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2章 和稀泥?没门!

第十二章 和稀泥?没门!

秦芳说出这样的话来,众位大臣虽面有尴尬,却也觉得无可厚非。

眼看已经如此,皇上摆摆手说了声准了,立时太监就传话,请着后妃往殿后的内阁去。

葛氏乃命妇,正带着女儿和两个王府侧妃立在殿外侧间的命妇片区里,听了召唤自然领命前去。

路上,卿清趁人不注意扯了一把母亲的衣袖,投以询问的眼神,葛氏之后步子慢了一些,小声的同女儿言语:“等下你可和我盯死了,千万别让人毁了你姐的清白,若有人乱来,只管扯着嗓子大喊,千万别犹豫。”

卿清不解的看着母亲,不死心的她总觉得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眼瞅女儿那眼神,葛氏急忙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胳膊:“你可别糊涂,你还没看出来嘛,这是有人要咱们王府出事啊,听着,你姐要是贞洁不保,可不是她死就完了的事,咱们整个王府就等着被抄家吧,你要不想死,不想被充去做官妓,就给我盯死了!”

卿清点点头,虽然她一心期盼着自己能替了卿欢去做太子妃,可是面临抄家灭门,她倒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再报以幻想,当下倒也跟着母亲入了殿。

人齐了,顶着盖头的秦芳在太监的牵引下入了内殿。

取下了盖头,凤冠霞帔的她,唇红齿白,貌美如花,只不过那一双眼充满着冷色,看起来如同被欺辱后怒到了极点。

褪去裙罗,她躺在了罗汉塌上,在一帮命妇的注视下看着一位老嬷嬷来到身边准备给她验身。

“嬷嬷,你不必上手,我自行为你分张,你且瞧看着就是了,免得你一个不小心失手,我便成了不洁之人,而你,还得配上性命。”秦芳说完躺了下去,根本不管众人的惊愕,自己小心的张腿动手分拉。

她知道验身有危险,但她能做的除了叫所有人为她做验证外,就是杜绝别人的碰触。

至于葛氏,她知其有心算计,但大家此刻可拴在一条绳索上,她确信这个以善藏恶的女人总会同她一样明白此刻的凶险。

那嬷嬷闻言白了脸,下意识的看向皇后,皇后眨眨眼,看了一眼葛氏后,点了头:“你就那么看吧。”

老嬷嬷听话的凑到近前看了一眼,随即言语:“郡主完璧,乃处子之身。”

当下皇后也红着脸上前瞧看了一眼,而后叫着她赶紧穿衣了。

验身结束,众人都出了内阁,穿戴好的秦芳再次顶上了盖头,回到了大殿当中,那个红衣黑靴的太子身边。

嬷嬷说了结果,当下一片肃静,随即便有人出言说着什么虚惊一场,霎那间言语纷纷中,便是一片平和,十足的要把这事给淡漠而去的意思。

“皇上,臣女即是清白的,那李大人便该言而有信吧?”秦芳可不会好心的让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她是军医可不是圣母,敢算计她,祸害她,那就得有拿命来赔的觉悟!这会儿了想和稀泥?没门!

“这……惠郡主你乃完璧之身,这流言也就不攻自破,李大人到底也是为皇室着想,还是算了吧……”此时不知是谁在旁言语,声音虽苍老些,却听口气,官职不小。

秦芳想着声音转了头,虽然看不见对方,却一点也没客气:“自古,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与李大人以性命为注,他自己应了的,皇上可是见证人,有道是君无戏言,难不成,这位大人是想让皇上言而无信,让群臣嘲笑陛下无一言九鼎之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