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1章 因果,皇后的仇怨

第三十一章 因果,皇后的仇怨

秦芳的话让沈二娘捏了捏拳头,随即无奈低言:“那这么说来,我是没救了?”

“也不是没救,你帮我,我帮你!”秦芳说着眨眨眼。

沈二娘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不行,虽然您是大恩人,可您是皇后她,她叫人抓进来的,我若敢放了您,或是帮您跑出去,那我们一家都会被皇后抓住砍了的,我不能……”

“我没叫你放我出去,也没叫你帮我跑出去,我只需要你为我做很简单的三件事就行。”

“哪三件?”一听不是帮着越狱,沈二娘的眼里立刻有了希望:“您放心,只要不累及我家人,我又力所能及,定然是做的。”

“第一,这几天给我保持饭菜和饮水,想办法每天给我弄至少两个熟鸡子进来。”秦芳说着伸手从衣袖里掏出了父亲给的钱袋,直接取了七八块碎银放进了沈二娘的手里:“可行?”

“这钱使不得,熟鸡子我带就是。”

“拿着吧,你侄子熬出来,少不得要进补一些好的,得花不少。”

“真花不上,实不相瞒,那苍公子大好人把我那侄子接进了府中将养,这三日孩子撑过来,他可没少帮忙。”沈二娘说着又是推了银子。

秦芳问听此言,立时知道和自己所料不差:她从醉花楼出来直奔了东华门,彼时沈家娘子尚在房中瞧看铁蛋,怎么会知道她被抓?还是抓到了宫里?贫民妇人,活口都够费力的,谁敢掺合上宫里的事?可她竟然就那么巧的知道并让她的姑子在狱中照顾?

只怕是苍蕴知道了自己被抓,又一查的发现沈家娘子与女牢头有着亲缘,才故意借沈家娘子的口来传话,对自己照拂一二。

“郡主,你说第二件事吧!”第一个当真简单,沈二娘此时很有些积极。

“第二,就是把你所知的有关外面的一切都告诉我,尤其是这几天发生的事。”秦芳说着还是把钱塞进了她的手里,并一摆手:“别再给我了,我若活着走不出去,这些钱也是便宜了别个,将来我救你后,你也是需要将养的,且拿着吧,真要觉得不好意思,不妨简单明白的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就好。”

沈二娘看着手里的银子,抽了下鼻子,随即把钱揣进了怀里,口中便小声说了起来:“那天中午,你刚退婚离宫后,皇上就把太子叫去宫里说话,说什么,咱不知道,只听后来传的是皇上同太子爷吵了嘴,吵的挺厉害还砸了东西,然后忽然皇上就昏倒了,据说是气的,反正当时宫里叫着传太医,挺乱挺忙的,太医去了后,皇后也跑了去,而后忽然大总管传着叫宰辅大人进宫,不多时宰辅就带着几个侍卫急急地进去了,再而后太医出来传皇上病危,叫着全城戒严,招一些重臣入宫觐见,总管们带着黄门全都出去了,很多重臣都入了宫,但您,却被闫公公给带了来……”

沈二娘说到此处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秦芳,秦芳立时明白她的犹豫是什么当即说到:“是不是我爹入宫后,立刻就被抓了?”

沈二娘点了点头:“是,被抓的还有好几个别的大臣。”

“罪名是什么?”

“这个……”沈二娘为难的看着秦芳,秦芳当即脱口而言:“罪名是因为我吗?”

沈二娘点点头:“是,说您藐视皇,皇权,羞辱太子,还说,还说忠义王爷教养无方,致使养出您,您这样的……嗯,恶,恶女,使得皇上与殿下气结,并使皇上气急攻心,而,而亡……”

“这是谁定的罪名?宰辅,太子,还是……”

“是皇后。”

秦芳的眉蹙了起来:“明明是她儿子先羞辱我的,掉过头来却成了我的罪,她可真会找替罪羔羊,把罪名往我这里推!”

沈二娘闻言轻叹了一口气:“那有什么办法,谁让您是忠义王府的嫡女呢。”

秦芳立时觉出味来:“什么意思?难不成皇后和我们忠义王府有仇?”

沈二娘当下倒是诧异的抬头看了秦芳一眼:“难道郡主不知?”

秦芳自是摇头。

沈二娘见状眨眨眼:“宫里,可是人人都知道的啊。”

“知道什么啊?我们家难道得罪了皇后?”

沈二娘顿了一下,随即声音更低:“郡主,难道您不知道您的王妃娘是什么人吗?”

秦芳只有摇头的份,卿欢的记忆对她娘这块,简直就是空白的一张纸,除了知道奶母说起王妃时的含糊外,再啥都没有了。

“那个,我是在宫里听说的,你也知道,大家闲着就什么都背后说说,反正我听过大概。”

“你听到了什么就说什么吧!”秦芳立刻催促,那沈二娘这才小声言语:“郡主您的母亲是姓姜对吧?”

秦芳点头,姜氏,这个她知道。

“那七国之内,何国国姓为姜?”

秦芳立时眉眼一挑:“武国,北武国!”

“没错!宫里人都说您的王妃娘是北武国的长公主,为着当年忠义王和世子带兵和他们交战,一连胜了他们三场大战而不满,最后两国和解停战后,她就跑到了咱们南昭,和你父亲世子爷打赌什么的,总之,世子爷输了而后就,就娶了她为妻,但当时无人知道她是北武国的长公主,可后来就在快生您之前,北武的太子带着人寻到了这里来,要带回你娘,大家才知道了王妃的身份。”

“可这和得罪皇后有什么关系?”

沈二娘的眉更高挑了几分:“您这个也不知道?那皇后娘娘可是盛家人啊,盛家的老将军和唯一的独子也就是皇后的哥哥,可在那次和北武国的开战里,都被北武国的太子给杀了,那太子就是你母亲的弟弟啊,皇后因此才被先皇选成了太子妃嫁给了当时的太子,就是咱们皇上啊,后来先帝驾崩后,太子继位当了皇上,皇后娘娘可没少找忠义王府的麻烦,但皇上也没见什么动作,忠义王府也不怎么提过世的王妃,何况后来不是把侧的扶了正嘛,也就没什么动静,只不过,宫里上上下下可都知道,皇后娘娘怨恨北武却报复不得,反正是把忠义王府视为仇人的!”

秦芳听到此处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缘由,她没想到自己有个他国长公主的母亲,也不知道上代有这被转嫁的仇恨,如今明白了,可也已经变成了皇后娘娘手里的阶下囚。

“那你可知道皇后打算怎么处置我和我爹他们?”

沈二娘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听说是,待皇上下葬之日,她,她要把你们全家都,都拉去她祖坟那边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