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7章 别惹军医!

第三十七章 别惹军医!

南宫瑞用强势的表态堵住了太后盛岚珠的口,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一脸不解的望着他,直到秦芳同叶正乐等人都消失于牢门外了,南宫瑞才看着她,轻声而又无奈似的问了一句话:“母后,是儿子坐稳江山国祚重要还是给外祖与舅舅血祭重要?”

盛岚珠的眉皱在了一起:“你已是皇帝了啊!”

“但朕大权在握吗?”南宫瑞看着母亲,他眼里闪动着怒色:“朕现在不过是那老匹夫用来掩藏野心的大旗而已!”

“瑞儿!”

“母后,朕为帝王,兄弟几个自无法揭竿,没了这名正言顺,国祚就只能任由那老匹夫算计,朕有心无力,可是……母后若能忍住心中仇怨,先放过卿家一马,儿子便有转机。”

“转机?”盛岚珠的脸上立显一抹惊讶:“什么转机?”

南宫瑞松了太后的手,两步走进监牢内,将两个物件拾起。

宽背马刀送还太后之手后,他把另一个物件放进了太后的手里:“您看看这是什么?”

盛岚珠将其拿起一瞧,立时震惊:“苍?这不是那苍蕴的……”

“没错。”南宫瑞说着眼有兴奋的看向自己的母亲:“苍公子一个时辰前,终于应了儿子之邀,肯做朕幕僚三个月,有他助力,朕,必然能让那老匹夫妄作大梦!”

盛岚珠闻言僵住,难以置信似的盯着手里的玉佩看了又看:“那刚才出手的,是他了?”

“没错。”

“他……提了什么要求?就是要那小丫头活着吗?”

“不止如此。”南宫瑞说着无奈的轻言:“他还要卿家人都活着。”

……

“老夫今天为了你,可是和太后撕破了脸,如果你救治不能,不用太后,我就会把你给开膛剖肚了!”马车上,叶正乐盯着淡定悠哉的秦芳是越盯越窝火,终究忍不住出言威胁。

秦芳闻言轻笑着点了一下头:“宰辅大人也就威胁我有的是劲儿,刚才若不是皇上驾到,只怕你还拦不住呢!如今也好意思居功!”

“你!”叶正乐立时是捏了拳头,但话到底还是憋住了。

秦芳眼看如此眨眨眼的把脑袋伸过去了一些:“叶大人费这么大劲儿,我还以为您已经捏住了人家的七寸,这么看来,也许是六寸而已,自以为制住了人家,可人家想咬你的话,轻而易举啊!”

“你少来挑我!这些事论不到你插言!”叶正乐说着扭了头。

秦芳当即撇了下嘴,再次坐正了自己低头言语:“自以为是。”她轻轻地吐出了这四个字,既像是自我轻嘲,又像是出言嘲讽,但又没冲着他叶正乐言语,只怕叶正乐呕气的翻白眼。

而就在这时,马车减慢了速度,随即停下,乃是相国府到了。

秦芳跟着叶正乐下了马车,立时前后左右涌来数名侍卫持刀相随。

秦芳不予理会的跟着叶正乐入府,在这灯火通明的阵仗下,反倒瞧望着相府里的种种摆设。

这叶府,相对于卿家院落的华丽来说,可以说是有些寒酸。但这过于的低调,却让秦芳意识到,叶正乐的蛰伏不小,更明白他的野心昭昭--有道是能蹲多低,就决定了将来能跳多高,这叶正乐自不是个如她能看到的这般浅显的人物。

当下秦芳瞧看着叶正乐的背影,隐隐觉得自己还是轻敌了些,至少在看到相府内的布局之前,她是没把叶正乐太当回事的。

“老爷!您可回来了,小姐,小姐她……”叶正乐刚带着秦芳踏进姑娘的院落,一个婆子就激动的哭着冲了出来,立时惊的秦芳心里一个咯噔:不会就死了吧?

“她怎么了?”叶正乐也被吓的变了脸。

“小姐她吐血不说,还全身,发,发黑,全是毒泡!”那婆子哭着言语,吓得叶正乐赶紧往屋里蹿,秦芳则是蹙了眉。

没死就好,不过,这也发的太快了吧?就算是孕妇,也不该发展到咳血这地步啊!

“女儿!”屋内此时传来了叶正乐惊惧的声音,随即他扯着嗓子大喊:“卿欢,你还不给我进来救人!”

秦芳见叶正乐都直喊自己名讳了,只得迈步,不过一迈步,身后那些侍卫也都迈步,秦芳只好收住脚出言提醒:“大人,侍卫跟着我,我若进去了,侍卫也就得进去,您女儿的名声……”

“你们统统都给我站在这里!”叶正乐闻言自然是跑了出来喝止。

侍卫们你看我,我看你一眼,有些犹豫,为首的一个冲着叶正乐欠身而言:“叶大人,您的命令我们不敢有违,但皇上有令,我们也不能不照做,尤其是这惠郡主,倘若在您的府上没了,我们可交代不了啊!”

叶正乐闻言哼了一声:“你们把这里围住就是,不得进屋,人若丢了,我自会给皇上一个交代!”说完他转身看向秦芳:“还不进去?芳菲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必要你陪葬!”

秦芳闻言当下也不多说,迈步入屋,眼看到几个丫头婆子都围着病榻上呻/吟不断的叶芳菲,而她们的身前又是装呕吐血痰的木桶,又是盛放擦身水与布的铜盘,立时冲她们言语:“你们且站到那边去,什么也别碰,都立在那里!”

几个人闻声都愣了一下,跟在秦芳后面的叶正乐自然开口:“听她的。”

当下众人移去一边,秦芳凑过去瞧看了叶芳菲此刻的情况后,立时心里有数,当即转身冲叶正乐说到:“令爱的毒已经侵入脾肺,我还有三成的几率能救活她,但是需要你们的配合!”

“你说!”

“令爱之毒本在体内,但她已有吐血,并有黑疮擦破,毒液外漏,毒气宣泄,凡是在她吐血及破疮后进入此房内的人都有可能已染毒,故而想活命的,这些人不得再与外面的人接触,以免传毒,而你们这些接触了的,就在这院落里,各自一屋不再走动,另叫人煮上十壶水送递到这屋内,我会调制解药入水,你们各自喝了,一连三日内,无毒发者,就是无事,有毒发的,那就得再解!”

秦芳一起说了这话出来,屋内的人全部吓住了。

小姐此刻的惨状大家都看得清楚,听到自己会有可能染毒,各个都变了脸色,那叶正乐更是惊讶的看着秦芳:“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秦芳说着看他一眼:“您要是不想被毒死,也一样!行了,赶紧去弄吧,哦,先烧一些水送来,我得给你们家小姐调配解药解毒了。”说完她走到了床边看了看已经没了呻/吟,完全陷入休克状态的叶芳菲轻撇了下嘴。

哎,小丫头,惹谁也别惹医生,尤其是还带着肺鼠疫病毒的未来军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