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3章 一刀无忧

第三十三章 一刀无忧

监牢里的环境可以说很糟糕,大量的血污与灰尘混迹在一起,再加上这份潮湿的阴冷,显然是细菌乐的天堂。

如果可以,秦芳是绝对不会选这里作为手术地点的。

但,她没得选,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2080年的战乱地带,空气充斥的污染是现在的百倍,所以研发的药物,也是极其强力的,她确信带着的药物会帮沈二娘对抗过去术后感染这一关的。

“我现在要给你手术,手术时间并不长,半柱香都要不了,但你得配合我,明白吗?”吃过了饭的秦芳说着看了看对面挂着刑具的墙面下那条一尺宽的条凳:“你把它给我搬进来吧!”

本来在点头的沈二娘看到秦芳指了那条凳,立时惊诧的看了她一眼:“那可是断腿凳!”

“我又不给你上刑,快着些。”秦芳说完便把伸进了自己的衣袖里:“趁着这会太子登基前,礼官要念半天的文书的时候赶紧给你做了,免得有什么变数打扰。”

沈二娘听秦芳这么说,立刻就去搬动那宽宽的条凳,秦芳则趁机从手臂里取了局部麻醉的针剂来,背在身后。

“搬好了。”沈二娘放好条凳便充满期待的看着秦芳。

“躺下,褪了你那裤裙。”秦芳说着把沈二娘带来的白布抓起一块来铺在了条凳上。

沈二娘闻言脸色有些羞红的捏了汗巾,却迟迟不动,秦芳见她这般,便低声的说了一句:“我能救你的机会怕就这么一次,你若自己要耽搁错过了,就不是我不救你了。”

沈二娘闻言咬了下牙立时动作顺溜的褪下了裤裙,而后按照秦芳的要求躺在了条凳上,两腿则悬空的垂在条凳的末端。

“把腿分开。”秦芳说着走到了条凳前,轻声言语:“我现在要开始给你手术,整个手术过程中,你可不能睁眼,而刚刚开始是会有一点疼的,但只要你忍一忍就不会感觉到痛,并且我保证最先的那个痛,你忍的了,所以,也不要叫出声来,把人引来,可行?”

沈二娘点了点头,立时就闭上了眼。

秦芳把针管从背后拿了出来,在清洗了针头后,她拔开了沈二娘的双腿,将麻醉针推进了**的内壁里。

如针扎般的疼让沈二娘的身子抖了一下,但她没有出声,咬着唇扣着椅子默默的忍了。

针剂一下去,立刻阻断了神经的痛觉反馈,秦芳用枕头刺了她一下:“现在能感觉到我扎你的疼吗?”

沈二娘闭着眼摇摇头:“先前疼,然后不疼了。”

秦芳立刻把针管收了起来,转身把沈二娘去下的腰带拿过,把她的两条腿绕着凳腿捆绑在了后面,随即又将酒坛破封,提到了沈二娘的腿前,浇了一些到剩下的那块白布上给沈二娘做了刀口面的消毒。

做完这些,她看着闭眼的沈二娘脑中过着指令,从右臂里取出了手电筒咬在嘴里,又把手术用手套带上,这才摸出了那把脉冲手术刀,用高粱酒消毒后,在沈二娘那过于肥厚的处/女/膜上划了一刀。

血水刚刚流淌出一点,脉冲散发的热度就把血管壁给烧灼的止了血,但这些年沈二娘不曾排除体外的淤血和内膜却是早已积攒的成了变质的纤维体,堵塞了她整个阴/道。

若是秦芳的手臂能联上数据库,此刻她定然是弄出个小型吸泵,把这些都吸出来,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路径,所以她只能手动为她把这些清理出来。

纤维体是坚硬的,口部分的,她尚能用手帮她抠出来,可到了内里的,考虑到减少沈二娘感染的可能性,秦芳只能用烈酒浇了夹针器后,将它探入她的阴/道内,一点一点的往外扯着那些纤维体移动,慢慢帮她清理出来。

花费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内里的纤维体基本都被清理了出来,余下一些散块,却是秦芳暂时无能为力之处。

于是她用剩下的烈酒为她擦拭了一下创口后,便快速的收拣着自己的物品,当她把一切都收好后,这才蹲下解开了绑住沈二娘的腰带,伸手拍了拍她:“好了。”

一直反手抱紧条凳的沈二娘闻言顿了一下,随即言语:“我,我能睁眼了吗?”

“能!”秦芳说着扶了她一把让她坐了起来,帮着她穿上衣裳:“我已经帮你破开了那块硬肉,也取出了里面一些往年积攒下的血块,但还是有一些的,你过上七天,去大夫那里弄上一点产妇下露的药来喝了,把内里的余块排干净了,就是了。”

“这样就可以了?”沈二娘有些茫然,似乎这些年为此痛苦不堪的一切都在眼前。

“是的,不过你得记住三个,第一,这里有两颗药,一天吃一颗,不能耽误,否则你有可能会死,第二,这一个月内,不能盆浴更不能触动你那**,只每日里用那煮过的白布沾了烈酒略微擦拭一下,也就是了,而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你日后要成家时,不妨嫁的远点,不要让人知道你曾经是石女的事,你自己也别提起,免得心中在意,只是你无法**留下女红,但你年岁已长,只说自己曾成过亲也就是了。”

沈二娘一劲儿的听着,末了红了脸:“我都这年岁了,还能指着说自己是初婚吗?日后能嫁人,能生孩子,我也算这辈子没白活了一遭。”

秦芳闻言笑着帮她扎了汗巾,随即轻言:“这几日上可别太累了,还有,那里大约会疼一阵子,个把时辰也就会过去,你歇过劲儿来,就赶紧去给苍公子带话吧!”

“哪里用歇过劲儿来,这动着都不觉得疼,我且赶紧去,免得郡主您在这牢里受罪!”她说着倒是动作麻利的要搬那条凳出去,秦芳拦了她,叫她去收拾碗筷物品,自己倒帮着帮条凳直接给拿了出去。

看着秦芳动作份外利索的将一条扎实的上刑条凳轻而易举的就拿了出去,沈二娘惊讶的咧了嘴:“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看着郡主平时文静孱弱的,却其实厉害着呢!”

秦芳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的走回了牢房里,那沈二娘便也赶紧地锁了门提着东西走了。

外面有鼓声隆隆作响,秦芳知道南宫瑞已经登基做了帝王,而恨自己要自己死的皇后则变成了太后。

她闭上眼靠着砖墙静静地等着,在太子登基后可以放心的皇后前来找自己的麻烦,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叶芳菲不说,她竟然还带着两个十分强壮的仆妇,以及攥着一把带鞘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