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2章 怪异的要求

第三十二章 怪异的要求

闻听此言秦芳立时明白眼下有个大劫等着自己。

要想活命,那她就得越狱,如果她的光脑系统不是毫无反应的话,她还是确信自己可以逃掉的,只不过代价也肯定不小。

可是现在,光脑毫无相应,而她那王爷老爹还被皇后抓在手里准备放血报仇,她未必能挑掉不说,就算逃掉了,她的王爷老爹只怕死路一条,家族可能都要背上更大的罪名。

“现在,太子已登基了吗?”

“还没,要明天才举行登基大殿,这三日里举国上下都是给皇上哭灵守孝呢。”

“那宰辅可有拜了什么摄政王之类的?”

沈二娘摇摇头:“那没听说,只不过,大家私下传,芳菲小姐是要做太子妃,不,怕是要做皇后了。”

秦芳当即点了点头,心里大体是有了数。

沈二娘刚才所言的片段,加之先前叶芳菲自己跑来反应出的情况,足可见是宰辅与宦官们一起动了手,皇上九成九是毒死,然后太子与皇后在近前围着的时候,宦官动手控制了内场,再接着宣召让宰辅前来。叶正乐于是带了人顺利入宫接手,估计是和太子皇后达成了什么协议,然后召集重臣入宫,却是实实在在的控制了他们,听话的,就做走狗,不听的就趁此清理,自家的老爹以及自己则正好被皇后抓去报仇。

那么将来太子登基做皇上,娶叶正乐的女儿为妻,皇后变了太后,叶芳菲就是皇后,这宰辅成了皇上的岳父,再辅助有自家血统的孩子为帝到也算一种司空见惯的外戚上位模式--没办法,叶家若上位,那可名不正言不顺啊!其他皇子们就能发力攻打,他一个宰辅玩政治夺权问题不大,打仗那就未必行了。

“皇上哪天下葬?”

“大后日。”沈二娘说着小心的看了一眼秦芳,毕竟这一日,只怕就是她性命的终结日。

秦芳捏了捏指头:“我要你为我做的第三件事,是去找你那弟媳,告诉她,我想见苍公子一面。”

沈二娘当即挑了眉:“您见不到他的,这是天牢,我不拦着他,可没有令牌,门口把关的不会放他的,何况若惊动了皇后……”

“不必担心,皇后现在忙着让自己儿子稳稳当当登基,可顾不上我们这帮囚犯,更何况,我只是叫你把带话过去,剩下的事就是看他了。”

沈二娘犹豫了一下,点了头:“我会把话带到的。”

秦芳看了她一眼,随即言语:“你上一次腹痛难耐是什么时候?”

“七八天前吧。”

“那还好,时间上倒不错,沈二娘,我能救你,只不过我可出不去,所以要救你,就只能在这牢房里了,明白吗?”

“明白。”

“明天带一小坛高粱酒,再带一点开水煮过的白布到我这里来就好。”秦芳看了她一眼:“话带到,我就会给你做手术。”秦芳说完又开始喝水慢慢地吃东西了。

沈二娘闻听可救,自是感激的又说了些话,而后秦芳边吃边嘱咐了她一些清洗和手术后要注意的事后,也就让她提着漆盒出去了。

沈二娘一走,秦芳就又去秸秆堆里躺着了。

大后天皇帝出殡下葬,她和卿家大小就会被皇后盘算砍杀,从宫里直接越狱开溜很难,但押解的路上她有把握可以跑掉,不过,她还需要一个强大的助力来帮自己。

因为父亲被下狱,复仇的皇后肯定会让南昭国的人,把她当敌人,如果没一个助力相帮,她跑出去的机会就只有一成--她可不会寄希望于什么民风淳朴,会有人大义的窝藏自己,更不会把希望放在赌运气之上。

苍蕴会接招吗?

她眨眨眼,随即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出手的,毕竟他如果不会出手的话,就不会走沈家娘子的路线来让人关照自己了。

……

天刚刚蒙蒙亮,钟声鼓声就从窗口里传了进来,吵得秦芳睡不着,干脆趁着没人,自己测试着右臂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故障,以至于连接不到数据库。

她尝试着各种类别的命令,最后发现,所有常备类的召唤没有问题,但只要是需要光脑协助的部分,比如辅助功能,比如接驳图库复制打印模型和器具,以及合成药物都统统不行。

难道是光脑坏了?

秦芳歪歪脑袋,随即摇头否决了这个判定。

她穿越来时,就是光脑的复制帮她完成了卿欢的全模拟,对于那个被惊呆的**,光脑更接受了恨意把对方给劈成了焦炭,这足以说明光脑是完好的。

不过也就是那之后,光脑就消失了,她当时以为它只是隐匿起来,现在看来,很可能是复制以及电击,让它耗光了基础能量,以至于不得不机械休眠了。

哎,能量,我得给它能量才能唤醒它,可问题是……这里又没充电站,更没能量转化器,我得怎么让它重新启动呢?

秦芳有点愁。

光脑是未来世界只有高级战将才能配备的辅助智能,有的偏向战斗,有的偏向防御。她因为失去了右臂得了这个高等义肢的同时,也因为要启动义肢内的高科技,而幸运的得到了光脑智能。

她记得安装时,米勒那家伙就和她说过,光脑会自行补充能量,只要不是一次消耗使的能量达到底线,它就会自动充能完成续航运行,所以这四年来,光脑从没停歇过,而这次的穿越,遇上星河乱流,在时空隧道里捕捉对接口,耗费了大量的光脑能量,再到穿越后的复制,发送,以及电击……

显然光脑一下子把能量用到了底线之下,以至于不得不歇菜了。

秦芳蹙着眉开始寻思着所有充能的可能,头一个想法就是恐怕得去接受电击充能,但想到大自然的电力强度,她觉得还是想想别的途径比较可靠,毕竟那不是开玩笑的,即便2080年的科技发达,但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依然是渺小的。

“郡主!”秦芳正在想,走廊里就传来了脚步声,随即沈二娘提着漆盒快速的跑了进来:“您要的酒,布,还有饭菜,鸡子我都带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边拿。

秦芳看了眼之后点点头,冲着沈二娘问到:“他那边可回应?”

“有!”沈二娘立刻应声,随即表情怪异地说到:“他让带句话给你,说,说他自有办法让郡主你脱险以及家人无忧,但,但您……”

“我怎么?”看着沈二娘那怪异的样子,秦芳只得催问。

“他说,将来郡主脱险后,您不能找他算账,还得欠他一个人情将来帮他做件事,否则他不敢救你。”

“做什么事?”

“没说。”沈二娘看着秦芳:“郡主,苍公子惹到您了?”

秦芳摇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苍蕴要说自己不能找他算账,但眼下她也不可能在这上面纠结,当下说到:“我等下给你手术完了,你就回去带话给他说,我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