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1章 以死为注

第十一章 以死为注

卿岳一愣诧异的看着蒙着盖头的女儿:“要求?”

“是,女儿有要求。”秦芳说着朝着前方皇帝老儿所在的位置当即一跪:“皇上,臣女自知事起,便知婚约,礼仪教导乃至琴棋书画从不敢慢怠半分,生怕受人非议而为家族蒙羞。今日乃臣女出嫁与殿下结缘之日,不想吉时却遇此污蔑叫人恼恨,更不想有人不顾臣女声名于这百官前逼臣女于此验身。臣女为证清白,不得不验,然,受此大辱却也要讨个说法,故而有所求!”

“惠郡主的意思是?”皇上轻咳了一下才言。

秦芳直了直身子,顶着盖头大声言语:“以性命为赌,若臣女非完璧清白,于这大殿上便自刎谢罪,可若臣女完璧,那位李大人,还请你留下你的性命,为今日辱我之事,做个了断。”

秦芳的话一出来,立时有一些吸气与咂舌声响起,而卿岳可是惊骇的看着蒙着盖头的女儿。

自小到大,女儿都是应声答应的人,那弱懦的性子几时强硬过?虽昨日一时激动的刺了他斥了他,但将心比心他也知道那是女儿伤心之极,才会那般厉声以对。

可谁成想,此时他那弱性子的女儿竟然要以性命来赌,只这份气势就把卿岳给震了个心鼓咚咚。

虽然觉得女儿此举未免冒失,可是,不知怎的,却是心里畅快无比,好似养了十几年的丫头,只有今日才像是自己生下的种一般。

“虽然验身之行,是有些辱了你,不过也是无奈之举,惠郡主你以死相逼,这未免恶了些……”

皇上的话音充满了想说合的意思,然秦芳才不会给他机会含糊过去,她立时言语:“皇上,人有口舌,兽亦有口舌,而为何兽为劣,人为尚?乃人,语出从心,言之必行。堂堂御史大夫既然要护卫皇室尊贵做这一等一的谏言之事,想必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否则他也不会选在此时叫臣女难堪。李大人,你既然想维护皇室尊严,对得起身上的职责,那想必是有这谏官的血气吧!你,敢不敢应?”

秦芳这般言语,又是在百官之前拿谏官两字来说,李贺就是想往缓和了去,都没机会。

何为捧杀?何为架在高台抽梯子?此时不就是嘛!

别说忠义王没想到,他也没料到卿欢会此时陡然这么刚烈,然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往那个人那里看了一眼。

在看到对方轻轻的点头之后,他捏了一把拳头,大声言语:“应,我有什么不敢应?只要能让皇室尊严不沾污秽,我李贺死谏都可!”

这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而他心中真正的依仗则是对那人的信任,他相信此刻不过是卿欢害怕验身而想出来的应对之策。

“好,李大人,那咱们就一言为定!”秦芳说着刻意朝着皇上低了头:“皇上,您可要做这个见证!现在臣女可以接受验身了,不过臣女希望皇上召来宫中所有嫔妃以及臣女府中母亲大人和两位侧妃一起给臣女验身,臣女可不想,倒时验身过后,对哪个人有所质疑再来验第二次,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