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章 掉链子的右臂

第二十五章 掉链子的右臂

门一合上,秦芳就立刻把门栓给上上了。

她迅速走到床边摸了摸这孩子的脖颈脉,又抓起了他的手感受了一下脉搏。

“不是太糟,有希望。”在感觉到孩子的脉搏不是太弱后,她略微收敛了一些担忧,随即便抹开了衣袖。

她看向自己的胳膊,摸了摸后,朝着地面一比。

投网!

她脑中下达着命令,亦如既往那般,而手臂却偏偏毫无反应,她愣了一下,试探着出了声:“投网。”

声音不大,可手臂还是毫无反应。

秦芳立刻紧张起来,她又试着喊了一个词:“小米。”

依然是毫无反应,这让秦芳几乎变了脸,不过她想起了先前自己还能拿出打印的钗环来,当即又轻唤了一个词:“手术刀。”

可是手臂的毫无反应让她的脸色更加难看。

“怎么会这样?”她轻声嘟囔着,口中唤了一声“钗环”,立时右臂正中的肌肤出现了一个狭长的口子,没有血,只有金属的光泽,而随即内里的光泽闪烁中,一把钗环出现在口子前,当秦芳将它拿起时,口子也消失不见,她依然手臂完好如初。

“遭了!”看到这样的结果,秦芳的脸彻底黑了。

她的这支义肢右臂可以说是她的医疗包,里面的3D打印技术可以根据资料库的里的数据图片及时为她打印出一次性使用的手术器具,用以在战地施行外科手术救人。

可现在,她的手臂出了故障,不知道什么原因连接不上光脑,启动不了辅助项也就算了,竟然连内里的数据都接驳不上,这就不能为她打印她所需要的手术器具,而先前的钗环她因为没有图样,便拿了实体扫描,倒还是顺利的使用了打印技术,复制出了钗环。

回头看看**躺着的孩童,秦芳咬了下唇,她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再次尝试启动右臂。

麻醉药。

她在脑海里尝试指令,手臂立刻有了回应,口子再次出现,而这一次,口子宽了一些,内里分别放着八只针管和以及两个小瓶。

“运气不错。”她轻喃着检查了一下她所拥有的麻醉药,这是她上次执行救援后回来补充的药物,如此这个孩子或许还能救。

抗生素。

她在闹钟又下达了新的指令。

匣子立时切换,露出了针剂与药片。

秦芳长出一口气:看来所有补充型的药物和材料倒是能取出来,要早知会有这样的故障,我就该留着一些手术刀……

秦芳的眉眼一挑。

出发前我给那个上士做了脑硬外膜取血术,彼时最后一样打印的东西是脉冲手术刀,或许还有存档?

她带着希望在闹钟下达命令,手臂上的口子立时变更成一个金属盒,其内则是一把脉冲手术刀。

“YES!”秦芳看到这手术刀,兴奋的眼里都几乎要闪出泪来,当下她挥动了左手,右臂上的口子就不见了,而她则迅速的打开了门,朝着楼口处的男人看去,那苍蕴闻声也转头过来:“好了?”

“哪有那么快,我还没开始呢!”秦芳说着迅速走到了苍蕴的身边:“我还需要一些东西,你得帮我。”

“只要我能弄到的,在所不辞。”

“你弄得到。我要一把小榔头,两只很细小的凿子,还有两把剪子,三只绣花针,一些黑色又结实的线,这些统统要拿水清洗干净后,丢到锅里用开水煮,然后煮出来的东西,不许拿手碰,得用那煮过的九尺白布包裹着送来,另外,再弄两坛子最烈的酒,给我抬进房里,记着,要高粱酒!”

苍蕴闻言惊讶的看着秦芳:“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救人!”秦芳说完看着他认真强调:“你记住我说的东西了吗?可千万不能拿手碰啊!”

苍蕴眨眨眼:“我亲自去弄吧!”说完他冲楼下呆滞的**说道:“听到要什么了吧,赶紧去准备!”他说着掏出一锭银子丢了出去:“都动作麻利点。”

**接住银子就赶紧应声的张罗起来,苍蕴又看了眼一脸期待跪在楼梯口祈求神佛的佝偻妇人:“看好楼口,这位公子要救你的孩子,强调了不许别人来打扰!”

“明白,明白!”妇人点头如捣蒜,随即冲着秦芳又磕。

秦芳见状凑过去蹲下,对她言语:“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铁蛋,沈铁蛋。”

“哦,那你怎么称呼?”

“奴家亡夫姓沈。”

“沈家娘子,我有话必须和你说在前面,你儿子我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把他救回来,我的把握是有三成,到底能不能救活还有救活之后有没有后遗症这得要看那支签它扎的有多深,有没有伤了他的脑子,你可明白?”

“公子不必和奴家说这些,铁蛋是我们沈家唯一的根,他爹死后我还活着也就是因着他,公子只管放手去救,救得活,我和铁蛋一起做牛做马给公子您效力,救不活,奴家也不怨您一分,奴家带着狗蛋去下面陪他爹就是了。”

秦芳闻听此言,心里有些发酸,她看着这可怜的佝偻女人咬了咬唇:“我一定会尽力的!”

“谢谢公子,奴家谢谢您!”沈家婆当即有去磕头,秦芳抬手一拦后起了身,此时这楼里的**也板着三坛子酒到了跟前。

“公子,这是您要的最烈的酒,高粱酒,加上先前点的,一共三坛!”

“帮我抬进去!”秦芳当即说着指着三人把酒放了,就撵了他们下去,而后她关了门在屋里翻了翻,找出两条绸布的披帛后,便把身上那件长袍脱了去,只脱的剩下一身中衣。

长袍罗裙的可太碍事,这里条件简陋,她的右臂又掉链子,她只能把所有的妨碍因素减到最低。

抓起披帛,秦芳把它当做包头巾,迅速的包裹了自己的发,而后她拍开一坛子酒倒了一茶杯的酒水走向了铁蛋,放在床边后,又把剩余的一根披帛拿起绑上了他的一只胳膊。

麻醉药。

手臂出现回应,她从八支针管里挑出了一支注明海索比妥纳的针管后,闭合了手臂的匣口,在茶杯里沾了一些酒于他的手背上,秦芳便轻车熟路的把针管里的药剂注射进了他的静脉。

解开披帛,她又从右臂里取出了一针抗生素注射进了铁蛋的身体。

而后她看了看门口。

现在,只等器具齐备,她就得给铁蛋开颅,取出那只令签了。

一刻钟后,房门外终于有了苍蕴的声音,她赶紧上前把门打开,抱着一卷包布包裹着众多东西的苍蕴直接被秦芳的造型给惊的愣住了。

“帮我守在门口,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来!”她接过器具便冲苍蕴急声说着,并且不等他回答就迅速的关了门。

争分夺秒,现在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