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8章 救或害,一念之间

第三十八章 救或害,一念之间

战争,总是残忍的,不管是为着怎样的借口,一旦发动,必然是最残酷与血腥的一面,因为总要分出个胜负来。

所以,在未来的世界,战争早已成了各方科技展现的秀场,而生物类武器更是其中一支劲旅。

作为一名军医,秦芳时常会遇到被生物污染的病号,她因为要给病号治疗而必须做生物分析以确定给药度,所以总要从病号的身上抽取菌原或毒素以供分析检验,而她的右臂是绝对便捷又不会传递病原的最佳提取器。

就在她出发前,无数战争积累的放量污染伴随着环境的恶劣演变,使得新的超级病菌出现,它的衍生与吞噬细胞的能力让大家都意识到,在有限的时间内无法生产出解药的话,很可能将成为能使人类灭亡的最大疫情。

于是她授命前来找寻破解的希望,而出发前,考虑到目标地战国正是动乱的时期,万一她运气不好的落点在什么敌军大营,想要单枪匹马杀出重围这简直就是做梦,她才在自己的右臂提取器里仓储了肺鼠疫的病毒。

因为它是发作的病毒之一,又具备传染性和无治疗下的高死亡率,但,一旦有救治,却又是最容易控制的疫情。

当她被盛岚珠断水断食在天牢时,她就考虑过找机会放出这病毒,但沈二娘对她同情又无奈的眼神,让她不愿祸及这个无辜的人,毕竟这是病毒,倘若不是个金枝玉叶,只怕病了也无人救治,就算最后病毒能扩散开来,改变她的处境,但作为最初载体的沈二娘一定会丧命,这使得她放弃了这个路径。

她不是圣母,不会爱心超级泛滥的见谁都治疗,但她也不是冷血动物,会把无辜之人的性命视作空物。

所以她一面计划着等到皇后来找麻烦的时候再动手,一面又因为担心皇后万一不出面而错失机会,不得不让沈二娘给苍公子放了口信出去--反正她笃定他是自愿掺合进来的,否则就不会有沈家娘子托姑姑照顾的事。

可是,上天太眷顾了,叶芳菲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当她被自己反过来制住,还出言威胁时,她立刻想到她是一个完美的载体,因为她不但属于金枝玉叶,还是叶正乐谋算的重点,而最重要的是,叶正乐显然手中有着把柄,否则他是做不到挟一个成年太子做傀儡的。

所以秦芳一想到叶芳菲的合适,立时用刀尖划破了她的脖子,而后脑中下了指令,指尖存储的病毒释放了出来。

血,是最佳的感染通道,它能快速的让病原入侵,也在让本来两到六天的潜伏期,有可能缩短到一到两天。

而叶芳菲这个孕妇之体,显然免疫力低下,潜伏期不但小于一天,还已经发展到疫情的三阶段,这让她也有些没想到。

她意识到自己也得赶紧下手了,否则,叶芳菲的救治率就真的如同所言的要降低到三成去。

“叶大人,请你也出去吧!我验毒配药属于不传之秘,不能让人瞧看的。”她说着动手掀开了叶芳菲的被子:“快一点,你耽误的越久,您的女儿救活的机会越低。”

叶正乐显然不愿出去,但秦芳话都说道这份上了,他也不好耽搁,毕竟女儿是她的希望,他只能快速的退了出去,人在门外徘徊。

秦芳不理会她,伸手赶紧的把叶芳菲身上的衣服解开,但见她大腿和腰身上已经出现了黑色的疮包,而腹股沟处的淋巴结已经肿起不说,就连脾脏部位也已经有些微的升高,显然内里的脾脏也已经肿大,这已经是往四阶而去的节奏。

这样的病变速度,她很惊讶,但却没时间去考虑为何这么快,她看到了眼休克的叶芳菲,迅速的从右臂里取出了装有链霉素的针剂给她注射后,又给她注射了一针肾上腺皮质激素,免得她在休克中死亡。

而后她取出了手术刀割上了那些黑色的疮疤为她引流内里的脓液。

黑红色的脓液里集聚着大量的次级病毒,这要是别人碰触了,被传染的几率则会高达百分之八十,但秦芳的体内早有抗体,反倒无畏,所以她根本不管这些脓液,只专注的为她切割开一个又一个的疮包引流。

折腾了差不多有三四分钟,背对的门外传来了动静,是丫头们烧好了一大壶水送了进来。

她瞧看了一眼已经处理完疮疤的叶芳菲,迅速的收了手术刀,便来到了门口,一面吩咐叫人去准备大量煮过的布,一面把水壶提了进来,更关上了门。

她一关门,叶正乐便是不安:“你要干嘛?企图逃走吗?”

秦芳抽了下嘴角:“我的家人还未安全,你觉得我会逃走吗?”她一面说着,一面从右臂里取出了储备的所有环丙沙星类的抗生素,将其碾碎成粉后,洒了一些在水里,剩下的则拿桌上的一张纸给包了,而后这才开了门,叫人提那大壶。

“这一壶拿出去,所有接触过小姐的人都得喝,尤其是刚才伺候着的那几个。”秦芳说着把手里的纸包递给了叶正乐:“这里是免于你们被毒染上而死掉的药粉,我能配出来的只有这么多,将内里的分出十份来,每一份溶于这样的大壶,分给大家喝,一天喝掉三壶,应该可以救治你们。”

叶正乐闻言接过,当下便打开看了一眼:“你这药粉如何配置的,你哪里来的东西?”

秦芳看着他警惕的眼神耸了下肩:“你们抓我来时,应该知道我是被我爹逐出家门的吧?我要出门独自生活,不带点东西怎么生存?这些东西本是为了日后混饭用的,如今为了救你的姑娘,我可是倾其所有了,若你们运气好,当能消了这灾,运气不好的话……我也是尽力于此了。”

“你需要什么只管说,我这就叫人准备。”叶正乐自是想加大大家存活的可能迅速表态。

秦芳则摇摇脑袋:“这些东西,你弄不来的,你若真想好,就叫太医院的医生们,弄些去疮毒又消肿的药来就是,哦,对了,快点叫她们把煮好的布送来,还有,再煮两把剪刀给我,等等,再送十坛子高粱酒和十捆木柴来,要快哦!”

“你要酒和木柴做什么?”叶正乐诧异,毕竟解毒救人的,他还没听说过要这个的。

“救你们啊!”秦芳说完就退回屋内关了门,她才不想现在告诉叶正乐,她得一把火烧了他这个大院子!

没办法,这里可是疫情的散点,不清理的话,她有可能会控制不住,那么,她敢保证南昭国会面临一场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