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4章 借刀杀人吗?

第三十四章 借刀杀人吗?

秦芳在一看到来者架势不对时,立刻起身警惕的看着对方:“今日太子登基为皇,芳菲小姐不去庆贺,跑这牢里来做什么?”

“做什么?你等下就知道!”叶芳菲的声音带着冲动的高音,整个人脸色难看的充满了气急败坏的感觉:“打开牢门,你们进去给我抓住她,都小心点,她有两下子!”

说话间,仆妇已经拿着钥匙开了门,随即两人便是冲了进来,一左一右的扑向秦芳。

秦芳毫不犹豫,一脚踢向左边的仆妇胃部,同时也挥拳打在了右边仆妇的鼻子上。

一胃,一鼻,都是人体的软弱之处,力量不用很大,却往往可以让对方迅速瓦解战斗力,立时两个仆妇一个捂着胃部呕了一下跪去了地上,一个则抱着鼻子惨叫着后退了数步。

眼看两个仆妇被秦芳如此轻松的就制服了,叶芳菲急的大喊:“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抓住她啊!”言语里她自己也把刀抽了出来指向了秦芳就往前冲。

两个仆妇听得小姐喊声,纷纷起身冲着秦芳再扑,由于是吃了亏的,被踢中了胃部的想都不想就是上前抱秦芳的腿,而那个被揍了鼻子的,则是挥舞着两只手就要去抓秦芳的手。

而秦芳因为要躲叶芳菲的手中小刀,眼看这两个仆妇又冲了过来,立时大喊:“殿下!”

这一喊,三人都是一顿,尤其叶芳菲还惊的回头瞧看,秦芳趁机避开刀锋所向,一个闪身躲过夹攻后,朝着两个仆妇是各踹一脚,随即一把捉了叶芳菲的胳膊,将她手臂一弯,倒让她手中的小刀对上了她自己的脖子。

“小姐!”两个仆妇从地上趴起时,就看到自家小姐已经被惠郡主制住,那小刀更已经指在她脖颈的正中,甚至刀尖只有一丝之距,稍不留神就能划破她家小姐的颈子一般。

“卿欢,你要是敢动我,我爹会杀了你!”叶芳菲激动的大喊,人倒是使劲的扯着脖子向后。

秦芳斜她一眼,刀尖微微上前划了一下,立时叶芳菲的脖子上就破了个细口淌出了血水。

“啊!”一个仆妇当即惊吓的翻了白眼倒地,另一个则吓的捂上了嘴巴,而叶芳菲自己因为感觉到疼而惊讶的瞪眼张嘴。

“吸气,你还没死呢!”看着被这小小一划就吓得已不会呼吸的叶芳菲如此模样,秦芳立时觉得没有再制住她的必要,当即反手松了她,将她往那惊住的仆妇怀里一推,随即说到:“只是擦破了皮而已,死不了。”

“啊!”闻听此言的叶芳菲立时一个大喘息,随即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脸不知该如何的表情。

看着叶芳菲这样,秦芳无语的往门边靠了靠:“好好的,你干嘛带人来惹我?还带把刀?你是想刺死我?”

叶芳菲愣了一下,忽然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谁要刺死你了,人家只是气不过要割花你的脸嘛!”

“割花我的脸?”秦芳闻言翻了白眼:“芳菲小姐,我都不碍着你嫁给太子,不,是嫁给皇上了,你又哪门子的气不过啊?”

“嫁?怎么嫁?”叶芳菲闻言哭的更来劲儿:“皇上说了,先皇有旨,不许他娶除你之外的人为正妻,我若要嫁只能纳为侧妃,不能为后!你说,我还怎么嫁?”

秦芳立时挑了眉:“有没搞错啊?那只是先皇一个提议,又没正经下旨的,更何况我已经血浸婚书,和他取消婚约了啊?”

“可他非要遵守啊!”叶芳菲抽噎的喊着,脖子上的血便一个劲儿的往下流。

“行了,你别激动了,我只是小小的划了一下你的脖子,擦破皮而已,你再这么激动,等下口子越来越大,血越流越多,那可真会死的,你赶紧找个帕子捂上你的脖子,好好按一会,等它凝血吧!”

秦芳这么说了,那叶芳菲哪里还敢再哭,当下连话都不敢说的赶紧掏出来帕子捂上了脖子,人就要往外走。

“那她带上!”秦芳指指地上昏着的那位,让开了牢门口,立时那个仆妇连拖带拽的倒也把人给弄了出去。

三人狼狈而去,秦芳看看未锁上的牢门,摇了摇头,又坐回了秸秆堆里。

明明婚约已除,两不相干,南宫瑞却这般抽了风的搬出来老皇上当时的一句话出来拒娶芳菲为妻,秦芳能想到的,只要两个可能,要不是这家伙想借刀杀人的打击报复,要不就是恼恨宰辅挟持想给他吃个苍蝇恶心他呗!

当然,太后已经准备要砍她祭祖,作为太后的儿子,南宫瑞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显然前者可能性不大,面对这样的答案,秦芳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毕竟宰辅的诸多盘算,都是要他女儿为后才能开始的,南宫瑞若搬出先皇旨意来不肯娶叶芳菲为后,只让对方当个妃,那宰辅可算是白费劲儿了。

只不过,她少不得要被这叶家给恨死。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呢?她明明才是莫名其妙的受害者好不好?

正想着,外面有了一些喧嚣声,很快廊门被踹开,穿着一身朝服的叶正乐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十来个守卫,各个手持一把朴刀。

秦芳一看着架势,就知道,老的来替小的算账了,当即只得起了身小心的戒备着这十几个守卫。

收拾一两个,她很轻松,但十几个的话,她可没必胜的把握。

“卿欢,你敢伤我女儿,我今日要你血溅于此!”叶正乐说着当即就要挥手,秦芳立时言语:“等一下,宰辅大人,你要杀我的确很轻松,可你要是今天杀了我,你叫皇后娘娘明天拿谁的脑袋来祭祖?”

叶正乐闻言当即一愣,随即挑眉:“你知道的还听清楚!”

“没办法啊,谁让我是姜氏的女儿呢,就算我再无辜,人家要把我当仇人,我也没奈何,不是吗?”秦芳说着看了看那十来个守卫:“你还是让他们省省吧,该干嘛的干嘛去,要是他们真听你的,砍了我,先不说他们会不会被盛怒的太后给连带着砍了,至少你的女儿是真的没机会做皇后了!”

叶正乐闻言脸色立时难看了许多:“你还来威胁我?”

“不是威胁你,是提醒你,皇上不乐意娶,太后若帮着你们说话,那你女儿还有机会,可若你连太后都得罪了,你女儿就真没机会了。”

“有没机会用不着你操心!我自有办法,来人啊……”

“慢着!”秦芳抬手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宰辅大人,我劝你三思而行哦!你的办法无非是逼皇上娶你女儿嘛,我相信假以时日,你必能成功,不过,就怕你没那么长的时间去逼到皇上投降。”

叶正乐闻言挑了眉:“你什么意思?”

秦芳叹了一口气:“你的女儿很快就会死了,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你想要靠她肚子里的孩子来满足愿望的想法就会彻底的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