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8章 牢狱

第二十八章 牢狱

苍蕴出去后,秦芳就把属于自己的东西纷纷收进了义肢里,做完这些,她看了看还在麻醉中的铁蛋,又取出了两粒吞服的抗生素后,这才走出了屋。

此刻苍蕴已经不在楼口,而楼口的沈家娘子还在口中念念着漫天神佛为自己的儿子求着活路。

“沈家娘子。”秦芳轻唤了一声,妇人立刻顿住,随即两步跪行到秦芳跟前:“公子,我儿如何?可,可有活路?”

“目前不错,那签令我已经取出,他暂时无碍,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着三天之内他抗不抗的住高热。”她说着把手里的两颗药递给了妇人:“明天和后天各吃一颗,还有你要记住四件事,第一,十天之内,不能给他洗头,得让他好好休息,第二,他高热时,弄些酒给他擦脖颈,腋窝,股根,以及脚心,第三,三天后他若抗过了高热,每一天你便用烈酒浸泡煮过的白布,然后用那白布给他替换覆盖在伤口出的布,直到十天后,自己用剪子剪去他耳后深色的线,慢慢抽离也就是了,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你儿子而后这一节少了块头骨,所以千万要小心,别让他那里受力或被敲打,明白吗?”

妇人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待秦芳都交代完了,更是细细的又重复了一遍。

秦芳见她记得清楚也就放了心,便叫妇人进去看那孩子,而此时苍蕴倒是带着两个人上来了:“你们把那孩子抱着安置去我的别院里养着,连带他母亲一起,有什么所需的,你们给供着,需仔细照看!”

“是,公子。”两人应着立刻进了屋,秦芳则诧异的看了眼苍蕴,随即轻笑:“你才是菩萨。”

“不,我只是不想费这么大劲儿的折腾了半天是白忙活!”苍蕴说着笑了一下,那黑色的眼眸倒是看起来很有些勾人:“你现在应该也出不了城了,要不要去在下那里住几天,也顺便照看下那孩子?”

秦芳闻言有些迟疑,但想到父亲给她的族徽,她摇了头:“谢谢苍公子美意,我和人有约,纵然有变,也不好失约,还是这就分别吧!”说完她冲苍蕴抱了拳,随即便立刻下楼。

“公子,你可出来了,咱们得赶紧走!”明仔一看到小姐出来,赶紧凑了上去,他虽挂心小姐,但这可是**,父亲自小的警言使他不敢进入,也就只能看着两人的马守在门口。

“东华门咱们还能去吗?”秦芳有些担忧的问着明仔。

“王爷和守门的王大人已经说好了,虽然现在已经出了事,全城戒严,但咱们现在过去,应该还是来得及的,就是得快点。”

“那好,咱们赶紧走!”秦芳说着上了马,当即便和明仔一起朝那边去,此时苍蕴也走了出来,朝旁一招手,下人就凑了过来:“公子。”

“跟着他们,若他们出的去,就跟紧了。”

“是。”那人应了声,随即打了个呼哨,一匹马儿就从不远处得得的跑了来,他当即跳上马,便朝着秦芳所去的方向而去。

东华门已在近前,两人纵马过去倒是挺快,不过两分钟的样子,二人就已经到了城门前,可城门却已经关上了。

“丧钟已响,皇上驾崩,全城戒严,回去!”守门的兵勇看到二人,当即大喝。

“这位大哥,我们有事要求见王统领,麻烦您给通报一下。”明仔闻言立刻下马,两步到那人跟前送上了一块碎银。

“哦,你们有事找王统领啊,他在那边的门楼里,你们自己过去吧!”那守卫说着把碎银塞进了怀里。

“走吧公子!”明仔当下赶紧过来给秦芳牵马,秦芳瞧了瞧周围的兵勇,见他们都在打量自己,便觉得不大对,立时冲明仔说到:“上马,我们回去!”

明仔一愣,随即倒也听话的上马,但他们的马儿刚刚调了头,一列卫兵却已经从一边跑了出来,根根长矛指向他们。

“对不起了。”此时从门楼里走出来一个面有难色的中年大汉,他涨红着脸羞愧似的不敢看他们两个:“我,没得选。”

秦芳眼尖,一眼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一个小儿的长命锁,立时就明白了过来。

“王伯不必愧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的命是命,您孙儿的命也是命,无可厚非。”秦芳说完在王统领惊讶的注视里,自行下了马,立时那些兵勇就围上来,两下拿绳索捆了他们两个。

“惠郡主,咱们走吧!”尖细的嗓音在后侧响起,秦芳回头瞧望了一眼,便看到一个花白须眉的公公从门楼里走了出来。

霎那间卿欢的记忆检索,她知道了这个公公是闫公公,乃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太监。

立时她迷惑了:难道不是宰辅动手?而是后/宫惊变,是太子?

一辆马车停到了她的面前,两个禁卫军士兵跳下了马车,将他们两个押上了马车后,便向着皇宫而去。

“王统领,您的孙儿已经送回府上了。”闫公公说完便离开了门楼骑着马追着那马车而去,而王统领则一脸苦涩的紧捏着那长命锁,恨恨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挥手散了兵勇。

城门三十米开外追逐而来的马儿调了头,向着醉花楼奔去。

……

“进去吧!”肥硕的牢头娘子将秦芳推入牢房后,便把栅栏门给锁上了:“这里可不是王府,郡主您就将就吧。”说完她同情的看了一眼秦芳,才扭着身子走了出去。

秦芳扫看了一眼这狭长的牢房后,迈步走向了堆在那角落里的稻草堆,而后一点没犹豫的直接往上一躺。

霉味与积攒的血腥腐臭夹杂在一起,是足可以令人恶心的,不过秦芳倒是完全不当回事--她在战场上待的时间太长了,什么恶劣环境没见过呢?

2080年的世界,污染已经让生存空间便得岌岌可危,为了争夺那些越来越少的资源,也为了抱住那些还能生存的空间,战争更是频发个不停,那些充斥着血肉腐烂与生化武器残息的空气,都可以腐蚀人的呼吸道,这点气味又怎能与之相比?

秦芳看看自己的手,抿下了唇后,便闭上眼休息。

她今天虽然流了不算多的血,也只做了一场手术,消耗的精力与体力和以往相比并不算多,但对于未知的将来,保持最好的精力与体力却是没错的,所以她决定抓紧时间去休息,至于掀动这场风雨变数的人是谁,她才懒得去想,因为她知道,该来的自己就会来,她根本不需要浪费脑细胞。

很快,秦芳就迷糊上了,而一个时辰后,她依稀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