言,这算不得是远,慕大神棍在此时,再次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那就是武学圣府的外面的地方,竟布有简单的‘迷’幻阵,普通人基本上是无法穿过‘迷’幻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