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6章 胁,新帝的承诺

第三十六章 胁,新帝的承诺

天牢内,属于秦芳所在的女牢此刻不在是昏暗。

大量的灯火正将这里照耀的恍若白昼。

秦芳立在牢房内,一脸淡定的看着前方座椅里的女人,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发作。

白色的丧服华贵着,银色的头面闪耀着,她那张本来就好看的脸,此刻更添一份俏丽。

要想俏,一身孝。

秦芳此刻认定这话真的很有道理,四十来岁的皇后,不,是太后,看起来就跟刚三十岁的女人一般,莹润且散发着一种成熟的妩媚。

若不是她膝头上放着一把两尺来长的宽背马刀,秦芳相信很多人就凭她此刻那一双泛红的眼,就会对她产生一抹怜色。

而此时太后盛岚珠的手里端着一盏茶,她一面轻轻地抿着,一面眼神落在秦芳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她。

“你很像你的母亲。”一盏茶几乎见底,盛岚珠才开了口:“特别是,眉眼。”

“是吗?”秦芳轻声的说着:“母亲去的早,府里也不曾有母亲的画像,多谢太后告知了。”

“四天了,你健康的很嘛,哀家还以为你这会儿,应该饿的前胸贴后背的趴在地上呢,却不想,你倒挺有精神的立在哀家的对面,连跪都不会了。”

“宰辅大人舍不得我死,自然是要好吃好喝的养活着我,如此倒叫太后您不舒服,这倒是意外之事……

“宰辅大人会舍不得你死?”盛岚珠闻言当即挑了眉:“这可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谎言。”

“我没撒谎。”秦芳一脸真诚的看着盛岚珠:“宰辅是真的想要我活着的,而且是好好地活着哦!”

“别做你的梦了!他巴不得自己的女儿做皇后,你在,只是对他女儿上位的困扰,事实上,若不是我执意留你到今天,你进来的第一天就得死!”盛岚珠说着丢了手里的茶杯,抓了膝头的刀站了起来。

“太后您在我的眼里,向来是贤良淑德,仁爱有加,我自诩和您之间也向来和顺的,却不知,原来您这么想要我死。”秦芳说着双手已在身前交叉:“还那么想,饿死我!”

“不,饿你,是想将你肚子里清的干净点,等下给你开膛剖肚的时候,会不那么难看!”盛岚珠说着招了一下手,立在牢门外的十几个守卫们立时就动作起来,直接涌进了这个不算大的牢房。

“开膛剖肚,我做了什么事,让太后您这么恼恨我?”秦芳一边问着一边快速的扫看着这些守卫的方位,全身更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

“你的错,就是不该投胎进你娘的肚子里!”盛岚珠说着一把抽出了宽背刀:“擒下她!”

命令一下,守卫们自然动了起来,纷纷提着武器就朝秦芳逼来,秦芳立时身子一猫,手已抓上了右臂,而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外却传来了一声大喝:“住手!”

立时已经挥刀动手的守卫们纷纷僵住,而盛岚珠更是惊讶的扭了头:“谁?”

“我!”叶正乐大喊着冲进了牢房,一看那些侍卫就在秦芳的面前挥刀动手的,便是急声大喊:“都给我住手,滚出去,谁也不许杀她!”

“叶大人!”盛岚珠闻言自是瞪着眼的冲他质问:“你什么意思?我们可说好的。”

“我知道我们说好的,可现在她不能死!”叶正乐说着已经跑到了牢房门前,对着那些侍卫便是挥手:“都给我放下兵器,出去出去!”

“慢着!”太后当即相拦:“叶正乐!今日可是先皇出殡的日子,再有一个时辰,哀家就会前去哭陵,我必须带上这丫头的头颅去给我爹和兄长祭奠!你,别违背我们的约定!”

“我也不想违背,但今天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叶正乐说着无奈的看了一眼秦芳:“芳菲中了毒,眼看命在旦夕,能救她的人目前只有她,所以我不但不能让你杀了她,我还得带她走!”

“毒?”盛岚珠簇了眉:“你和我开什么玩笑?你女儿好好的能中什么毒?再说了,即便中了,她又怎么能救?她又不是医女!”

“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她不能死!”叶正乐说着就冲秦芳摆手:“还立在哪里做什么?赶紧给我出去救人。”

秦芳没动,她站在那里看着他:“我的家人。”

四个字,便是她的要求,叶正乐不傻,一听便是头大,而太后更是激动的挥舞了刀:“还你的家人?今天,你们都得死,我先砍了你再说!”

盛岚珠乃武将家的女儿,自是会些功夫的,她冲口而出这话后,人就奔过来朝着秦芳挥刀直砍,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物件从牢口处直飞了进来,砸在了太后手中那把宽背刀上,立时太后发出一声轻叱,手里的刀就落在了地上,而人则是像手臂被震断了似的,垂了右臂。

“谁?”她大怒而喝,转头瞧望,但见牢口处一道白影迈步而入。

“皇儿?”一看那身影,盛岚珠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你,你怎能阻我?”

“母后,惠郡主,您杀不得。”南宫瑞说着看了一眼秦芳,而秦芳却没有看他,反而是看着地面上同刀落在一起的物件,勾起了唇角。

那是一块玉佩,是一块她略微眼熟的玉佩。

“放肆!”盛岚珠闻言大怒:“你外祖与舅舅都死于北武姜氏之手,这些年,我心中的恼恨你不知吗?明明都说好了今日要他们卿家全家血祭的,你,你竟然出来阻我?”

“母后!”南宫瑞两步上前插进了太后与叶正乐之间:“母后,朕是您的儿子,若非不得已,朕怎能相拦?”说完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叶正乐:“叶大人,适才听到你说芳菲小姐中了毒,急需惠郡主前去救治,虽然朕不明白为何惠郡主可救,但人命关天耽误不得,朕准你先带惠郡主去救治,但亦有守卫相随,以免其逃脱!”

此话一出,太后自是言语,但南宫瑞抓上了她的手略微加劲的一捏,而后看着她摇了摇头。

太后眼中怒意满满,却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似有恳求之意,当下咬了下牙说到:“皇上都发话了,叶大人还不赶紧?记得把这丫头给我看紧点,若是把人丢了,哀家可不依!”

叶正乐闻言自是赶紧招手叫秦芳走,可秦芳还是不迈步,她看着南宫瑞开了口:“我的家人。”

依然是这四个字,依然是面色淡然。

“他们不会死。”南宫瑞开了口,太后当即又要言语,南宫瑞大声的开了口:“朕乃新帝,一言九鼎,说他们不会死,就不会死!”

秦芳眨眨眼,随即看向叶正乐:“宰辅大人,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