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章 义肢

第二十二章 义肢

秦芳的话让柳儿的眼瞪的圆如铜铃,可是她一个字也说不来,因为此刻的她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感觉到锁住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力气,秦芳没有着急着放开,而是把捏着她咽喉的手移去了柳儿脖颈的血管处。

她必须要小心,在这方面吃过大亏的她,绝不容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

脉搏已失,柳儿已死,秦芳长舒了一口气,松开了手。

收起了那把凤钗,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裳,转身走了出去:“没你们的事了,都散了吧,今晚,我不用你们伺候!”

众人闻言一个二个的对视一眼,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那胆子多问,随即全都乖乖地退了下去。

众人下去后,秦芳走到了侍卫长跟前轻声言语:“瑜叔,我屋里的麻烦,就劳您收拾一下了。”

郑瑜闻言愣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应声后迈步进了小姐的屋--他来时,王爷就交代的很清楚,只管听小姐的吩咐,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多问,故而他觉得奇怪,却也只能照做。

秦芳站在院口,抬头看了眼正午的烈阳,随即淡然的立在那里。

很快,郑瑜抗着一个用床单扎成的大包袱走了出来,他经过秦芳身边时,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可看到的是自家小姐从没有过的淡然神情,那份平静足令他怀疑自己眼花。

“谢你了瑜叔。”秦芳感觉到侍卫长的眼神,当下轻吐一言,便是迈步回屋,完全不理会他的惊讶,而郑瑜愣了一下后,嘴角翻到扬起一抹兴奋来,当下倒也扛着大包,快速的离开了。

回了屋,关上了房门,秦芳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把撩起了袖子。

冰肌玉骨的女子臂膀,毫无瑕疵的完美着,可是她却看着那手臂抿了抿唇,随即从怀里把钗环拿了出来,只是往胳膊上一放,那只钗环便被一道微弱的蓝光吞没,随即无影无踪。

“祸福相依,果然真理。”她轻声说着放下了袖子,随即淡然一笑。

在2050年,人权的呼声达到空前高度时,全世界的重犯们都没有极刑,就只能在监狱里度过漫长的无期岁月。

可是资源的极度不平衡外加环境的逐渐恶劣,使得犯罪成本降低后,犯人却越来越多,而各种的监狱也都成了最大的开支,于是联合国只好把战乱后留下的某国废墟列为A禁区,在其上修建了多达133座的世界监狱,用以关押各种重犯。

那之后的二十多年,可以说,A禁区就是一个重犯监狱区。

2076年,秦芳作为随队的军医大校和同期维和的队员们一起前往C禁区完成任期巡防任务,却运气极为不好--她们路过A禁区时,那里竟发生了可怕的越狱事件,而她们这支过境队伍完全是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直接撞上了已经武装了预警装备的重犯越狱大军。

交火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但科技时代,武器的提升使得杀伤力也颇为惊人,双方的人员都在急速的减少,终当战斗机呼啸而至从空中辅助镇压后,整个交火过程,也不过三个小时而已。

但,大量的伤亡,让秦芳为了和死神抢时间,不得不连轴转的足足忙了一夜。

第二天的破晓时分,最后一场手术结束,她疲惫不堪的回到驻扎的帐篷里休息,刚刚躺下却被人用刀逼上了脖子--原来有一位极犯趁乱换上了维和队员的军服混迹在内,他选了她的帐篷用来休息,而在她靠近时,他藏匿起来准备把她当成人质。

她示弱于对方,一脸惊慌的陪着他移动让他对自己放松警惕,终在对方准备出帐的瞬间逮住了机会,她一把错开了他的手中的刀,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她的呼声引来了一旁队友的注意,可是两人扭打在一起,队友也不好射击。

她不得不和极犯开了角力,并最终她用那把刀的刀柄抵碎了他的喉咙。

感觉到和自己缠斗的人没了力气,她以为他死了,送开了彼此的同事,队员们也都放下了枪支。

但就在那个时候,他却动了,整个人动作极快的一把逮上了她的胳膊在她的臂膀上插进了一支针管,而当队员动枪将他击毙时,针管里的药剂却已经注射进了肌肉里,她立刻痛的撕心裂肺,而整个臂膀也立刻腐蚀起来。

火夷剂,这可是战场上为了处理战后尸体以免其变质腐烂成为瘟疫病原的药剂--它最主要的成分是硫酸。

在她的惨叫里,一个人抡起了枪托砸晕了她,等她再醒来时,人已经躺在简易的手术台上,而她的右臂已经彻底的失去。

她被送回了大本营,在那里,她见到了她的父亲,那个人称铁汉,极少会回家的E战区司令,而之后,她这个司令的女儿算是得到了照顾,也或者,那是父亲给她的一个安慰,总之她得到了当时的科研成果--一个装载了芯片和尖端科技的右臂。

虽然它是义肢,但高仿技术的模拟皮层和神经接驳系统让它真假难辨,而除了本身的精钢打造让她有了一支不怕火还能当盾使用的手臂外,它为军医而搭载的医疗系统,更是装配了一系列的医疗模式和基础辅件,这使得她反而在救援的时候能发挥出更大的优势。

而今天她接二连三的拿出了一模一样的钗环来,只不过是她启用了这手臂最不起眼的一个基本能力--3D打印技术。

而这个技术配备的本身,不过是为了在手术中,按照她的需求,短时间靠打印复制出可以被她一次性使用的手术器械而已。

“欢儿!”忽而,外面传来了卿岳的声音,秦芳收起了记忆,应声前去相迎,此时卿岳也挑了帘子走了进来。

“你恐怕不能等到明日了。”他说着从怀里抓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钱袋,一脸沉色的将其塞进了卿欢的手里:“收好这些银两,你得马上离开。”

“出了什么事?”秦芳蹙了眉,她能感觉到卿岳背负的重压。

“皇城里的禁卫军,一刻钟前向宫门集结,而九门处的兵勇都已加了更多人手,我觉着不对,只怕风雨欲来,所以不能等明天了,你马上去祠堂前,我已经叫人召集府中人过去了,让他们做个见证后,你立刻出府,你瑜叔的儿子明仔会陪你从东华门出去,那里我已经打好了招呼。哎,希望是我太敏感,也希望这大厦晚一点倾塌!”

卿岳急急说完一把将秦芳往怀里一搂:“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是自己的安危最重要,你要回到咱们的族地去,轻易不要离开,有他们护着你,总能保你周全与衣食无忧。”说完他不等女儿回答,便松开她转身就走。

“爹!”秦芳下意识的喊了他一嗓子,而卿岳却是大步出屋,宛若没听见一般。

秦芳捏了捏手里的钱袋,心里交加着温暖与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