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章 离府

第二十三章 离府

“欢儿,跪下!”秦芳刚一到祠堂门口,卿岳的声音就已带着怒音入耳。

她抿了下唇,没有跪,反而是眼扫祠堂前乌压压的一众仆从后,抬头看向立在祠堂门前的卿岳不卑不亢的言语:“爹,我没有错。”

卿岳瞪着她一言不发,身旁的葛王妃则立刻来了精神:“欢儿,你怎么能顶撞你爹呢?你可知道,今天在大殿之前,我和你妹妹可吓坏了啊……”

“还有我!”此时一个少年快步的走了过来,葛氏立刻精神抖擞的迎了过去:“我的儿,你怎么回来了?”

卿轩当即不满的瞪了一眼秦芳:“我能不回来吗?大姐今日在大殿之上把太子殿下逼到那般难堪,不但吓坏了我,也吓坏了我的老师,这不?我被撵了回来,老师还说了,我有如此狂悖之家姐,他教不得,也不敢教!叫我以后都对人勿言我是他的学生!”

“什么?”葛王妃立时脸色难看的看向卿岳,一旁的卿清则不满言语:“这才惨了,大姐,你这一闹,固然是痛快了,可轩弟日后的仕途可就……”

“怕什么?他是世子,横竖可以接了父亲的爵。”秦芳立时打断了卿清的言语,随即转头看着卿轩:“你今日就当上了一课吧,至少现在的你应该懂得什么叫趋利避害。”

“大姐你是疯了吗?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来嘲笑我,被你退婚的人可是太子殿下啊!纵然流言让你身背污名,但你可以想办法证实自己是被诬陷的啊,干嘛非要退婚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书院里的人现在都对我指指点点。”

秦芳看着卿轩脸上满是负气之色,与复制记忆里那趾高气昂那大不相同,便知今日的事,让他也算好好遭遇了一次逆境教育,不过,做老师的如此见风使舵,甚至畏惧到连师徒关系都不认了,只怕外面着起风之态,已让众人是人人自危了。

“你因为不想被人指指点点,就想让我被人指指点点吗?亏你还叫我一声大姐,太子将我由正变侧,这是多大的侮辱?你不说为我叫好,还来责怪我,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也真是卿家的好世子啊!”

“你!”少年一时语塞,盯了秦芳一眼,便迅速的看向身旁的母亲,显然觉得自己这个平时嘴都不会回一句的大姐今天格外的言语噎人。

葛氏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一脸不悦的看向秦芳:“欢儿,你不必语带讽刺,我知道你对这个弟弟心有不满,可到底他也是卿家的世子爷,再说了,你自诩殿下立你侧妃是羞辱了你,可你知道你闹着退婚,掀起了多大的风浪?现在外面的流言可不是说你风光的如何和太子解除了婚约,而是太子爷因为你的不知检点,你的名声败坏,而在大婚之日弃了你!”

秦芳闻言微微挑了下眉,随即看了一眼卿岳。

她不傻,政权下的真相,从来都是为着统治群体而服务,所以这样的颠倒黑白,可以说是完全在预料之内的。

她的惊讶是因为卿岳:他刚才前来相送,却没告诉她外面的流言已经颠倒,她料想,他一定是怕她拼的失血退婚与被逐而换来的自尊还是要背负如此恶名会令她气结,会令她伤心,所以才不肯告诉她。

父爱如山,便如山一般沉重的藏在身后,你看不见或许忽略,而它却总是深沉着。

“父亲叫我到祠堂来,不会是因为这流言,就要处置我吧?”懂了父亲的心疼,她自觉的送上台阶,语调虽充满忿忿,可眼眸里却是对父亲绝对的敬意。

“难道你以为我能不处置你吗?”卿岳开了口不说,更抬手指着她:“给我跪下!”

“我无错,我不跪!”秦芳昂着头看着卿岳,一脸不服之色。

“好,很好,既然你不跪,那以后都不用跪了!我卿岳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卿岳说着一拍手,郑瑜便出现在祠堂门边敬立。

“爹,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这样大逆不道的女儿,我卿岳可养不得!恶名缠身,还不知悔改,罢了,今日我就逐你出府,免得你延祸到府!郑瑜,你带她即可离府,送去乡下庄头教养,什么时候知道悔改了,再什么时候接回来!”

“是!”郑瑜立刻应声,随即看向秦芳。

秦芳咬了下唇,深深的看了一眼卿岳随即是转头迈步就走。

而祠堂前的葛王妃和卿清卿轩都傻了眼,显然王爷的决定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

“就只有这个小包袱吗?”看到秦芳拎在手里的小包,郑瑜很是意外,毕竟王爷早已叫其准备,他可料想着不是大包小包数个,那也得是一个包裹着金银细软的大包,可眼前她拎着的这个,看起来,也就能装下一身换洗的衣服而已。

“我是被逐,又不是出游,落魄才好。”秦芳说着看向郑瑜:“瑜叔,明仔呢?”

“你跟我来。”郑瑜说着引着秦芳往侧门而去。

“我们不走角门吗?”秦芳有些不解,父亲专门在祠堂前发怒将自己逐出,无非就是要众人做个见证,更要事情迅速的透露出去,以作对应,那她自然是该走角门,让大家都知晓的才对,而不是……

“王爷已在角门安排了一辆车,等下就会进发从宣武门往外。”郑瑜没有多言,但只轻轻一句却等于告诉她,王爷的顾虑与防备。

原来还有个替身来调虎离山吗?

秦芳抿着唇没再言语,她相信王爷老爹这么做,一定是认为风雨将至。

一出侧门,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就牵着两匹马到了跟前:“郑明见过小姐。”

秦芳冲他淡淡一笑,扫了眼这两匹马,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华服长裙随即一抓包袱:“你们等我一下。”说罢立刻返身入府,片刻后归来,已是一身男子打扮,外间更套着一件白色滚蓝边的男子衣袍。

“小姐,您这是……”郑明有些诧异,小姐穿男装,他还是第一次见。

“我现在可不是小姐,而是公子,秦公子。”秦芳说着自己抓过了缰绳,非常潇洒的一踩马镫,上了马:“走吧,明仔!”

郑明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自己的父亲,父亲只对他点点头,就转身入府了。

两骑从侧门小巷而出,快速的冲着东华门奔去。

奔了约有七八分钟,遥遥可见城门剪影入眼,秦芳刚想同一旁的明仔询问过关时可要注意什么,就听到身后一众吆喝声,随即奔马铁骑踏地之响入耳的同时,一个妇人的尖叫也在身后撕心裂肺:“我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