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39章 怪异,不合理的疑点

替嫁之神医弃妃

“嗯……痛……”注射下的肾上腺皮质激素终于起了作用,叶芳菲一从休克的状态里解脱出来,就开始呻/吟,虽然有些吵,但对于秦芳来说,这算好事,至少避免了叶芳菲在休克里死亡掉的危险。

“你,你怎么在这里?”**了一阵,叶芳菲大约视线清晰了,一看到立在她身边忙忙碌碌的秦芳自是诧异,毕竟这个时候她人可是应该在天牢里的。

“被你爹拽来救你的呗。”秦芳说着伸手翻她的眼皮瞧了瞧:“你感觉怎样?”

“我?疼。”叶芳菲很直白的表达的着自己的感觉:“好像全身都在疼……”她说着伸手去摸疼的地方,自然而然的摸到了被引流的脓疮,当即身子就疼的打颤,人也叫嚷出声:“血!天哪!我怎么全身都是血!”

“你一身的毒疮,我要是不给你割开排毒,你这会儿早死了,还喊什么啊!”秦芳说着走去了一边,抓了留下的那壶水到了跟前:“我现在给你喂水,能喝多少你喝多少,难受,就侧过来往桶里吐,但吐完还得喝,你体内的毒得这样给它都吐出来懂吗?”

叶芳菲茫然的点了下头,立时就张了口,秦芳看着她求生的本能抿了下一下唇,把茶壶就放在了她的嘴边喂她水。

此时门外有了动静,终于有人按照她的要求送来了东西,她叫着略等后,又喂了叶芳菲一会水,这才走到了门口。

煮好的白布和酒送了进来,剩下的人还准备抗柴。

“不必,这些柴全部堆在这个房子周围吧。”秦芳这话一出来,立在门口的叶正乐算是反应了过来:“你这是要干什么?烧我院落吗?”

“您倒不笨,这地方已经被毒污染了,如果想大家都好,等下你女儿好一点,我就得把她移出去,然后这屋子就得烧了,若是不烧,这毒散的厉害了,别说你府上的人了,可能方圆十里都不得安宁。”

“不可能,只是毒而已,怎么可能这般凶悍!”叶正乐不信的盯着秦芳,秦芳撇他一眼:“爱信不信,反正东西我叫人弄了,你要舍不得点,那就不点好了,反正一旦毒扩散开来,那肯定是顺着这房子一路扩散开来死人的,而您府上,肯定是最先死人的。”

秦芳说完不管叶正乐的反应就缩回了屋里,她拿了其中一把剪子把白布剪成一个个布块,尽数放倒了叶芳菲床头的小凳上,随后破了一坛酒,拿着另一个剪刀到了叶芳菲跟前:“你身上的毒疮我得清理,可忍着点疼,别吵的我弄不好,多剪掉你块肉去。”

她说完看了一眼被吓得死死咬出嘴唇的叶芳菲,便开始动作起来。

毒疮里再放掉脓液后,还有许多被病菌破坏的腐肉,如果不清理,都会成为病菌的繁殖点,即便药物给入,也会在身体里留下一个个“据点”,当药物作用不足时,就会反扑。

她给入的药,已经是未来世界进化的军事药,不但浓度极高,且持续性强,往往一粒或是一剂就可避免长久的药物给入。

但叶芳菲这次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发展到了近四阶的状态,这说明她的身体免疫力低下的超乎人的想象,所以她必须为她清创,以免她治疗失败而死亡。

剪刀剪掉那些腐肉,她已经做好了叶芳菲惨叫的准备。

不是她心狠不给麻醉药,而是此刻叶芳菲的清醒让她不愿意冒险拿出药剂注射,而何况,她的药剂只有那么多,浪费在一个试图弄花她脸的人身上,她觉得有点“浪费”,还是能节约就节约,万一再有什么类似开颅剖腹的手术,药物也能真正的物尽其用。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说不让她叫,叶芳菲竟真的没叫,明明疼的揪扯着床架的指节都泛白了,却就是一声没吭。

这让秦芳十分惊讶,不过她看了看其,继续动作。

毕竟这才开始,她并不看好叶芳菲能忍下来全程。

剪刀和布块接二连三的交替,清理,一个个创口的清理下来,叶芳菲竟始终没吭声,哪怕头上都布满了疼痛而生的冷汗,她也没吭声。

而秦芳却是觉得不大对劲了。

这也太能忍了吧?就是她救治的那些病号,在新兵时期都憋不出的要叫出声,往往只有那些经常挂彩的老兵才会忍住那痛,风淡云清的面对。

她诧异的看了一眼叶芳菲,越发觉得不对。

想到在毒疮引流前,叶芳菲除了脖子上那新鲜的一个口子外,身上可再无疤痕,那么在没有严重外伤干扰的情况下,她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是没有道理会免疫力低下的!毕竟除开外伤和自身先天性的缺陷外,那就只有营养**了!

可是,她是相府的千金小姐啊,锦衣玉食的生活着,又怎么会营养**呢?

“惠郡主,柴草已经摆好,什么时候把人移出来烧这院落?”此时屋外传来叶正乐大声的询问之音,秦芳只好收了思绪,起身去了外面叫着大家准备抬叶芳菲的种种物件。

随即她回到床边时,叶芳菲满脸泪水和冷汗的看着她:“弄,弄好了吗?”

“好了,你挺坚强的。”她轻声赞了一句,看到叶芳菲大喘了一口气后就立时不慌不燥了,就觉得那种不对的感觉又泛了上来。

眨眨眼,她凑了过去轻声言语:“有件事,我都给你说一下。”

“什么?”

“那个,你的孩子是保不住了。”秦芳有些无奈,生与死她得有选择,在那种情况下她自保用她做了媒介,但治疗的药物,这两种都是致畸的,所以孩子是不能降生的。

**的叶芳菲直接愣住,半天连个话都说不出来,当下秦芳叹了一口气:“万幸的是,你活着。”

此时,外面有人喊话,说着床板找好,仆役到位,秦芳当下就要离开,叶芳菲却突然开了口“等一下。”

秦芳回了头:“嗯?”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叶芳菲的脸上此时有一种让秦芳异常熟悉的求生之色:“求你,不要告诉我爹,这件事,行吗?”

秦芳的眉立时高挑:“瞒着有什么用呢?迟早会知道的。”

“这你不要管,我只求你不要说出来,等,等到我好些了,我,我自会想办法。”叶芳菲的眼里闪过一色慌乱,随即却又镇定下来。

秦芳霎那间有一种怪异的想法升起,她眨眨眼点了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不要指望我不说,要知道这外面可还有一堆的太医,等你流产之后,他们自然会发现。”

“那你也不要说!”

求月票、求收藏、求、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