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开挂

第070章

第070章

大长公主府的前厅里,气氛压抑的快憋死人。

林梵带着丫鬟与嬷嬷却是信步闲庭的走来,她心底清楚的很,今天,就从大长公主开始,就是要正面出来与皇五子公开杠上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她会坐实自己就是七皇子与大长公主这一党派的人。可要她今天把这么窝火的事情给吞下去,她觉得她真的做不到。

不是有句话说的么,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现在她还没有出来混,就有人在她这里强行借债了。

林梵觉得这样坐以待毙绝对不是她的风格,关键时候,她要把自己的老爹给保住,现在的金大腿是完全有这个能力的。所以,没有后顾之后的林梵,现在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况且现在圣人面前的烂摊子事情够多了,林梵不介意来一次火上浇油,顺带也来搅搅水。当然,她不会出手,她会‘不经意’的把一些事情说出来,虽然白莲花与绿茶-婊这两项技能没有专研过,但是看了那么多小说与故事,入门是会的。

“林姑娘来了,快请进来。”守在大厅门前的是大长公主身边看中的嬷嬷,一见到林梵过来,立刻就让身侧跟随的小丫鬟们挑起帘子。

林梵加快了步伐,快步的走了过来,踏进了大厅。

这一进来,只见公主一家子并七皇子都坐在了座位上,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卫氏正被捆在地上,身影单薄地跪在大长公主与驸马的面前。听见林梵的脚步声,卫氏转过头来,林梵看到了她那一张满是畏惧的面庞,此刻的卫氏狼狈至极,一点都没有一个贵妾该有的貌美如花。头发散乱,嘴巴被人用手帕塞着,满脸泪痕,脸蛋上还有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身上的衣衫上,还有几个脚印。

她望着林梵,目光里全然是哀求。

林梵瞧着她这模样,忽地哧哧笑起来,继而转开眼神,朝着上座的大长公主夫妇行了一个礼。

公主见林梵安然无恙,也是彻彻底底的松口气,叹道:“林丫头,快过来这里坐下。”话罢,手脚利索特别会看眼色的丫鬟就立刻给搬来了一个红木雕花圆木墩在大长公主的手边。

林梵也不客气,走了过去坐下后,便对大长公主说道:“公主,正是这人与她的姘头将我推下水的。”

此话一出,瞬间将本来就压抑的气氛变得僵冻起来。

与之同时,还有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飘乎乎地朝着公主二儿子的头顶上飞去。

“林丫头,这话可不能胡说!”驸马爷是个与她美大叔爹年纪相差不多的人,他有些紧张有些惶恐地对林梵呵斥道。毕竟林梵这一句话,分量太重了,简直不亚于惊雷啊,会劈死人的。

这公主府里的奴才们也是懂事的,在林梵把这话说出来之后,留在这屋子里的丫鬟嬷嬷们,是恨不得能贴在墙上去当壁画。

虽然之前的时候,大家心底就知道有雷阵雨笼罩在公主府上方,但是利益权衡的考量,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没有去把这事情捅出来。林梵并不清楚着绿帽子的事情,却也是每次在七皇子同来公主府的时候,听过七皇子关于这方面隐隐约约的叹息。现在她倒是不客气的帮着了大家一个忙,直接一刀子戳到底。

“驸马,公主,我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胡说。”林梵镇定自若,瞧了瞧公主的二儿子恒维朗,只见这位绿帽子的正主一脸铁青,头顶绿油油的光都快染色了他整个人。梅悦婷梅姐姐一脸苦瓜色,欲言又止,几番想说话,可又艰难地选择了沉默。“公主可有听七爷说过,我的水性很好?”林梵不等他们回答,就接着道,“我的水性不是一般的好,因我从小身体不好,我爹爹找过一个武林前辈来教导我一门调理内息的法子,让自己的身体健康一些。恰恰就是这么凑巧,这门功夫能让我水下闭气很长时间的。还有一点呢,就是我的记忆很好的,只要我愿意记下的,过耳不忘,过目不忘。七爷可以作证。”

七皇子坐在一侧,安静的喝茶,在林梵说的时候,便是配合的点头。

卫氏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梵会说出姘头一词来,她吓得脸色都发青了,整个人跪在原地哆哆嗦嗦的,嘴巴里因为堵着帕子,所以就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哭泣声。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侧着头把林梵死死地盯着,眼光里更是无声地威胁:我不信你敢把五爷的事情说出来。

公主一家子听了林梵这话,讶异又意外,盯着林梵的眼光都是各有意味。

林梵才不管这些怪异的目光,忽地起身走到了卫氏面前,蹲下来冲着她甜甜的笑起来问:“卫氏,你这般辛苦的为了他潜伏在公主府里给人做小妾,可他似乎并没有把你当人看啊。你和他在水榭那里私会亲密的事情,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你们说的话,我更是听的一清二楚。你那姘头刚才下手可恨了,直接把我敲的头晕眼花的,就把我扔到水底。偏生你们不知道,我水性那么好,你们的对话我听的很清楚呢!他让你把大长公主手里的军符偷走干嘛啊?要知道圣人可是最相信大长公主这个姐姐的,这京中的禁卫军最关键的东西在大长公主这里,你要这么做了,那就是坐实了造反呢!”

