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40章 求生,呼之欲出的真相

第四十章 求生,呼之欲出的真相

看着叶芳菲肯定的表情,秦芳点点头:“好,不说,反正我只是解毒的又不是太医。”

当下她去了桌边把剩下的一些白布剪成大块,淋上烈酒,继而拿出去叫那些仆妇们用来蒙了口鼻,这才叫她们进屋把叶芳菲给抬换了院落。

而后,换衣换单的,未免传染,都是秦芳亲自动手,再把那些换下来的东西全部丢到那间房中后,叶正乐便立刻叫人点了火,再不犹豫半分。

大火因为酒水浇在房中,增加了可燃性,火势很快凶猛。

秦芳转头看了看眼睛有些发红的叶正乐,眨眨眼冲他说到:“叶大人,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

“什么?”叶正乐闻言警惕的看着秦芳。

“你女儿因为要放出体内毒素的关系,被我剪开了身上的毒疮,这毒是放了,可血也流了不少,未免她最后因失血过多不能活下来,所以需要给她输血。”

“输血?”叶正乐不解:“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这个当爹的放点血,让我输入她的体内,帮她存活。”

秦芳说这话时,小心的留意着叶正乐的表情,当对方听到要放点他的血时是立时蹙了眉:“我府中有的是人,你要血,随便抓人就是何必要我的?”

秦芳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们乃是她的骨血至亲,这血溶于水的,我肯定是用你们这做父母的血啊,免得别人的血融不了,那人可就没救了!”

叶正乐的神情有了一秒的僵直,随即又看了秦芳一眼:“非得是她父,非得是我和她娘的血吗?”

“自然是。”秦芳点头。

“可笑,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人失了血,你还能输血进去的,诶,你怎么输啊?”

秦芳眨眨眼:“我自是有办法,不过,也得大人你帮忙找些材料才成!”

“你要什么材料?”

“一只刚刚宰杀掉的羊,外加几张结实的桌椅。”秦芳沉吟了一下做了回答,立时就让叶正乐傻了眼:“你要这些东西?”

“对啊!”

“它们有什么用?”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秦芳说着白了他一眼:“救不救,你决定吧,反正她是,你的女儿。”

秦芳说完也不管他的答案,直接返身回屋,但到了屋里她却又从门缝里往外瞧,就看到叶正乐像是纠结什么难题似的在那外面的台阶上来回的踱步。

“你,你在看什么?”身后传来叶芳菲有些虚弱的声音,秦芳回头扫了她一眼:“看你爹肯不肯救你啊!”

叶芳菲的眉眼一挑:“什么意思?”

“你失血太多,得输血,不然现在看着没事,但身体缺血太厉害,可能明天就会死。”

“那你给我输血。”叶芳菲立刻开了口,求生的欲/望十分的强烈。

“我也想啊,但得等你爹娘乐意啊!”秦芳说着扫她一眼:“得你爹娘的血,也有可能和你相合。”

这话一出来,叶芳菲就僵住了,秦芳立时明白,自己心底的猜测基本是中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了叶正乐的声音:“惠郡主,你说的输血之事,我听来匪夷所思,这等稀奇的事,我可不愿拿我女儿的命来冒险,你此刻给她解毒,撑住她命能三天就好,三天后自有高人前来接手,彼时,若他也觉得输血可行,我们再说。”

“行,要怎样你说了算,反正她是你的女儿,命在你手不在我,不过我话说前头,我只负责解毒,你女儿若因为失血过多撑不到三天的死掉了,那可别怪我啊。”秦芳高声应答着,眼却盯着叶芳菲,立时就看到叶芳菲的手紧紧地扣住了床板。

“你的解毒之法害她失血过多,若是撑不到高手前来,哼,我必要你赔命!”叶正乐丢下这话,人似乎就走了。

秦芳闻言扭了扭嘴巴,两步凑到了叶芳菲的跟前,一脸苦色的丢出去了一句:“你可争点气啊,自己撑到三天,撑到什么高手来,这不输血的,我是不能保证你活着的,而你死了,我也得死,你可努力啊!”

叶芳菲转头看着她:“你不想死对吧?”

“这不废话嘛!”

“我也不想死。”

“我知道啊,所以叫你努力撑啊!”

“那输血之法就一定得我父母吗?”

“也不是一定的,但最好是,别人的血很可能不行。”秦芳故意一脸无法的表情。

“你说的是很可能不行,但一定有例外是不是?”叶芳菲急急的询问着,她那发白的脸让秦芳蹙了眉:“你已经失血很严重了,要救你,肯定要输血的,不到万一,我不想去赌别人的血,因为很可能,你会因为血不相容而死。”

“那如果我非要你用别人的血给我试呢?”

“放着存活的不选,非要赌命……”秦芳叹了一口气:“你不是叶芳菲吧?又或者说,其实你不是叶正乐的女儿吧?”

叶芳菲的眉眼挑了一下:“你胡说什么!”

“好,我胡说!”秦芳扭了头:“当爹的舍不得血救自己女儿可笑,当女儿的,放着活路不要,要去赌命,也很可笑。”

叶芳菲瞧着秦芳那淡漠的样子咬了咬牙:“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若要父母放血相救,实属不孝,我,宁可赌命,活得便活,活不得便死!”

“别人也有父母,敢情就你爹娘金贵?”秦芳见她死咬不认,直接白她一眼:“孩子是你的护身符,现在孩子已不能活,你的命恐怕就不值钱了吧?我若此时告诉叶大人,你的孩子保不住,不知道会有什么好玩的事发生。”

秦芳说着起了身就要往外走,叶芳菲立刻言语:“站住!”

秦芳扭了头:“只有一次机会哦,到底想不想活,随便你!”

叶芳菲盯了她几秒彻底的闭上了眼:“我当然要活。”

秦芳走了回去:“那就说实话吧!”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救活我,连你自己都说了,那是赌命!”

秦芳耸肩:“这我没办法,你说,还有个赌的机会,不说,连机会都没。”

叶芳菲死死的盯着秦芳,七八秒后才开了口:“人不为生,何以拼,我自是要赌的。在我告诉你答案前,你先告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的?”

秦芳眨眨眼:“你的身体太弱了,我发现你中毒时,还以为你这毒这般发出来,要等个两到三天去了呢,可结果呢,一天不到,你竟然都成了这个鬼模样,足可见你这身子,即便看起来不错,但事实上,营养**,你以前应该是经常饿饭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