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56章 没死,名声的负累

第五十六章 没死,名声的负累

秦芳和沈二娘刚踏上停尸房的门槛,义庄里的仵作就提着木桶从一边的料房里走了出来,正好瞧见她们两个,由于隔着些距离,灯火又集中在院落里,反倒瞧不真切,只能亮了嗓子询问。

“我们是卿家的,前来领尸。”沈二娘到底是牢头,身子肥硕中气又足,听到人家大声她也大声,一句我们是卿家的,说得倒是理直气壮,点都不含糊。

秦芳闻言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还没等她言语,那边仵作两步就凑了过来:“卿家?忠义王府卿家?”

全都城内,就这么一个忠义王卿家,不是她又是谁?

立时她唯有直着身子点头,准备接受排斥,毕竟她家现在还算罪臣之家,却不想那仵作反倒恭敬的冲着秦芳一个欠身:“原来是郡主来了,是领那个小兄弟的吧,在里面。”他说着,倒是赶紧的引在前面领着两人进去了。

秦芳一见人家没难为,自是和沈二娘快步进去,而在院落里拾柴准备烧尸的几个一听是卿家来人,便是互相对视一眼,口里轻骂着:“晦气。”

“郡主,这人在这里,刚送来的,我才打了水,说准备给他擦洗一下清了血污,也好上路看着舒坦些,你且等等,我给他擦洗了,您再领。”仵作说着便是抓了布子要往水桶里打湿擦洗。

“不要!”秦芳立时开口,说着人就直接到了那床边,一把掀开了蒙布。

但见明仔额头上血污满满,整个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般。

“郡主……”沈二娘见状自是心疼的上前想要安慰,谁知道却看到郡主直接一只手摸上了明仔的脖颈,另一手则是拉起了明仔的眼皮。

她这举动把沈二娘惊的一愣,更把仵作也给弄的一懵,而此时郡主更来了一句让他们惊骇的话:“瞳孔都没放大,动脉搏力虽然弱到几乎没有,但他还没死,还能救!”

没死?能救!

四个字,把沈二娘和仵作弄了个对望,紧跟着秦芳的招呼就急急的连串奔了出来:“我要救他,请你们帮我,我需要一间干净的房子,至少别这么多的尸体,还需要许多的灯把屋里照亮,还有酒……”

“可是,这里是义庄,所有的房子里都有尸体。”那仵作立时一脸难色。

“你的房间呢?”秦芳当即冲那仵作言语,仵作伸手一指边上的棺材:“我,我就住这里。”

“我的妈呀!你睡棺材!”一句话,吓得沈二娘缩脖子的退了一步,倒是秦芳只是错愕了一下,却坦然面对了。

未来世界的医生们,把病床当卧床本就是常事,至于法医们更是经常睡解剖床的,她倒能完全释然。

“我就一个清洗的仵作,每家没地儿的,就只有睡棺材。”仵作一脸难色的悻悻而言,秦芳则没时间和他多言语,转头冲着沈二娘说到:“外面不是有人要送人上路吗?去和他借灯,借酒!快!”

沈二娘倒是听话,闻言立刻就出去了,秦芳则冲着那仵作言语:“你帮我用开水煮出来一些干净的布可行?”

仵作点点头,也奔了出去,秦芳见周边没人,立刻启动右臂,从内里取出了两支针管来,一支多巴胺强心剂,一支全身麻醉剂。

她翻出了酒泡过的棉花,先给明仔消毒注射了强心针,而后她又给他做了几下胸腔重压,便不断的把手放在他的颈脉上感受一二了,然后再压。

感觉药效在开始提升后,他又迅速的给明仔捏开了口腔,强大舒缓的可能,刚刚感觉他的血管有力了些,外面就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你们的心都被狗给吃了吗?”

听着沈二娘忽然爆发的骂声,秦芳抿了下唇,继续忙碌着用棉花给他清理着头上的血污,以及判断着等下的手术点。

“郡主,他们不借。”刚清理干净,沈二娘红着眼眶的跑了进来,一个肥硕的女牢头,此刻流着泪,怎么看都有点不协调。

秦芳抿了一下唇,放好了器具,便二话不说的走了出去。

“里面有人没死,要救活他,必须得借你们的灯火与酒,救人是修德的事,还请你们见谅。”秦芳说着伸手抽了头上的首饰,这都是苍蕴给的,实打实银子打造的东西,足够买几车的灯和酒:“这是谢礼。”

她说着把手上的头面就要拿给跟前的妇人,可那妇人却迅速的退开来,一脸嫌弃,而一旁的男人倒扯着嗓门吼了起来:“哎哎,一边去!别脏了我内人的手!哼,郡主家有钱了不起啊?我韩家也有钱,虽然没你们王府多,可都干干净净,你这不要脸皮的女人身上的东西,脏!我呸!”

秦芳咬着牙看着面前的男人假啐的一口咽下了气:“你可以嫌我,但请你不要耽误救人,我需要你这些东西!”

“不借!”男人当即摆手:“我二弟可是大夫的学生,身遭意外横死已经是家门不幸了,若是耽误了他归去的好时辰,来生投胎不好,岂不是大过?更何况,你是个不洁之人,一边儿去,哪怕你是郡主,也不过是抄家散府的郡主,少来污我家人!”

秦芳闻言点点头:“好,我问你最后一次,借不借?”

“不借!”男人立时横着嗓子大大的否决。

“好!”秦芳说着了一声,转身就开始各个停尸房里乱窜,沈二娘则是一头雾水。

眨眼的功夫,秦芳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些用来捆扎草席的布条在手上一下一下的曲绻着冲沈二娘喊了一句:“二娘,去把院门关上。”

沈二娘是个听话的人,秦芳发了话,她立时扭着身子就跑去关了院门,关上了才扭头发问:“好了,关上了,不过,郡主,咱关院门干嘛?”

“干啥?你看着!”秦芳说完身子就像一只猎豹一样,一个助跑跳跃直接就扑爬上了那男人的身子。

猛然的冲击力和这突然的动作,让男人毫无防备的直接就摔在了地上,他吃痛的刚叫了一声,秦芳就像扭麻花一样,轻松的把他来个擒拿背拴。

“你,你伤我男人,我,我和你拼了!”妇人呆滞了四五秒才回了神,足足喊完了这话才冲过来,秦芳此时已经把那男的捆了个结实,自是一甩绳子抽到了那妇人脸上。

妇人立时叫了一声捂脸,秦芳立刻奔过去,两下把她一扭的也给绑了。

“杀人啦!救命啊!”男人此时扯着嗓门大喊,立在院门边的沈二娘立刻就扭着肥硕的身子走过去,抬手朝着那男人就是一巴掌:“嚎什么嚎?再嚎我把你舌头给你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