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5章 锥刺脑

第六十五章 锥刺脑

“针麻开颅?”姬流云闻言亮了眼,他兴奋的打开了随身的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针包来。

“把里面的针都给我。”秦芳立时言语:“你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解开吧!”秦芳说着拿过了内里的针,到了屏风外用酒消毒,擦拭,而后抓了一些老狗弄好的泡酒棉球回到了屏风后,此时文佩身上的衣服也被姬流云按她的意思统统给脱掉,只剩下一个遮住关键部位的束布。

“带上这个手套,我把针给你放这里,实话实说我不会针灸,但我知道可以扎什么地方,所以我说,你做!”秦芳动作麻利的把医用手套丢给他,便把针具都摆好,而后她闭眼回想了一下,最初借靠小米查阅得知的针麻穴位,便开始言语。

“第一针,左脚脚背上的太冲穴。”

姬流云看着秦芳这么自然流畅的就交代自己做事,有些诧异,毕竟这里躺着的病患根本就等同赤身,像他当初被师傅抓着学医时,他一个大男人看到同/性/赤/身,都不由的脸红,而这位身为郡主,竟毫无羞涩……

“别磨磨唧唧的,我们时间很紧!”秦芳出言提醒他后,便拿着棉球询问那个穴位大概的位置,姬流云当即指给她,她做了皮肤消毒,就示意姬流云动手。

针灸对于姬流云来说,完全就是手到擒来的时,当下就在秦芳的交代里,扎好了。

“第二针左脚脚踝上方的跗阳穴”

“第三,四针头部两侧风池穴。”

“第五针,上星穴。”

姬流云轻撵了手中的针,稳稳刺入,扎完这根他看着秦芳有些兴奋的等待再命令,秦芳却冲他言语到:“好了,你让开一点。”

她说完,伸手从针麻仪的球体上,抽出正极和负极的触头,将其夹在了银针的尾部,立时触头便是自动吸附,确保了连接。

秦芳在圆球上一番设定后,按下了启动键。

立时小小的银针有了晃动。

“你这是……”姬流云好奇的想要动手,秦芳立刻拦住了他:“别动,我在给他电麻,二十分钟内,别触碰他。”

“二十分钟?”

“嗯,就是比一刻再多一点。”秦芳说着冲他招手:“过来吧,趁着这点时间,你来认这些东西,我和你要什么,你就得递给我什么。”

她说着当即从筲箕里拿起一件件今次手术会用到的东西:“这叫止血钳,这叫扩张器,这叫引流管……”

她一样样的说着,每一样都确保着姬流云得记住弄清,不会搞错,因为这是她这次手术里唯一的助手。

“好奇怪的名字和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作为大名鼎鼎的药王,却如此年轻,姬流云的记忆里那是超强的好,所以基本上,秦芳讲过一遍,他就完全记住并分清楚,以至于秦芳都有些惊讶,不过不等她表达自己的惊讶,姬流云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秦芳眨眨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恕我不能告知。”

姬流云闻言扭了下嘴巴:“好吧。”

“手术如果成功的话,我会按照先前答应你的,送你一套基础用具。”秦芳说着转了身,已经开始给即将要用到的手术器械,消毒排序,并记数记录。

二十分钟转瞬便过,秦芳看着躺在床板上的文佩,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从一旁早已取出的药品里拿出了局部麻醉的针剂,为他在头皮部分注射了进去。

“你这是做什么?”身为药王,他也许本心并不是一个博爱的医生,但好学与新奇却是难免。

“我在给他做局部麻醉,就是让他这一块感觉不到疼痛。”只要不涉及到她一些无法回答的问题,她是不会藏私的,毕竟救死扶伤是身为医生的指责,能够传达一些有用和积极的消息给他,她也很是乐意的。

“那我先前所做是……”

“也是麻醉。”注射完针剂的秦芳看了他一眼。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的针麻与局麻的合作,但那个时候,却是在病人早已准备了一个月后才做的手术,而且又是在未来的高科技支持下,有著名的针灸专家配合着,才做了那场脑疝手术。

她是一个随军的医生,应对的可以说是外科为主的病患,她极少有机会开药给病员,大部分的时间,就是站在随军手术台上,为各种各样的外伤做紧急治疗和救治。

但是有一次,有一个士兵受了严重的枪伤,差一点就打中了她的心脏,她为他做了救治手术,但术后的并发症还是引起了脑疝,可彼时他身体弱的已经经不起全麻,最后才动用了这种针麻的手段,来予以配合治疗,她也是那一次,才算真正见识了一直听闻过的针麻。

只是,到底她是个西医,又是主营手术的,对于穴位针灸这些也算门外汉,可如今遇上这位,又面临着若救不活就会有未知大难的可能,她不得不在听到甄晖言语之后,就同光脑搜索可行办法。

而光脑自动检索出针刺麻醉后,她又确定了紧急高效状态能提供手术用具后,她才敢如此一搏。

“希望你对的起你药王的称号。”秦芳看着姬流云轻声言语一句之后,不等他回答便言:“来吧,我们开始吧!”

她话音落下,人就开始了动作,她给自己带上了可调倍数的高显镜,并打开了投射光源,在调节了需要的倍数后,就麻利的拿着药棉给手术区域消毒。

姬流云打量着她那奇怪的样子,想问,但还是把话咽下了,因为此刻秦芳已经对他下达了指令:“把那个有槽锥子给我,要3毫米的。”

姬流云靠着记忆快速拿出,递给了秦芳。

秦芳在蓝色的标的处,深吸一口气将其慢慢的推入,完全靠着手感,一点点的依次锥透颅骨逐层,当感觉到已经刺破了硬脑膜时,她停下了手,而后瞧望。

“你在看什么?”姬流云有点看不懂,明明师兄给他描述的是打开头颅的骨头做的手术,而现在,她却并未做出那样的举动,反而只是把一个有槽的锥子,给直接锥进了头颅之中。

“看看有没血会出来。”她回答着,已经皱了眉,因为,并未有血液流出,这意味着,还未进入脓肿区,又或者脓肿已在脑膜之下。

如果是前者,她还能继续深入,可如果是后者,她的手术难度就会提升,因为在脑膜之下的话,她就真的必须要破开脑颅,而他这糟糕的身体和孱弱的供血供氧能力,是会立时增加并发症和死亡的可能的。

“但愿是还未到位。”她轻声的言语了一句,冲着姬流云言语:“给我试穿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