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1章 她会救你弟弟的!

第六十一章 她会救你弟弟的!

妇人激动的一声喊,直接让屋里的人一个二个都僵在了那里。

“活了?”那韩家男人本来一脸忿忿,闻言自是一愣,而后迅速的奔到了其弟弟的身边,抬手一试他的鼻息,当即挑眉:“天哪,他,他有气了,他有气了啊,我弟弟他没死!”

妇人瞧见自家男人如此兴奋,也是眉开眼笑的点头,这屋里哪里还有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息?

此时那几个衙役闻言,则是惊诧的一个个动作起来,纷纷瞧看两个人。

“诶,活了!”

“真的诶!”

“我说老狗,你确认他们两个先前都死了?”衙役中的一个忽而扬声,寇老狗立时言语:“差爷,这两人抬送来时,都是没了气息的。”

“没错,我弟弟被送来这里后,我试过,没气!”男人说着激动的声音都有些抖。

可那差爷却是斜他一眼:“你先前还说这屋里有人吃人脑髓呢!”

男子闻言一愣随即看向明仔,而后有些激动的手舞足蹈:“我在外面,是,真看到了,喏,那凿子榔头这不都在嘛,你瞧,血,血!”

衙役扫了扫榔头凿子,又看看地上的血布棉球,再看看明仔抱着布条躺在那里的样子眨眨眼:“到底怎么回事?”

“他撞了头,脑门处有了淤血,一时间失去了意识和呼吸,我来这里后,发现他还没死,就只好给他做了手术。”秦芳知道这种情况若不说清楚,她难免有故弄玄虚的嫌疑,现在她又是个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少有不慎,就能被人家给踩了,因而也希望解释清楚。

“手术?”衙役几个你看我,我看你。

“就是用这榔头和凿子敲开了他脑袋上有淤血的地方清理出淤血再缝合上。”秦芳看着衙役们脸上出现了惊恐之色,便赶紧的解释清楚:“他是我府中的人,既然被说是死人,我又想要他活着,纵然知道希望渺茫,却也是怎么也得一搏的,因而才这么做的,只是当时情急,我来不及解释清楚,才捆绑了他夫妇在外,而我的动作,灯照之下投影于窗的,倒叫人误会了。”

“是这样啊!”几个衙役有点茫然的点着头。

“那他怎么没醒?”先前的差爷又问。

“他做的可是手术啊,你想想,若人身上有个血窟窿都得疼的死去活来的不是?更大有昏死过去的!这还是在脑袋上,自然是晕过去的,所以醒来,怕也得是明天了。”秦芳不想和他们多说关于麻醉剂的事,便说的简单一些。

“那我弟弟呢,他为什么不醒?”男子这会儿反倒插言进来,表情上已无什么厌恶嫌弃,有的是殷殷希望。

秦芳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轻声言语:“你弟弟他,有先天不足之症,干不得重活累活,也受不了气,但人活着,难免有劳累动气的时候,他便长长因此突然昏厥,或手脚白颤,或唇眼发紫的,对不对?”

男子立时点头:“对对对,是这样,你怎么知道?”

秦芳扫了一眼床板上这个看起来份外好看的男人,叹了一口气:“他的心病导致供血不足,缺氧之下,脑袋里的脑髓就有了脓肿,脓肿不清,就会致命。他这会儿虽然有了气息是活过来了,可是,脑袋里的脓肿却是存在的,所以说……他还是会死,而且,依照目前的情况看,很有可能,活不过明天……”

“什么?”男人闻言立时脸色的希望之色,陡然变成了失望,他转头看着躺在那里的弟弟,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反而是那妇人闻言又抽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一个死掉的人,有了生的希望,却在无能为力中再次面对死亡,秦芳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都充满的失落,就更别说遭受二次打击的家人了。

所以此刻,她看着这两口子,只能心里哀叹一声,让开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了新的动静,随即就是沈二娘的大嗓门:“郡主,药王我给您接来了!”

说话间,肥硕的沈二娘扭着身子要进门,蓦然的看见停尸房里竟立着五个衙役便是一愣,而后挪到了秦芳的跟前:“郡主,这是……”

“没什么,差爷担心此间有命案,前来察看,尽的是责。”秦芳说着看向随后拎着药箱进来的姬流云便是毫不客气的开口:“我需要你帮我,明仔他,哦,就是他,他脑袋上有淤血,我帮他做了一个开颅手术取出了淤血,可是我没有帮助他愈合以及预防感染的药,所以我只好找你来了!你是药王你肯定有办法!”

“开颅?”姬流云的眼里一片亮色:“你开了他的脑袋吗?”

秦芳无奈只能简单比划加说明的解释一下,他说完之后,别说姬流云一脸的新奇震惊,就连那几个本来还迷茫的衙役都个个是脸有惊色。

“那感染呢?”

“就是坏死,腐烂,就是……”秦芳努力的找着他能理解的词汇,因为她如果和对方再去说什么病毒细菌败血症的话,那意味着她得无限的解释下去。

“我明白了。”还好,药王不是小白,闻言立刻打开了他的药箱,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倒了药丸出来,直接放进了明仔的嘴巴里。

“不用吞下去的吗?”秦芳见状自然询问:“这个就行?”

“当然,这可是断腐丸,放入口中便会自化成水流入体内,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事,这可是我镇谷的宝贝之一呢!”姬流云说着迅速的收了小瓶,俨然一副珍贵之极的模样,而此刻后面几个衙役则是你看我,我看你。

因为他们可是听说过,要药王出手的规矩,而显然惠郡主却是和对方熟络不已,连这个过程都没有。

“老狗,搭把手,我得把明仔接回府去!”秦芳见他这么说了,自然招呼着抬人,毕竟这里是停尸房,不是个适合修养恢复的地儿,可是她刚出了声,那男人却突然伸手挡住了她:“不行,你们不能走!”

秦芳自是转头看他:“我借用的东西,稍后就叫人赔送过来。”

“我不是要那些东西,我,我是要你给我弟弟也,也开什么颅!”男人此刻一脸破釜沉舟的气色,而一旁的妇人则是闻言惊的抓了他的手:“相公……”

“我要救我弟弟!”他激动的说着看向秦芳,随即竟是直接跪地:“求郡主你救我弟弟!”

秦芳看着男人这般,赶紧抬手:“你快起来吧!”

“你肯救我弟弟?”男人眼角有些喜色。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她无奈的拒绝,麻醉剂只剩下局部药剂不说,这人更已经脑脓肿了多时,在这样的环境下,若能救活还不出现痴呆,残疾的几率,几乎低到只有5%,这还是不考虑他的心脏病。

“我,我给你道歉,我给你磕头,我只求你救我弟弟!”男人说着抬手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便是朝着秦芳磕头,秦芳眼见如此,刚要言语解释难处,药王竟然开了口:“她会救你的弟弟,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