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3章 我被你害死了!

第六十三章 我被你害死了!

卿欢的记忆,其实对于秦芳来说,助力并不算很大。

因为作为一个闺中寒蝉若惊的女子,她的记忆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有关琴棋书画等太子妃必备技能的知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有百分之十是一些当朝与整个世界的格局相关,却也过于宏观,最后下的百分之十,自然是一些琐碎的杂七杂七和人名人脸。

但基本上都是局限在她打交道的圈子里,就连京中的许多贵女金枝,都是有些名称排行和描述之词,至于人脸,那基本都是和叶芳菲一样的空缺着。

可这位,却很奇特,他在卿欢的记忆里,无名无姓,但是却有许多次的深夜或是清晨与她父亲卿岳相谈的掠影。

虽然,记忆模糊的像是久远之事,但因着这位老者的脸上有个寸长的刀疤,她反而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记忆里的那个人。

“甄大夫!”衙役们欠身行礼中恭敬称谓。

“甄老先生!”男子和妇人则是直接就跪了地。

甄大夫!

秦芳眨眨眼,才从可怜的人名区域里找出了这个与之匹配的名字和身份。

甄晖,南昭开国之期第一代王身后的幕僚,与祖父曾称帝王的左膀右臂,后南昭立国,战事休战后,祖父封了异姓王,这位年纪轻轻的幕僚本也授了官职,拜为当时的国大夫,可是之后不过为相一个月,他就辞官不与朝政,而第一代王竟也未挽留就直接准了。

而后到祖父年事已高的故去时,他这个几乎不参与社交的人,竟出席了祖父的葬礼,却在那时被第一代王瞧见,随后隔日传令召见,而后当日就恢复了国大夫之位。

第一代王驾崩后,太子登基,便是南宫瑞的父亲南宫华,这位甄大夫便辅佐在其身边,却没什么太大的政绩,像是混日子一般的过着。

反正他是开国重臣,背后的甄姓世家也颇有资源,有些和这位先王一样的过于宅心仁厚的劲儿,不过却是大约十五六年前,突然不再上朝了。

但这人爵位犹在,俸禄是照领,谁也不曾闲话他的白拿钱不做事,更对他提都不怎么提,仿若一时间这人不存于世一般,不过,也只是彷如,毕竟甄家多年的世家资本,从来雄厚,谁都不敢真把他给小觑了。

而卿欢之所以知道甄家的相关,也是因为他同自己的卿家一样,乃是南昭国内的四大家族之一,而当时的四大家族,则是卿,甄,盛,侯,只是后来,盛家父子丧命,靠着皇后与其皇子相撑,才保住了世家的身份,而候家则是一门心思的经商,完全的不参与政事。

“惠郡主,不认得了老夫了吗?”就在秦芳乱乱的消化这些对应的记忆时,老者看着她轻声言语。

秦芳眨眨眼,当即上前福身行礼:“卿欢见过甄大夫。”

“嗯,郡主快免礼吧!”他说着扫了一眼躺在**的男子,随即看向秦芳:“他有一线生机,对吧?”

“对,但是健全的救活,真的很渺茫。”秦芳实话实说。

甄晖点了下头,转身看向那两口子:“我能替文佩做决定吗?”

“能,您是文佩的先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说了算!”男子立时磕头言语,那甄晖当即伸手拉他起身,随后冲着秦芳便言:“我虽然才到,但在外面已听得清楚,他尚有活的可能,更与郡主你确认过,的确有一线生机!那就请惠郡主你搏一把吧,给他活的可能,不管是开颅还是开膛,只要能让他活着就好!”

甄老先生说完竟冲着秦芳抬手要摆,吓得秦芳赶紧的上前扶住--开玩笑,这可是卿欢的祖父一起为官的人,她可受不起。

可她这一扶,甄老先生却攥住了她的手,迅速的贴了她的耳,轻言了一句,便是退开了。

“惠郡主需要什么,尽管说,老夫为了心爱的弟子,就是倾其所有,也不为过。”甄晖此刻是一脸的疼爱与急切,让人能够感受到他为师者的大恩。

然而秦芳此刻却是盯着他,双眼里闪烁着一抹惊色。

几秒后,秦芳看着甄晖大声的言语:“敢问几位差爷,相近半里之处,可否寻得一间干净的屋子?”

差役其中的一个倒是干脆:“我家就在跟前,两间的对屋,可成?”

“只要干净,能密闭即可!”她说着立时吩咐着叫差役抬了木板把人往那里送:“带些酒过去,把那屋子里洒透,还有,我需要更多的酒,更多煮开的水,布,棉花,以及更多的灯,都是越多越好!”

“管家听见吧?速速准备!”甄晖立时言语,外面便有答复之声。

秦芳看他一眼转了头:“老狗,速速按照先前我要你准备的那般,去那边再准备一遍!还有二娘,你在这里帮我守着明仔,弄些清水来,每隔一刻钟的,就用干净的布子沾了,给他擦擦嘴,还有,院里的酒,每隔半个时辰,就去往着屋里洒,若酒不够,只管找他们要!”

寇老狗和沈二娘立时点头应声,随即各自准备

“我呢?”姬流云兴奋的凑上前来。

秦芳看了他一眼:“你会针灸吧?”

“当然!”姬流云理所当然的点头。

“那你就跟我一起去救治他吧!”秦芳的眼里闪出了一抹坚毅之色。

姬流云瞧她此刻如此的严肃,立时也点了头:“好!”

看着姬流云眼里藏不住的兴奋,她抿了抿唇,没说什么,而当所有人都忙碌着把人抬出时,秦芳走到了甄晖的面前:“能给我个答案吗?”

“救得活,你若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可若救不活,你不如不知道。”

秦芳闻言咬了一下牙,便是迈步出屋。

救人的重压,她不是没有过,毕竟每一个战士每一个病员,她都希望给他们最大限度的康复。

但那份重压是来于她内心的职责,来于她对他们的感情。

而这一次,与众不同。

因为甄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让她非常意外的话:“只有他活着,卿家与甄家才有可能屹立不倒,他若死了,我们都无活路。”

救不活他,便无活路。

这是怎样的重压啊?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又根本问不得,也没时间问。

“郡主,按您的意思,都准备好了!”到达了这小院落不久后,大家就迅速的做完了她要的术前准备。秦芳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姬流云:“我们进去吧!老狗,你也来!”

她说着迈步而入,韩家男人与妇人也是要跟着,秦芳抬手制止:“你们只能在外面看着,还有,不管看到什么,都给我保持安静,否则救不活人,我相信甄大夫会找他算账!”

秦芳撂下话,就带人进了屋,当房门被掩上后,秦芳便是冲着姬流云言语:“你,脱下外衣,只着中衣!”

“啊?”姬流云闻言便愣,秦芳白了他一眼:“啊什么啊,这人如果救不活,我可就被你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