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章 你不该动我的剑……

替嫁之神医弃妃

秦芳说着就想把能量晶给取下来,可是,这拴着玉佩的绳带却是用一种她没见过的绑法把这能量晶给绑住了,她想取还取不下来。

“姑娘这般自取,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吗?”白衣站定在那里,眉舒眼笑而问,声音温柔的几乎能掐出水来。

秦芳却是眉眼都不抬的观察那绑法:“我也想你取,可你能吗?”

一句话噎的白衣男子挑了下眉:“我能一剑杀了她,难不成给你还取不了一个物件儿?”

秦芳抬了头,如此近的距离,他那过分英俊的脸自然也在她的眼中放大了几倍,展现着完美的精致,可惜,她没心情欣赏:“那你动一个我看看?”

男子抿了下唇,随即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动不了。”

秦芳白他一眼:“我不知道你的聚息是什么,我只知道靠意志强行完成一个动作后,换来的就是全身肌肉的短暂瘫痪,所以至少十分钟内你就是个木头人。”

“十分钟?”男子不解的看着她,秦芳意识到自己说了不是这个时代的词,便干脆低头继续去尝试怎么取下那能量晶来。

“带着玉佩一起拿走吧,这玉佩就算我的谢礼了。”白衣幽幽而言:“你解不开那绳扣的。”

秦芳闻言眉微微一蹙,伸手拿起那玉佩看了一眼。

白璧之上,血色的点如散落的花瓣,而正中则刻这一个“苍”字。

她不是珠宝鉴定商,看不出这东西的贵重程度,但是看到这个“苍”字,她就不想拿,毕竟这是别人的东西,而她的身份,越少瓜葛越好。

“玉佩这东西还是留给你吧!”秦芳说着转身走向外,一把捡起了地上的剑,而后回到白衣身边,剑锋一挑,割下了绑着能量晶的那一股,便把剑塞回了白衣的手里:“后会无期。”说着她转身便走,而白衣则一言未发。

秦芳抓着能量晶走了几步又顿住,转身去了刚才蹲地的地方摘了几片薄荷叶回来,直接把叶子揉了揉,而后一把塞进了白衣的嘴里:“吃吧,你很快就没事了。”说完她转身就走:“记住,我们没见过。”

清凉的气息在味蕾上迅速的扩散,这浓郁的清凉甚至有些呛人,而白衣依然不动的瞧望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着着华贵却又破烂的衣衫拿着一把绸伞渐渐消失于视野。

“咳!”终当他能动弹时,他吐出了那些薄荷叶,却把手中的剑捏得紧紧地。

“你不该动我的剑……”他轻声说着:“如此,我们便不能,后会无期了。”

……

“小姐?您,您怎么弄成这样?”当秦芳终于走出林地,来到一辆马车前时,粉裳的丫头一脸惊色的急忙冲了上来。

“没什么,雨太大,不小心滑了一跤,树枝什么的扯破了我的衣裳。”秦芳淡定的言语着。

“天哪,那您有没摔伤?”

“没有。”秦芳冲她淡淡一笑:“柳儿,回府吧,我们离开了这么久,要是被母亲发现,就麻烦了。”说罢,她上了车,很快马车就在道上飞奔了起来,而车厢内,秦芳隔着衣料摸了摸胸口那块能量晶,轻吐了一口气。

秦芳,现在起,你就是卿欢,那个明日便要出嫁做太子妃的卿欢。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