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1章 我让你死个明白!

第二十一章 我让你死个明白!

自扫门前雪,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当大殿上金凤玉钗环被拿出来的时候,秦芳就明白,这一场不管是谁发力的陷害,府中必有内应,否则,那被珍藏在枕箱仅此一支的钗环,怎么会变成他人手中捡拾而来欲将她逼进死胡同的物证!

穿越而来,恰逢正主遭难,她以为只是家宅内斗的不择手段,却不想流言暗涌,更在大婚之时发作。

一个御史大夫打着忠臣谏言的旗号,就把她变成了不知检点已失贞操的女子,她另辟蹊径,以血退婚,想保全自己,结果还有一支钗在等着她。

如果她不是秦芳,不是本体穿越而来复制成为的卿欢,那一支钗环便会让她所有的努力变为泡影,更会让她万劫不复。

但,她是秦芳,是来自未来世界的秦芳,她依靠在未来世界不起眼的一个小手段就改写了今日的局面。

走向院落的秦芳捏了捏自己的右臂,眼眸里闪过一抹厉色。

“柳儿,把我院落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集中到院落里来!”秦芳一进院门就毫不客气的亮了嗓子,此刻她没有那种温声细语,不是她不屑于装下去,而是她料想,在大殿上发生的一切,内应已知,若自己再伪装着懦弱,倒无疑让对方更加警惕!

“小姐!”柳儿闻声从陪房里跑了出来,惊诧的看了一眼白袍绾发的秦芳,刚要问话,就被催促:“愣什么,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

柳儿一脸惊色的应声而去,不多时,院落里一片叽喳,很快丫鬟婆子的都集中到了院落来,却是一个个都惊诧不解的看着秦芳,不明白怎么嫁去宫中的小姐又出现在府中了。

虽然卿欢生母死的早,但一来她是王府嫡女,二来又是有着婚约的,为了礼仪教导上无有差错,她的丫鬟有八个,婆子仆妇的有六个,再加上一个自小跟着她的柳儿和奶母,便是十六个人,倒也没短了她的。

“你们一个个的到我房间来,彼此之间不许说话,更不许动!”秦芳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她和卿岳要的随身侍卫:“瑜叔,你帮我盯着,若有人违我之意,立刻拿下!”说完她大步的走向了自己的卧房:“奶母,你先进来!”

小姐忽然发威,大家可都有些不大适应甚至很是惊讶,但王爷侍卫长立在此处,小姐又下了命令,倒也只有遵循的份,因而一个个的站在那里乖乖不动,不言。

奶母第一个进了屋,也就半盏茶的功夫便出来了,随即就听见小姐又喊着春娟,另一个丫头便进去了。

就这样,每半盏茶的功夫,便换一个人进去,而每个出来的人,也都一脸雾水的表情。

“柳儿!你进来吧!”终于喊了个遍后,柳儿最后一个被喊了进去。

她掀开帘子入了屋,就看到自家小姐已经散了发,换了一身紫色的裙袍套在身上,目有不安之色的立在屋中。

“小姐……”她上前行礼。

“你过来。”

柳儿眨眨眼,乖巧的走到她跟前,结果刚一站定,秦芳的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眼里扑腾腾的就掉了下泪来。

“小姐,您这是……”

“柳儿,你小姐我今天差点就死了!”秦芳轻声而又焦躁与无助似的开了口:“大殿前,有御史大夫弹劾我行为不检,指我与人私会,如今我已和太子取消了婚约,只怕这京城,我也待不下去了!”

“什么?”柳儿一脸惊色:“怎么会这样?”

“有人要害我,有人要阻挠我和太子的婚事……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柳儿一脸茫然:“这,这,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

秦芳目露失望之色,随即又似做了决定一般:“我不能待在这里,皇家丢了脸面,我只怕……柳儿,你一直是我的贴身丫头,你可否帮我,帮我做一件事?”

“小姐您只管吩咐。”柳儿立时一脸正色。

“我要你帮我把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藏起来,别让人发现,你会帮我吗?”秦芳说着向外面看了看,十分的小心。

“小姐放心,奴婢会藏好的。”柳儿肯定的点头,秦芳见状立刻松了她一只手从衣袖摸出了一支钗环放进了她的手里。

霎那间,柳儿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她几乎是快速的用手抹了一下那钗,而后她眼里的惊讶与不解齐齐上冒,但随即她还是快速的把钗环塞进了她的衣襟里:“小姐放心,奴婢一定给您藏好它!”

“藏好?”秦芳却忽而没有了紧张与不安的神色,她看着柳儿,目中只有嘲色:“你是打算往哪里藏?藏到宰辅大人的手中去吗?”

柳儿一愣,立时看着秦芳:“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秦芳轻笑了一下,伸手从柳儿的怀里把那支钗环拿了出来:“你是不是特惊讶,怎么这钗环还有一支?”

“小姐的话,奴婢听不懂。”

“得了吧!”秦芳攥着柳儿的另一只手猛然抬起:“这府中人皆不知发生了什么,我因何在府,当我告诉她们,大殿上我被人陷害不得不与太子退婚时,每一个人,不管老的小的,都是脉搏跳动飞快,而当我把钗环交给她们时,她们却无有太大的波动,一个个毫不犹豫的就把钗环收了起来。而你呢?我告诉你大殿的一切,你表明惊慌,却脉搏稳的不得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已经知道大殿上发生的事,而当我把钗环放入你手,你那脉搏骤然加快,你在震惊什么?震惊这已经还给皇上的钗环怎么会在此?还是震惊,怎么冒出了第三支?”

柳儿的眼里闪过惊色,随即她猛然一甩手就想挣脱,可没想到的是,平常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郡主,今日却一只手犹如虎钳将她死死抓着挣脱不得。

当下,她另一只手冲着秦芳面门刺来,秦芳身子一侧闪避,同时抓着她的手向着柳儿的后背下压,关节的限制立时让柳儿立刻不能袭击不说,更蜷缩了身子,而秦芳则是一个膝击顶上她的胃,在她吃痛的刹那,秦芳不但反手抓上了她的脖颈,以双腿为锁的捆住了她的腰身,更同时把手里的钗环之尖也对上了她的眼眸。

“你以为你跑的掉吗?”秦芳一脸嘲色而言。

“放了我,我可以告诉你,是谁要害你。”柳儿艰难的言语着。

“你能告诉我什么?不就是宰辅大人叶正乐吗?”秦芳一脸鄙夷之色:“我不需要你的答案。”她说着将捏着她脖颈的手加了力气。

“为什么,还有,第,第三支……”柳儿的脸色涨红,她想要挣扎,可秦芳的腿锁的她根本动弹不得。

秦芳眨眨眼,将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言:“让你死的明白好了,因为我可以造出更多以假乱真的钗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