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7章 火,不能放弃的时刻

第六十七章 火,不能放弃的时刻

“呕……”屏风后,姬流云一声干呕,就转身冲去了一边。

他已经忍了太久。

本来对于开颅他很兴奋,毕竟师傅教授的医学知识里,除了药方就是脉症,从未有过这样的开颅传奇。

可是等到真的开颅了,他才发现,兴奋是一回事,现实给予他的精神的煎熬才是最大的考验。

头皮破,流血止血,他没事还很新奇。

剥离黏膜,露出头骨时,他还觉得这是开了眼界。

可等到之后他看着秦芳从筲箕里拿出了一个锯子要他陪着一起合作锯开头骨时,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和将要做什么。

锯骨,他并不陌生,在药王谷里,遇上一些猎人被野兽咬断了腿骨,为了避免继续腐烂下去,他也给他们锯骨断肢过,可那是腿骨,他还感觉不到精神上的重压。

而当他们协作着开始锯骨,并且每一下,秦芳都会关注锯子上的一个圆形表盘,并且提示他一定要看好,别锯出那个边缘锯到脑子时,他就无法承受了。

因为他运动的每一下都可能不是救人而是杀人,这让他的精神绷的紧紧地不说,更在那刺耳的锯骨声里,有些反胃的感觉。

可是,他还是死死的咬着牙憋住了。

因为就在他的对面,一个郡主,一个女子,竟然目色专注中毫无畏惧,反而是一再的提醒着他要小心,看起来仿若毫无重压欺身一般。

在煎熬里,他死死地撑着,当秦芳说好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那一瞬间,手脚酸软不说,还隐隐有些冷。

他下意识的要抬手擦汗,却被秦芳叫住,继而指示着他用煮过的布子擦拭后,就把那锯子拿开,而后小心翼翼的竟把一个圆形的像小碟子一样的头骨给取了下来。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白花花的脑髓模样不说,还看到它们的隐隐跳动,蓦的一下,反胃的感觉就冲了上来,他立刻转身到了一侧去干呕。

秦芳听着动静扫了他一眼,并未轻视他,毕竟她很清楚,对方再是药王,也是第一次看见有脉动的大脑,而那时她们学医时的解剖课,至少有八成的人是在看到死亡后的大脑都呕吐了的。

所以相比之下,她只是柔声的轻言:“你要撑不住,就去外面吐,但记住,如果沾染了呕吐物,衣服,蒙布还有手套都必须换新的。”

她说完不管姬流云的状态,就赶紧的观察病区,这一观察的,她不由的睁大了眼。

第四脑室,是人脑里位于脑桥,延髓,和小脑间的室腔,它内里的脑脊液要流经连接这三处的小孔而达到小脑延髓池和蛛网膜下腔,又因为其与脑干的相近,可以说,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危险地带。

但现在,文佩的脑内的脓肿血块,就该死的聚集在这里,它们不但已经堵塞了联通小脑延髓池的小孔,还污染了已经产生的脑脊液,这让秦芳觉得脑袋上就跟劈了一道雷似的。

因为这意味着,在之后的抽取和清洗里,一个不小心,对方不是死,也是绝对的残。

“我没事了。”就在此时,姬流云似乎压制住了自己的恶心状态,张着带着手套的双手回到了她的身边:“我可以继续帮你。”

秦芳闻言看了他一眼,给予了一些赞许,但随即目色里的凝重就被姬流云察觉:“怎么了?很糟糕吗?”

“不是很糟糕,而是非常糟糕。”秦芳实话实说,但也随即拿起了抽吸针对准了第四脑室内那坨聚集的血污脓液,而后重新调节了倍数后,便弯下身,开始一点一点的进针。

她进的很慢很慢,在她眼前的放大镜片里,圆钝型的针头几乎是一点点的在往前试探着前行。

这是个纯凭手感的活儿,秦芳完全是靠自身的敏锐去体会那种种抵抗的感觉来判断出,什么地方是淤脓可进,什么地方是脉络丛不可伤。

这一刻的她完全是屏住了呼吸的,因为一旦有错,就是不可逆的伤害。

一点一点的,她终于感觉到自己到达了脓肿的正中,当即她才喘了一口气,继而伸手拔出内里的枕芯,小心的接上了注射器,开始抽吸。

“要我帮你吗?”看着秦芳额头上的包布都被汗水打湿,他意识到她的辛苦,便出言询问。

秦芳当即言语:“这个你帮不了我,抽吸是个危险的事,必须匀速的慢慢来,你对注射器根本不熟悉,你来不了。”她一面说着,一面动作,于是注射器内充盈了大量的黑紫色血污和夹杂着白沫的脓液。

当注射器吸附了一半管之后,终于有新鲜的血液被吸如注射器,秦芳立刻停手,拔出了抽吸针,随即将硅胶引流管的袋体放在了姬流云的手里,继而捉着管子按先前刺入的位置和路径,一点点的送进去……

“这是……”

“我得给他冲洗,好将内里残存的淤血和脓液给完全的清出……”秦芳刚给姬流云做了解答,外面忽然就响起了一些乱糟糟的言语声。

姬流云愣了一下便本能的向外张望,而秦芳却是立时言语到:“别动,我们现在要做的冲洗,是非常小心的事,不但不能耽误,也不能有任何的过量举动,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害到他的大脑,那么他很可能就救不活了。”

秦芳话音落下时,外面的嘈杂声,似乎更盛,姬流云抿了一下唇:“可是外面……”

“外面又不是没人,不需要你操心。”秦芳说着继续动作。

“砰!”就在这是这房间关闭着的窗户不知道被什么给撞了一下,不但发出了剧烈的响声,还破烂了一个小洞。

立时外面的声音清楚了许多,竟是一些惊恐的叫嚷与类似武器撞击发出的金属之音。

“老狗!”秦芳立时言语:“快拿煮好的布,封住那个洞!”

尘土的飞扬会让空气里的细菌翻倍,她虽然不知道一时间发生了什么,却本能的要把这外界对病患的干扰去降到最低。

寇老狗闻言立时应声,随即人便出现在屏风之后,二话不说的拿着布子去封洞,可他这一去封,就反而看清了外面的动静,不由的变了脸。

“不好了,郡主!是山匪响马!”

秦芳闻言蹙了眉:“外面的人可抗的住?”

“只有三个差爷了,还有几个甄大夫的人……”寇老狗正说话间,突然这房间的各处就发出了轻微的响声,秦芳还没来及问,就听到了寇老狗的大喊:“哎呀,是火箭矢,他们这是要烧屋啊,郡主,药王,快跑吧!”

姬流云闻言立时看向秦芳:“跑吗?”

秦芳却是还在小心的插着引流管:“不能跑,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少做一步,或是耽误了什么,他逼死无疑。”

“可是着火了啊!”姬流云立刻大喊,秦芳抬头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是医生,就给我记住一件事,要不就不救,若救,那手术中就没有暂停,更没有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