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181章 五行之体

第一百八十一章五行之体

果然,慕大神棍一进了外院的大‘门’,就感到了数百道仇视的目光看向了他,四人才刚走几步,就有人忍不住跳了出来,拦住了慕大神棍四人,那人名叫徐东客,内院学生,小有背景,实力也不错,后天巅峰修为,只差一点就可踏进后天大圆满,他的实力即便在内院学生中,也可排在一百名以内,徐东客站在慕大神棍的面前,一脸嚣张地指着慕大神棍道,‘土里土气的乡下土包子,敢不敢接受本少爷的挑战呀,本少爷可以让你两招,怎么样,敢吗’?

慕大神棍望着眼前一脸嚣张的家伙,实在是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就算为了在美‘女’面前扬威,也不该做出头鸟呀,这实在让人无语,不得不说,美‘女’的魅力就是牛,可以让男人们失去平时的冷静,让智商下降,做出一些冲动之事来,公孙月月与将晓燕有些不屑地看着徐东客,单凭徐东客这小小的后天巅峰修为,在慕大神棍手下根本就是只有被虐的份,‘徐东客,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若是识趣一些,让开道来,可能会没什么事,若真要与莫大哥动手,你只有被秒的份’,将晓燕有些不屑地说,将晓燕的话一出,顿时让在场之人一片哗然,‘那个男子究竟什么来头呀,竟然能让将大小姐这么看重,为何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他呀’,一个高个子的内院学生暗道,他姓李名通,李通在内院弟子之中实力很强,但为人却低调得很,根本无人知道李通是那么强,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大圆满之境,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先天,算是天才中的顶级人物,当然他会如此低调,是因为他出身平凡,父母都是普通人,所以李通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修为,不然,殒落大概就是他的下场,不成先天终是蝼蚁,所以李通一直都是保持低调,无奈,谁让武学圣府有太多出身不凡的人了,任何一个都能置他于死地。

‘晓燕你说什么,我会被他秒杀,你是开玩笑吧,还是你想维护这个土包子呀’,徐东客有些怒气地说,他可不认为慕大神棍这个土包子有那么强的实力,再怎么说他徐东客也不是个弱者,‘真是不知羞耻,脸皮厚如牛,徐东客你算什么东西呀,竟也敢叫晓燕,实在是不知羞耻,真想不到我们武学圣府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人,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呀’,宋大小姐有些惋惜地说,此刻宋大小姐完全发挥出了她的魔‘女’本领,不以武犯禁,只以言杀人,不少人闻言,不由地笑了起来,徐东客此时的脸一会青一会红,羞辱,众目睽睽的羞辱,但他还是忍了下来,没发作,徐东客一脸‘阴’沉地看着慕大神棍,眼光之中充满了恨意,简直是恨不得生剥了慕大神棍,想他徐东客在武学圣府里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但今天却被人当众羞辱,还不能发泄,这一切都与慕大神棍脱不了关系,所以徐东客是把这一切都怪在了慕大神棍头上,‘可恶的土包子,本少爷绝不会放过你的’,徐东客在心中怒吼。

而慕大神棍此时却并没有在意徐东客,因为他对李通产生了不少兴趣,李通的天赋根骨皆是上上之选,如果好好教导,突破先天犹如喝水吃饭,最重要的是,李通居然是万年难求的五行之体,刚好是最合适继承神棍‘门’的人选,慕大神棍只是看了一眼李通,便思考了起来,李通在一接触到慕大神棍的眼神,便不由一阵心悸,这让李通惊骇不已,即便是先天级的老师,也不能只一个眼神便让他不由来的一阵心悸,李通在心中自问,‘难道他发现了我的修为,所以才看了我一下,那他的修为不会是超越了先天吧’,李通可不会认为慕大神棍看他一眼是巧合,在场这么多人,他并不出众,但慕大神棍偏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这只能说明是特意而为之,而李通之所以猜测慕大神棍有可能超越了先天,不单只是慕大神棍那让他心悸的眼神,还有就是,即便是先天高手也无法看出他的真实修为,但慕大神棍那异样的眼光,好像在告诉李通,他的修为被看透了。

