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章 单纯与无知

第六章 单纯与无知

“哎呦,疼死我……啊?天哪,姐,你,你怎么衣服破成了这样?”卿清的脸上立时全是惊色,而卿岳和葛氏则是死死的盯着秦芳身上破损见泥的衣裳,不明白她怎么会这样。

“没什么。”秦芳淡定的拍了下身上的泥,也不理会衣裳破损的地方,反而伸手给了卿清:“不过是在林地了滑了一跤,滚下坡地的时候被树枝刮破了衣裳而已。来,妹妹快起来吧,倒是你,可别摔坏了。”

看着平时那个遇到点事就紧张的想缩脖子的大姐如此淡定,卿清倒有些懵了。

“你可有摔伤哪里?”卿岳赶紧上前询问:“有没擦破皮什么的?”

“没事,只是刮破了外袍而已……”

“王爷,不如请严嬷嬷给瞧瞧吧,明个可是欢儿大婚,这万一身上有什么伤到了,不吉利,何况若是擦皮伤肉的还是早些上药的好。”葛氏此时又来卖好关心,秦芳看了她一眼,也没出声拒绝。

“你说的对,严嬷嬷,你跟着进去细细瞧瞧,看看可有什么地方伤到。”卿岳当即吩咐,葛氏身边立着的老妪立刻应声凑了过来,她往秦芳身边来时,快速的和葛氏对了一眼。

这一眼,很快,甚至是不经意般的一个对视,但秦芳眼神不差,她瞧的清清楚楚却刻意低下了脑袋装作不查。

入了屋,她叫着柳儿给自己取更换的衣裳,便不在意似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

严嬷嬷见她也不扭捏的脱光,愣了一下,随即凑上前捉了秦芳的手就要细看,而秦芳手一扭,就抽出了自己的手,向后推了两步:“嬷嬷,你眼睛不好使吗?站的这么近还看不清的话,想必是老眼昏花了,不如我告知我爹放你回去养老,免得累着你如何?”

严嬷嬷闻言脸色一变,随即低头言语:“小姐息怒,老奴并非冒犯小姐,只是关切小姐身体,怕有伤痕,这才凑近了细瞧,毕竟王爷吩咐要老奴要细细瞧瞧的。”

“那你就站那里瞧!”秦芳冷冷的扫她一眼,随即在她面前转了个身,此时柳儿也取了换的衣裳来,当下秦芳开了口:“看完了吧?看完了就出去回复吧,哦,对了,替我多谢母亲大人的关心。”

严嬷嬷闻言试图说什么,而还未张口就看到了秦芳盯着自己的那双眼。

那双眼明明是熟悉的,却看不到一贯的懦弱与无奈,有的是冰冷中夹着不可逆的冷冽,竟生生让她打了个寒颤,而后下意识的应声退了出去。

“柳儿,我衣衫不整就不出去同我爹言语了,你出去替我告罪一下,顺便叫人送水进来吧!”秦芳发了话,柳儿自然答应着放下了衣服出去。

秦芳随手抓起一件袍子披在了身上,便立在窗前戳破了窗户纸小心的向外张望。

严嬷嬷不敢直视王爷的回话,葛氏看向嬷嬷那探究的眼神,以及卿清使劲扯着手中丝帕的举动都尽数落在了她的眼里。

卿欢啊卿欢,你是有多单纯多无知啊,她们一个二个的都在算计你,你却傻傻的把她们当家人,你呀你,要不是我今天穿来的巧,你这会儿只怕只有上吊抹脖的份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