“他,是谁?”大长公主与驸马并七皇子都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们不仅仅是震惊于林梵捅破卫氏这个细作的身份,也不担心五爷想要的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一声问话后的回答。这可不是单单的问谁,还是林梵彻底加入他们这一队的一个承诺。其实他们心底都知道了是谁,就是等着林梵来点燃这个导火索。林梵的身份与背后的老爹,才是足够分量来点燃这个导火索的关键。只要林梵今天把他的名字说出来,朝堂暗流里的局势,就会彻彻底底的改变。

“还有谁啊?当然是五皇子,五爷呗!”林梵笑嘻嘻地,风轻云淡的口气让所有人都意外。

大长公主到底是唱戏多年的人,深的演绎精华:“林丫头,快住嘴!这些没有证据的事情,怎么能胡说!这话胡说会死人的。”

林梵笑了,她就知道会这样:“谁说没有证据的啊?之前五爷敲晕我的时候,我就顺手在他的腰带上扯了一块玉佩。”说话间,林梵从袖口里摸出来一块青色的雕龙玉佩,递到了卫氏面前晃道,“哎,卫氏,你看,我就是这么好运,总是能抓到坏人。这个可是你姘头身上扯下来的。”

玉佩这个东西,的的确确就是在五爷身上扯来的,当时他低头逼问林梵的时候,林梵就故意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周围,做出想要求救且给人一种我身后有人跟来的暗示,让五爷也不得不跟着她的目光一起环视四周,林梵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从他身上给拽下了一个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当然,这个东西的分量还不够,以皇家不要脸不要命的本事,五爷完全可以说这是他以前掉的。林梵既然要出这口气,自然是还有其他的准备的。

“林丫头,这东西,并不足以证明五爷他……”驸马再次跟着公主妇唱夫随。

林梵起身,再次坐到公主身边,缓缓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不足以说明,五爷到时候会说是我从别处捡来污蔑他的。”在一致这么认为的眼光中,林梵终于开始使出了挑拨离间的本事了,“在我落水之后,五爷要求他的侍卫看紧水面,要等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动手做接下来的事情。他要做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那个时候在水下,已经清醒的很呀。我听见他对卫氏说,要卫氏在公主府里放巫蛊娃娃诅咒圣人,他让卫氏配合他的计划一起打掉公主府。之后五爷又找了一个借口把卫氏打发走,同他的贴身暗卫的谈话吧。他们就在水岸边说的,我听见五爷亲口说,他要给太子、七爷罗织罪状,说是要先去江南和江北以及西北军队里的人手传递信号,到时候好一起行动,除掉太子,让七爷成他的一把刀,在除掉别的兄弟。他想要那个位置啊,我还听见了他说关于圣人调养的药材的事情,京中那个德善堂背后的人就是五爷,他说要那个暗卫去联络里面的人,传信给宫中提供药材的人,要在药材里加料。”

在林梵这么一字一句的话语中,除却她本人,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连大长公主的脸色,就煞白的骇人。

林梵才不管这些呢,反正这些年来打听到的消息,她都要全部加工一次,她振振有词地说着:“哦,五爷最后走的时候,还说了这么一句,他说运河上的船只里的粮食要给他运到西北去,西北里的私兵等着他这份粮草呢。之后,那个暗卫就离开了,他自己就说要来找公主赏花的事情。”说道这里,林梵才停下了嘴巴。

大长公主等人听到这里已然石化,全体坐在各自的位子上木然。

今天这一条条的消息,已经可以坐实了某人要造反的事情。

屋子里的氛围死一样寂然,就连呼吸都快要被粘滞在一起。

林梵见大家的状态都差不多了,又瞧了一眼卫氏,只见卫氏一脸死灰色,这才不慌不忙的再次补上一刀:“梅姐姐,上次卫氏流掉的那个孩子,根本就是你家的啊。那是五爷的孩子,我撞破她和五爷好事的时候,听见五爷说,用一个孩子换你位子,很值得。”

好吧,某人头上的绿帽子,她林梵才不管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