正在慕大神棍在思考着要怎么样才收李通为徒时,徐东客恼羞成怒了,慕大神棍的表现好像当没他这个人似的,竟然自顾自地沉思了起来,完全把他晾在一边了,想他徐东客怎也是有头有脸的名人,何时遭受过这种待遇呀,自己在向他发出挑战,他居然完全没当回事,好像在瞧不起他似的,有种不屑一顾的意思,徐东客怒气冲眉,指着慕大神棍怒吼道,‘死土包子,是男人的就接受我的挑战,别总躲在‘女’人后面’,这话一出,宋大小姐有些火了,‘女’人怎么了,敢瞧不起‘女’人,她才刚想开口之时,慕大神棍开口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徐东客道,‘小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是不是呀’,慕大神棍的话一出,众多学生是不由乐了起来,徐东客怎么也是个名人,今天却被人耍着玩,他们那能不乐呀,在他们看来,慕大神棍刚才绝对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要李东客难堪。

宋大小姐此刻是不由开怀大笑了起来,而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两‘女’也不由笑了一下,这一切的一切,让徐东客彻底沦为了悲剧,本想在美人面前一展身手,好讨美人欢心,但现在徐东客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美人的欢心没得,反而让人羞辱了一番,一想到这,徐东客的两眼快**了,如此羞辱,简直是让徐东客快疯了,他指着慕大神棍的手是不由颤抖了起来,一脸的铁青,众人皆知,徐东客是被气得发抖了,慕大神棍此刻有些憨厚地说,‘哎呀,真是想不到呀,这么年轻的一个人,怎么会像老人家那般呀,连举个手也抖个不停,这是未老先衰的表现呀,看你一表人才,怪可惜了’,慕大神棍说完,还不由叹息了一声,似乎在为徐东客未老先衰而感到惋惜似的。

此时,在场之人皆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好笑,实在太好笑了,连公孙月月与将晓燕也不顾淑‘女’形象地大笑了起来,不少男同学在大笑的同时,也不由为自己感到庆幸,幸亏自己没出头,不然此刻被气到吐血的可能就是自己,徐东客此刻是差点就崩溃了,他此时是什么也顾不了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眼前这个家伙,把他干掉,洗涮自己的屈辱,什么规定呀之类的,在此刻的李东客心中早已烟消云散了,‘土包子,我要杀了你’,徐东客红着眼睛大喝道,徐东客话一完,便挥起宝剑,宝剑轻‘吟’一声,化作一道剑光,向慕大神棍杀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之人不由停下了大笑,如此之近的距离,众人认为除非是先天高手,不然绝对躲不过徐东客的一剑,不少人心中是不由暗道,‘玩出火来了,终是惹火上身了’,而一些‘女’生则不由地闭上了眼,如此血腥的场面,一些‘女’孩子真的是不敢看,只有公孙月月、将晓燕,还有宋大小姐三人是一脸平静的,别人不知慕大神棍的实力,但她们知道,先天与后天之间的差距就犹如天与地,不可同日月,所以三‘女’认为即便徐东客是突袭,也绝对无法伤得了慕大神棍。

就在众人认为慕大神棍死定时,就在千均一发之际,徐东客的宝剑正要击中慕大神棍时,只见慕大神棍的手动了,快如闪电,只见他的中指竟挡住了徐东客那怒愤的一击,那剑尖被慕大神棍的中指挡住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徐东客一脸的骇然,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恐惧,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被对方的一根手指头挡住,‘先天,你竟然是先天高手’,徐东客一脸不敢相信地说,而在场的其他人也全呆了,瞠目结舌的,一个个的一脸的骇然,连公孙月月三‘女’也一样,她们知道慕大神棍是很强,可却没想到竟强到了这个地步,而闭上眼睛的‘女’生,睁开了眼后,也不由呆了,‘这怎么可能’。

慕大神棍看也没看呆了的众人,一脸不屑地对徐东客道,‘你是不是找死呀,若想死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这话一出,徐东客是不由一阵哆嗦,心里是悔青了肠子了,暗恨自己怎么这么莽撞呀,‘我不想死,不想死,请您饶我一次,是我嘴贱,狗眼不识泰山,请您饶我一次’,徐东客一脸卑贱地说,众人也已经回过神了,听到徐东客的话,他们倒也不觉得有啥奇怪,后天武者在先天高手面前,本来就低上一头,慕大神棍看着徐东客道,‘饶你可以,但你的剑我收下了’,慕大神棍话一完,也不管徐东客答不答应,直接手一伸,便把徐东客的宝剑夺了过来。

徐东客才刚想说些什么,只见远处一个老者正在施展着轻功,犹如鬼魅般往这里赶来,气势慑人,撼人心神,‘贼子尔敢,速速放下我徐家的龙泉宝剑,不然本座绝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