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4章 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人了

第五十四章 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人了

“你醒了?”姬流云诧异的伸手要去摸秦芳的脉,当看到她左手手腕上缠着药条时,便是立刻起身要去勾她的右臂,但秦芳去把右臂缩到了她的身下,开了口:“我身上的刺取掉了吗?”

“还没。你把手别藏起来啊,我给你号一下脉。”姬流云的言语让秦芳下意识的抬了左手,随即她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缠着的黄绿色布条。

“这是……”

“我刚给你过了血,你失血太多了。”立在桌前的苍蕴说着走了过来:“你不是有个什么东西,方便夹取针刺类的吗?拿出来给药王吧,他好为你取刺,免得留疤。”

秦芳趴在**看看苍蕴看看手腕又看看药王,随即默了一下才言:“那你们先出去。”

姬流云刚要言语,苍蕴就拍上了他的肩,随即从**拿起了那把剑转身出去,他顿了一下也只好跟上。

看着她两个出去,夏可可立刻开始自我检查,结果当体内数据传输到她脑海时,她倒愣住了。

体内的血液此刻不但补量,远离了危险线,反而有些微量元素的数值比先前自测时还高了一些,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体内的毒素,竟然彻底的没有了。

她诧异的看了看周围,没看到有什么输血的工具,唯有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包裹在那黄绿色的药包里。

他是怎么过血的?

下意识的她疑惑不解,但“过血”两字再入脑中,却勾起了卿欢的记忆,好似有什么书籍记载过这种法子,倒是和内功有关的。

“好了吗?”外面有询问的声音,秦芳收了思绪轻言:“再等一下。”

说完她立刻从右臂里取出了夹针器不说,更打开了存储药品的匣子,可看看里面几乎空掉大半的状态,她抿了抿唇,又收了起来,这才趴好了自己,喊了他们进来。

“弄些烈酒和棉花吧,取刺时好帮我清创。”她把夹针器递给了姬流云:“还有你的手和它都得在酒里泡一泡。”

姬流云几时见夹针器?

这种看似剪刀,却又不是剪刀,并且剪头部分多个调节的部件的玩意立时就让他惊奇万分,他自是想要开口询问怎么用,可秦芳却盯着他,他愣了一下自觉的去找酒和棉花等物按她说的做去了。

“你是用内功给我过血的吗?”她趴在**轻声询问。

“嗯。”

“那我体内的毒,也是你给驱除的了?”

“嗯。”

“你,怎么弄的?”

苍蕴眨了下眼:“吸的。”

秦芳闻言立时脸红了一下。

吸的?那不就是用嘴吗?

一想到他趴在自己背上用嘴给她吸蛇毒的画面,她的心莫名的荡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随即她就正色了,毕竟她自己就是医生,救死扶伤时,谁还有那些忌讳?

于是她开了口:“谢谢你,我多欠你一份人情,等会你找药王要点驱毒的药喝吧,免得伤身。”

苍蕴闻言轻笑了一下,随即看着她:“你是谁?”

秦芳一愣:“你问的真奇怪,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你不是卿欢。”苍蕴说着眨了下眼,随即抬手指了她的左臂:“那里有个狼头的刺青。”

秦芳当即一顿,有些无奈的闭上了眼。

当时只顾着自救,供血不足的她根本忘记了这回事,而那个狼头看起来是个刺青,事实上是她特别战旅的身份识别,而狼头内藏匿的数字更是她在军队的番号,即便怎么更改,复制外形,那个符号都不会消失,为的是在出入基地时能顺利通过,却想不到被苍蕴一下抓到了她的马脚。

“我说是我母族的图腾,你信吗?”她有些悻悻,可他却点了头:“信,只要你肯再欠我一个人情。”

秦芳眯了下眼睛,果断点头:“好,我一共欠你三个人情。但是你不能让我去做伤天害理,以及我做不了的事。”

苍蕴点点头:“明白。”说着他竟趴在了桌子上,像是体力不支似的。

“你没事吧?”她开口询问,他趴着摆摆手:“给你过血,失血有些多,无碍的,对了,你要不要到我府里去住?”

“不要,我又不是没家。”

“这里像个家吗?”他抬了头:“何况你根本不是……”

“我是!”秦芳瞪他一眼,他当下轻哼了一下点了头:“好,你是,可是,为了给你救治,我已看你的身子,按理,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人了。”

苍蕴这话刚说完,姬流云就提着酒坛子走了进来,他一身的酒气,显然符合了秦芳的要求。

“你不过是看了我的背而已,再说了,看的人,可不是你一个,难不成,你们两个打一架?”秦芳扫了一眼姬流云后,便趴下了:“赶紧过来取刺吧!”

“你们在说什么?”听着莫名扯上自己的话,姬流云自然发问。

苍蕴呵呵一笑:“我和他可不一样,他是医生,我不是。”

“医者之眼,不分男女,不分善恶,不分贫富,他是医生没错,可当你选择救我时,你做的也是医者之举,一样不分这些,所以你不必想着那些,更何况,我现在以及未来,都注定名声有污,别人躲都躲不及,你又何必前来相凑。”

秦芳趴在那里说了这些,姬流云在旁听的眼有惊讶的扫了扫秦芳又扫向苍蕴,眼露询问。

苍蕴眨了下眼睛说到:“你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声必将受损,为何不借靠一棵大树呢?好歹我苍蕴也是有些身份与名望的人,有我庇护你,多少能好一些。”

“庇护?”秦芳闻言看着他:“你能八抬大轿将我风光迎娶,并终身不再纳妾,只守我一人为妻吗?”

苍蕴被这问话问的一愣,随即苦笑:“你现在的身份,迎娶你,可是和皇上为敌。”

“纳我为妾,就不为敌?”

“当然,正了你与我有情的辞,算是捧了他的脸,他多少看我面子,不会再问难你。”

“多谢,我不做妾。”秦芳说着闭上了眼:“还有,不管你怎样的好心与盘算,只要做不到我所言的,就不必再提了。”

苍蕴闻言抿了下唇:“你怎么这么倔?头破血流,值得吗?”

“值得。”她轻声言语,却又掷地有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坚持,这就是我的坚持。”

苍蕴不言语了,他直勾勾的看了片刻秦芳后,闭眼趴在了桌上,而姬流云则从酒坛子里,捞出了一把棉花和夹针器,给秦芳清创取刺去了。

在秦芳的指导下,取刺,用了半小时的功夫,就全部搞定,对于整个过程中,秦芳的忍痛能力,姬流云算是开了眼。

待到取完针,秦芳又趴着睡下后,他才拍了下苍蕴的肩头,走了出去。

“你竟然打算收了她?你是开玩笑的吧?”看到苍蕴出来,他轻声言语:“你什么身份啊?”

苍蕴抿了唇:“她抓了我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