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5章 婚书

第十五章 婚书

鸦雀无声。

此时此刻,威严而华美的承乾殿前,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卿欢,更包括离她最近的太子南宫瑞。

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跪地的卿欢,华美的大红嫁衣让她的眉眼第一次在他的视线里,看起来夺目,然而,依然是他所知的熟悉,却偏偏让他震惊。

她还是她,可是,他就是觉得不对,觉得她变了一个人一般。

那个逢年过节入宫时胆怯与不安的小丫头,每每母后问话,不是声如蚊蚋,便是低头不语。

那个不得不和自己相处而一同游园的她,一路上捏着绢帕的手从未放松,更别说那蜷缩的背脊。

然而此刻,她笔直的跪在这里,双眼虽未直视君王,却也看着她面前三尺之处,不卑不亢。

他找不到熟悉的胆怯,嫌恶的懦弱,全然感受到的是她从未表现出过一分一毫的傲气。

先前,盖头蒙着她的脸,她以死为注,他虽惊讶于她能这般言语,却认为只是那侮辱她清白的话语逼急了她。

兔子急了也咬人,他如此猜想,不过也因此,他决定让她为侧妃留在自己身边,至少他觉得就那一刻而言,她还不是太令自己毫无兴趣,他也乐意给父皇一个台阶,给忠义王一个安抚。

可没想到的是,他没退婚,她反倒请旨退婚,这霎那间,到底是谁抽了谁的一巴掌?是谁受了辱?

“大胆!”宰辅率先反应过来,他狠狠地瞪着秦芳,手指指着她斥责:“你不过一个郡主而已,竟敢请旨退婚?你这是侮辱太子殿下!”

“侮辱吗?”秦芳抬头看向了他:“宰辅大人先前不是还认为臣女名声受损不配为太子妃,请皇上解除婚约的吗?如今臣女不过顺了宰辅大人您的意思,请旨退婚罢了,若我有侮辱殿下之处,那便是你指引的侮辱!”

“你!”

“宰辅大人,我卿欢,虽出生背负婚约从不敢有悖,然今日之事却让卿欢明白,我与殿下无缘,既然我身沾污泥不能玷污了皇家尊严,那请旨退婚又何错之有?若宰辅大人觉得我此举逆了皇家的脸面,那卿欢便在此,请太子殿下写一封退婚书给我,我将所有的错都揽在自身,这总可以了吧?宰辅大人?”

“这这,郡主此话好没道理,皇上在此,你处处以我为标,是何居心?”

“居心?小女子年方不过十六,能有什么居心?若有失礼之处,那也是宰辅大人您太过凶悍,吓得小女子失了方向!宰辅大人,既然您也知皇上在此,那就请您沉默是金,让这事儿交给皇上定夺,再别抢了皇上的言语。”

宰辅闻言脸色难看却也无法再多口舌,只能同秦芳一样跪在地上,磕头陈词向皇上表示自己无心僭越。

脸色浮白的皇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秦芳,完全没有理会宰相的言辞,他沉默的看了秦芳大约一分钟,才看了身边的太监一眼:“拿婚书给她。”

太监顿了一下,立刻应声照做,当婚书被塞到秦芳手里时,她听到了皇上的声音:“你看看吧。”

秦芳当即将婚书打开,立时她挑了眉。

我靠!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