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0章 傲血,铁骨郡主

第五十章 傲血,铁骨郡主

“在下只想请皇上以天下苍生为念,以国泰民安为重。”苍蕴低声说着,倒是不紧不慢的。

“你是想劝皇上受了这份羞辱吗?”太后不满的看向苍蕴,语气里毫不压制她的不悦:“我南昭岂会受那北武宵小所胁?”

苍蕴却是瞥她一眼:“南昭不怕,太后不怕,可是百姓却会怕!皇上请在下来做他的幕僚,为的是助他稳定天下局势,如今新帝临朝,正是彰显仁爱与天子之力的时候,若鸡肠难容,怎可治理天下?而那北武,素来‘莽勇’二字,若陛下为一时之快,而愿意招惹一个蛮国破开协议而动武,那就当在下什么也没说,反正幕僚一职凭的是心,尽力还是混日子,也看有无明君值得我费力。”

他这话一丢出来,盛岚珠的脸色极为难看,而南宫瑞则偏头盯了他片刻,随即转头冲着黄门言语:“着她到殿前来吧!”

无有言跪,已是妥协,那小黄门立刻下去传话,而南宫瑞则转头冲苍蕴说了一句话:“等一下,苍公子你不会又以协朕为由,再劝诸多吧?”

苍蕴眨眨眼:“既然陛下觉得我话多,那我就不言语好了。”他说着昂头看向前方那个白色点点前进的身影,一派淡色悠然。

南宫瑞抿下了唇转回了脑袋,恰看到跪地的忠义王卿岳紧闭的双眼,他撇了下嘴,也看向前方。

此刻,秦芳正在迈步向前,为避免每一下动作让针刺扎身,她几乎是拿出了站军姿时的笔直,但毕竟是台阶,即便已经动作轻柔缓慢,可还是能感觉到每一步行动时,背部的灼痛。

是的,不是刺痛,是灼痛,当那些嫩刺隔着衣料扎入皮肤后,因为本身的倒钩它便钩在皮肤内,每一下动作会牵动布料,更会扯动肌肉,所以必然的运动让她感受到的就是灼痛。

可是,她没有改变步伐的速度,也没有让脸上出现痛色,她步步向前,高昂的头颅证明她灵魂的不屈。

忽而,一列兵勇疾奔而至,他们冲到了百官之前,纷纷架起长矛大刀给她做了一条低首之路。

是的,低首,那些兵器的交叉高度正好和她的脑袋一样高,若要无伤而过,唯有低头弓背前行,而那样……

她背上的荆棘,就会扎得很欢。

秦芳抿了抿唇,抬头看向前方,殿前跪列的四十多口在武器的光泽里隐约,而为王者的金色正在昭昭。

她咬了咬唇,迈步向前,身子依然笔直的直接迎向面前的低首之路。

额头撞在了长矛之上,她不低头,反倒后仰头颅,抬起她的右手捉了那长矛往外一撇。

“咔嚓”厚实的木棍断成两截,随即那长矛的矛头就被秦芳直接抓着掷于地上!

这一幕,令众人哗然,百官惊色是兵勇茫然。

而秦芳则咬着唇,迈步向前,在撞上大刀后,也依旧是侧身抬右手抓上了大刀下的柄。

她咬着牙发力,靠着她钢铁的右臂,靠着她可以捏断钢管的右手。

“啪”断裂声,清脆的窜入众人的耳膜,百官的惊色已成惧,而兵勇们的手都发起了抖。

一个女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只凭一只手就连断两把武器,长矛木柄还好说,可大刀乃是铁质,竟然也被她直接掰断,怎让他们不惊惧?

秦芳的双眸浮动着厉色,她看着前方的兵勇,再次迈步向前。

有士兵的武器,在她靠近的那一刻抬了起来,让了路,那目色里的惊惧,彰显着他不敢与之较量。

她没有停歇依然前行,渐渐地更多兵勇效仿的想让,却大多是眼里有着钦佩之色。

什么是兵?护家护国的勇士。

什么是勇?直面生死不屈不挠。

一个女子在他们的面前彰显着铁骨铮铮,他们又如何不去钦佩?

所以越来越多的兵勇想让不说,更用一种注目之礼给了她更多的力量。

可是,当这条低首之路快要走完时,吉祥大总管却抱着一把宽背马刀走了下来,这让秦芳下意识的眯缝了眼,而后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太后盛岚珠。

“卿欢!太后有谕,若你有本事断得这把马刀,殿前之路定不为难,若你不能,那洒家就要尊谕的用这把刀留下你的右臂!”吉祥的公鸭嗓子难听的叫嚷着:“免得你这北武杂血之人,以蛮力骇我南昭而得意自满!”

北武……杂血……

秦芳的眼里闪过一抹厉色,在吉祥刚要捧起马刀时,她一甩右臂,一巴掌就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吉祥的脸上,立时打的他半张脸都变形飞牙不说,更是血污满满地直接睡在了台阶上,半天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她瞪着他,言语森森,随即弯身捡拾起了那把马刀,而此刻在前方的众人也看到了她的背。

把荆条下的白衣已然飘红染血,那成片的红在白色的衬托下,红的触目,红的惊心,可是……惠郡主却一声不吭。

霎那间,周遭都沉寂在一种诡异的气氛里,好像每一个人都不是在看戏,也不是在看她今日到底有多么的不堪,反而是在看着她奔赴法场一般,内心揪揪。

秦芳捡起了这把宽背马刀,入手的重量足可以证明它当年在战场上是一把上佳的武器,毕竟对战中,一把马刀可以砍断马的脊骨,这如果紧靠蛮力相断,简直是做梦!

可是,她有的却不是蛮力,而是未来世界的高科技。

“太后,这把刀是您拿来要卿欢断的,卿欢如果没说错,这把马刀可是您盛家长者遗物,若今日我断了它,您他日寻我麻烦可怎么办?”她扬声而问,声音在殿前的阶梯上飘。

“你只要能断了它,哀家定不寻你麻烦,可若没能断的了它,那哀家就要你的右臂!”盛岚珠言语着站了起来,一身金色的华服同帝王一道彰显着她的贵气。

秦芳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这把宽背的马刀,继而屈了一膝,把那马刀横在了腿上,手就按在了刀身之上。

“欢儿!”忽而,前方传来卿岳的声音,虽然有些被风,但他那吼声,她却听的清楚:“刀为军者之荣,不可毁,好女儿,你走吧,爹不需要你来负荆请罪,倘若为了苟活而身背罪名,爹宁可死!”

秦芳的眉一蹙,随即大声言语:“没有什么叫做苟活,生命永远可贵!”她说着右臂发力,但见那宽背刀点点向下弯曲,却在即将断裂之时,她又换了个地方再掰。

风呼呼的吹着,背后的白衣之上,血色在迅速的扩大着它渲染的面积,而秦芳手里的宽背马刀则变成了,一个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