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9章 嫉妒,芳菲小姐。

第二十九章 嫉妒,芳菲小姐。

秦芳听到了动静,自然睁开了眼。

但见一个着着鹅黄色的春衫配湖蓝色罗裙的女子,扭着纤肢细腰趾高气昂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秦芳微蹙了一下眉。

如此彩色鲜艳的服装,此时竟还能穿吗?

丧钟已响,皇帝大行,就算不换衣也得束白拴麻的,可这位竟然完全看不到丁点意思,不由的秦芳纳闷:这人谁啊,竟然这么特殊?

“惠郡主,你怎么一袭男子打扮?就算被退了婚,日后难以出嫁的,可也不必如此这般吧?”女子一张口便是口气不善:“哦,是我忘了,你好像被忠义王给逐出府了呢!”

秦芳瞧看着这个长相绝对算出众的漂亮女子,眨了眨眼:“那个,你哪位?”

美丽女子立时瞪了眼,脸上堆着的笑容消失:“卿欢你敢消遣我?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秦芳非常肯定的点点头。

她真没消遣对方的意思,哪怕她的确对这位没有一点好感,但卿欢的记忆里完全就没这么个人,她如何认识?

“大胆!我家芳菲小姐岂是你能言语轻慢的!找打吗?”此时牢门外立着的婆子却发起横来,但芳菲小姐四个字一入耳,秦芳立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叶芳菲,当下倒也知道这位的身份了。

“芳菲小姐?”秦芳口中轻喃着,撑身而起,拍了一下身上的草屑后,她看着其,一本正经的问到:“你爹他篡位了?”

“你,你胡说什么?”大约没想到卿欢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叶芳菲一时脸色极为难堪:“我爹才没呢!”

“没有吗?可我看着不是那回事啊!”秦芳说着撇了一下嘴:“丧钟已响,举国哀恸,城中百姓皆知换衣吊孝,而您这宰辅大人的女儿却是艳丽如蝶,毫无顾忌的穿宫入牢的来此看我,不为皇上落泪与悲伤,只为嘲笑我的被逐,那只有你父亲已经篡位称帝,才说的过了吧?”

“你!”叶芳菲当即瞪了眼:“胡言乱语,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她说着手已经朝着秦芳的脸上抓来。

这种速度和力度,秦芳还能闪不过吗?

她往后一闪再一偏,抬手就在叶芳菲的背后推了一下,顺便又抬脚略略那么一绊,叶芳菲口中啊的叫了一声,就自己栽去了秸秆堆里。

“小姐!”门外的婆子立刻拉门冲了进来,将其拽起。

秸秆堆在地上,摔是摔不着她的,只不过难免会有些狼狈。

“胡嬷嬷,快给我掌她的嘴!”叶芳菲一起来,就发现自己满身草屑,立时激动的大喊,那婆子听令,自然是转身就冲秦芳奔了过来,那速度和力度可比她家小姐猛的多。

但,她没能打到秦芳,反而是被秦芳一把抓了她伸来的胳膊,向后一扭,这胡嬷嬷立刻就被这招擒拿给控得只能弯腰驼背的哎呦喂了。

“你……”叶芳菲惊讶的看着秦芳,显然被她这一手给震住了。

“你什么你?”秦芳看着她喝了一声后,放手的同时也抬脚踹上了那婆子的屁/股,立时胡嬷嬷一个前扑,来了个五体投地,而秦芳则冲着叶芳菲眉眼着了厉色的言语:“叶芳菲小姐,麻烦你给我听清楚,我和太子已经解除了婚约,碍不着你嫁给他,以后你少没事找事的来烦我,你稀罕他,我可不稀罕!赶紧滚回去,找你爹给你和太子指婚去吧!”

叶芳菲闻言惊讶的张了张嘴,随即倒和那胡嬷嬷两人如仓皇之鼠一般的出了牢门往外去了,而秦芳看了看从头到尾都立在一边几乎痴呆的女牢头,非常好心的指指门锁:“锁上吧!”说完,她又躺回草堆上闭上了眼。

女牢头悻悻的锁了门,声都没吭的走了出去。

牢内的秦芳虽然闭着眼想要继续睡,可此刻她也睡不着了。

对于叶芳菲,卿欢的记忆无非就两个相关,一是,她是宰辅叶正乐的女儿,二是,卿欢在和太子南宫瑞仅有的几次游园什么的“亲近”活动时,都会因为下人上报的一句“芳菲小姐求见!”或是“芳菲小姐来了!”而告终。

所以秦芳立时明白这位叶芳菲小姐来此羞辱乃是对太子有情外加嫉妒所致,可是她也服了本主卿欢的畏缩主义,竟然为了不和这位芳菲小姐照面,大大小小的贵女千金的活动她都没去过,以至于对于南昭这些女儿家的名媛圈子,她竟没什么信息可用。

不过,在此刻,这些已不是重点。

叶芳菲的衣着华丽与在宫中的肆意穿行,竟连天牢都能随便进,足可以说明她父亲在今日的风雨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秦芳故意说了篡位之词试探,叶芳菲却惊慌反驳,毫无得瑟之意,便让她明白,宰辅大约是玩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

毕竟,篡位不是光靠阴谋就够的,没有兵权在手与“名正言顺”的民意爱戴,那就算运气好一时得了手,坐上了龙椅,可也坐不了几天的--皇上可并非只有一个皇子!

嘶,这叶正乐难道是要当摄政王吗?

秦芳睁开眼瞧望着牢顶上的石板猜测着:那如此一来,皇后和太子算是妥协了吗?要不然皇后身边的太监怎么会跑来抓自己呢?可是,也不对啊,皇后干嘛要抓我呢?

秦芳没有答案,因为卿欢的记忆根本不能给她任何可用的相关信息,而这个时候,肚子的咕噜声,却打断了她自己的猜想。

伸手摸摸肚子,秦欢叹了一口气。

大清早的被折腾起来出嫁,一口吃的都沾不上不说,还折腾了一个白天,失血救人加跑路的,如今这天都擦黑了,她可是绝对的水米未进啊!

“来人啊!”她扯着嗓门一点也没客气的喊了起来,很快那肥硕女牢头跑了来:“干嘛啊?”

“我饿了,我要吃饭,我还要喝水!”秦芳立刻起身言语,而那女牢头愣了一下,随即眼有同情与无奈的看着她:“郡主就别为难我了,上面有令,不许给你吃的和水。”

“什么?”秦芳挑了眉:“上面?敢问这上面是谁?太子?皇后还是宰辅?”

女牢头抿了下唇:“郡主还是别问了,小的,什么也不能说啊!”说完她扭了身迅速的消失在廊道里。

秦芳咬了下唇,眯缝了眼,随即往秸秆堆上一倒,闭眼不语。

既然不给吃不给喝,那便是要折磨她,她虽然不知道到底敌人是谁,但她却知道怎么让敌人不满意。

秦芳啊秦芳,上一次你不吃不喝的记录可是三天三夜,这一次环境可不算恶劣,看看你能不能刷新纪录啊!

--解释一下

书名,我其实很想就“医行天下”好了,但为何加上弃妃呢?因为我想这本对移动无线的胃口,所以书名,简介,都比较照顾,而且这个文的节奏有多快,你们自己也感觉的到,对吧?不喜欢它的恶俗,就忽略弃妃那两个字嘛

男主。有亲激动的表示如果男主是南宫瑞就太讨厌极讨厌,嗯,我也讨厌,所以他不会是男主的,你别激动了嘛,我怎么着,也不会把他变男主,让女主恶心的,所以,你就不要担心这个不必要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