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章 流言四起

替嫁之神医弃妃

在舱体落地的那一刻,光脑系统因为设定的关系,自动利用最后的能量将就近的唯一女**换体锁定了卿欢。

于是,她秦芳不但样貌变成了卿欢,就连衣服发型以及大脑记忆等统统全盘复制于接收,而真正的卿欢则被系统作为交换体直接用牵引舱发送进时空隧道。

她来的那一刻,卿欢正在与人抗争以免被侵犯,她最后的恨意与绝望之心使得交换顺利完成,却也被光脑接收这恨意,于是光脑的主体护卫系统直接用高伏电流劈焦了那个意欲QIANGJIAN卿欢的男人。

真正的卿欢已经去往她所在的2080年,而她带着卿欢的记忆站在了这片土地上。

一个本该趾高气昂的王府郡主,偏偏在外表的光鲜下活的窝窝囊囊。

生母姜氏在她出生后的第二日便撒手而去,记忆里,奶母说她是大出血,两年后,王府的侧妃葛氏便被扶正,成为了忠义王府的新主母,也成了她的母亲大人。

再半年后,王府男丁降生,成为了府中的世子,也顺利的稳固了葛氏的地位,而她,虽然依然是府中的大小姐,是郡主,接受着礼仪教导,用度着锦衣华食,可是她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几乎永远是在苛责里,畏畏缩缩,小心翼翼。

记忆里,葛氏是亲切的爱护着她,关照着她的,而卿清这个小她十个月的妹妹,更是同她一起读书吃饭接受教导,更和她好的常常睡在一起。

可是,那不过是表象罢了,蒙蔽了单纯无知又渴望依靠的卿欢的眼。

而秦芳她是什么人?论身份她是战场上的军医,对于所有的细节都会本能的留意;论实力,她可是战斗在一线的人,不仅仅是救人,也会因为任务需要而潜伏,所以,那点眼神把戏她能看不透?那点以善藏恶的行径,她略一回味记忆片段就全然明白。

不说过去的种种,只今早,死了一年的人竟然会留有手书出现在她的床头,引得胆小有激动的卿欢傻乎乎的溜去林地扫墓,结果却撞上恶徒出来意欲行奸。

当她回到府中,王爷和王妃集体坐镇逮她也就罢了,卿清怎么就那么巧的凑过来摔上一跤扯烂她的披风?

而入屋扫了眼镜子,她头上何来什么脏东西?还有为什么要严嬷嬷来查探?说什么关切伤口,还不如说是来寻找伤口,以及制造伤口来的准确,要不然哪个嬷嬷会近身?而更重要的是,这屋内被激动的卿欢遗留下的那封手书,此刻却消失不见!

事件的起因消失了,她若是真出了事儿,这会儿岂不是任人泼污,百口莫辩?

葛氏,卿清,嬷嬷,只怕还有柳儿都没一个是干净的!

秦芳皱了皱眉头:不过……我若被人玷污伤了名节,于卿家有什么好处,于她们有什么好处呢?我可是要做太子妃的人啊,我若名声受损,卿家岂不是一起丢脸?难道说,那林地里冒出来的男人是个意外?可是,那卿清为何又……

“小姐,不好了小姐!”此时柳儿忽而叫着冲进了房间,泡在浴桶内的秦芳回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好了?”

“外面,外面有传言,说,说……”柳儿一脸难堪。

“说什么?”秦芳蹙眉

“说看见您在林地里与人私会!”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