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章 衣衫不整

第五章 衣衫不整

这一句话出来卿岳的身子当即一震,而葛氏同卿清则迅速的对视了一眼。

“真的吗?”卿岳的脸色有些尴尬,怒气却已下去了几分。

“自然是真的。”秦芳看着卿岳那张古铜色但见苍暮的脸,轻叹了一口气:“爹爹放心,以前是女儿糊涂,总不明白爹爹的难处,如今我已明白,我是卿家的嫡女,唯一的真正嫡女,所以不管什么原因,我都得为那一纸婚约而踏入宫门,既如此,便该相忘,便该……与之诀别。”

复制的记忆清楚的告诉她,在真正的卿欢心里,有一个身影是她的挚爱,有一段感情即便被处处掣肘,却也坚韧的存在着,因为他是她唯一的欢笑。

她是忠义王府的嫡女,是异姓王家的郡主。她从出生就背负了一纸婚约,在世人面前那是无上的荣耀,是家族的荣光,可偏偏却是她的桎梏。

谨小慎微,是她要奉行的四个字。

举止有度,让她失去了欢笑童年。

琴棋书画,是她的课,女红针织,是她的业。

她得是人中龙凤,她得是最完美的一个,所有的赞颂把她步步向那高台推进,让她如众星捧月一般声名如画,可是,她却越发的内心孤寒,因为这不是真实的她,她永远要带着微笑的面具,永远不能随心所欲,只因为她是未来的太子妃,是未来的一国之母。

可是,她害怕,害怕未知的倾轧,害怕所有的尔虞我诈,她是胆小的,是怯懦的,她只想找个人庇护着自己,能让她不去那未知的深渊。

而他,这个父亲亲随遗留下的孩子,在以义子之名入府后,就得了她的心。

论样貌,不过清秀,可是只有他会默默的站在她的身边,对她说着“哭吧。”更会在她无助与不安时,牵着她的手,告诉她:“不怕。”

而现在,这个人已经深埋于泥土,记忆里他死于一场风寒,但秦芳分享这段记忆时,却明白,他死于的根本不是什么风寒,是毒,他死于的根本是她和他之间不该有的亲密。

“好女儿!”卿岳的声音有了一丝颤抖:“你终于想明白了就好,于明日的大婚之前,爹听到这话,真是,欣慰啊!”

秦芳淡淡地笑了一下:“爹,女儿淋了一场雨,想赶紧热水沐浴驱寒,以免明日抱恙大婚不美,还望爹容后教导女儿,让女儿先……”

“对对,快进去,烧水沐浴别着了凉,来人!给小姐去端碗姜枣茶来!”当下卿岳已经不见怒色,只有喜滋滋的关切,而秦芳自是欠身之后就想赶紧入院了事。

“诶,姐,别动,你头上可有个脏东西……”忽而卿清一边开口一边快步的跑到秦芳身边伸手来摘。

秦芳还未及反应,这卿清却在她的身边脚下一滑,人便摔了下去,而她的手也扯上了秦芳身上的披风,但听见“哧啦”一声,秦芳身上的披风就被撕扯了一半下去,堪堪露出她内里破烂的裙裳,实打实的衣衫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