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8章 还有考验等着我们!

第六十八章 还有考验等着我们!

秦芳的一句话,立时让姬流云闭上了嘴。

因为从他荣登药王之称的那一天起,除了师傅和师兄,从没有谁敢这样以教训的口吻和他说话,更别说此时此刻教训他的还是一个女子。

但也就是这个女子,让他完全沉默着低头不去理会此刻的乱糟糟,因为仅她刚才所做的,就已经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药王之称是多么的肤浅。

“我去救火!”寇老狗此刻一看郡主和药王不会走,立时就明白自己得做什么,他说着快步跑到屏风外,拿进来一包他剪好的布片和棉花,当即就快步的冲了出去。

“稳住你的双手,我们开始冲洗。”这个时候秦芳也终于感觉到引流管的到位,她说着小心的注入了生理盐水,依然是慢慢地的小心的来,仿若屋外的刀光剑影根本惊动不了她的心,而屋内依稀渗进来的青烟更不被她察觉一般。

“啊!”不到十秒的功夫,一个人惨叫着破了窗户死于了窗栏上,立时这个破了洞的窗门,直接就破损的不剩下什么,如此一来,不但外面的打斗更为清晰直观,就连屋里也都充满了这外间的夜风,一时间,屋内的蜡烛尽数熄灭,只有数盏灯笼和秦芳架在眼睛上的显像镜投射的银亮光源。

“这……”姬流云见状担忧出声,秦芳却是不做理会的关注着引流管内的水柱波动,小心的调整着,以确保冲洗有效。

“郡主!顶上的火着起来了!”此时,寇老狗的声音从外传进来,无疑是宣布更遭的状态。

“你听到了吗?我们……”

“只要几分钟就好!”此刻,引流管里的波动有明显的增加,秦芳当即说着,又往内注射着尿激酶。

“什么几分钟?”姬流云听不懂,秦芳却没功夫给他解释,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银光似螺旋桨一般的从外间旋转闪过,发出呼啸,而这同一时间,整个院落内都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之声。

“是,师,是苍公子。”姬流云的脸上立刻有了兴奋之色,作为师弟的他可相当清楚师兄的本事,因而一看到银月出鞘,便是喜上眉梢,这心里霎那间倒也安稳下来。

秦芳此刻正在小心的注入尿激酶,闻言便是高声言语:“苍公子,护我们一刻的安稳,可行?”

屋外银光一落,随即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月下飘然而至:“别说一刻,就是一个时辰都没问题!”

姬流云眼见师兄如此帅气的驾临,便是得意的扫看秦芳,可这一看,他的得意立时消散,因为秦芳根本就没抬头,这会儿正忙着用一个小玩意夹上那引流管呢。

“你这是……”

“这叫闭管,现在我们得消毒!”秦芳说着收起了针剂,继而从寇老狗给的那包棉花和布片里夹出了些许,小心翼翼的擦着那根引流管的底部,以及她放置小卡子的地方。

“郡主,火烧的更大了这屋子待不了人了!”此时寇老狗的声音更大,并且随着他的大嗓门,外间竟然有一根破木头带着火焰的掉落了下来。

“苍公子!”这次可不是秦芳出声,而是姬流云扯着嗓子大喊:“你倒是快救火啊!”

霎那间站在屋外正以剑气御剑的苍蕴,闻言便是双眼一闭,手翻了花,随即转身跨出一个马步,就是一掌推向秦芳和姬流云所在的屋顶。

霎那间,屋顶一个滑动后,竟像是被人掀开了锅盖一般,整个屋顶就飞了出去的,没了。

这等巨大的场面,姬流云因为知根知底是见怪不怪,倒是一直专注消毒的秦芳,被这突然的变化给惊了一下,她抬头看了一眼足可以看见夜空的头顶,又看了一眼外面那个白色的声音后,竟是眨眨眼又迅速的低头继续消毒去了。

“NND,又得再消毒一遍。”她轻轻的骂了一句,毕竟一个屋顶没了,屋内自是多少会扬尘而下,而这些虽然肉眼是看不见的,但这无疑使得她的消毒还得再返工一次。

闻听她那模糊的言语,姬流云扫她一眼,不由的在自己个儿的心里赞叹这位郡主的适应力还真是够强的,毕竟当年他看到师兄练成了第七重的掌力后,就被他一掌推开巨石的能力给震惊了许久的。

完成了消毒,秦芳立刻取出合成线在引流管的管壁上一个缠绕,完全扎紧后才言语出声:“剪刀!”

姬流云当即收住赞叹之心,按她所说的腾出一只手拿了剪刀递交了过去,秦芳剪断了引流管,给他脑袋里留下一截后,就把取下的头盖骨拿着,小心的让其穿过先前靠有槽锥子锥出的窟窿,而后冲姬流云说道:“放下那个引流管,把这个扶着。”

姬流云当即听话放下,伸手来扶。

“听着,你可得小心一点,不要晃动,要不然我们就白忙活了。”秦芳出言提醒,随即便是把合成胶拿出来小心的涂抹在锯开的头骨边缘,而后才和姬流云一起双手交叠着慢慢的把头骨推下去,按压,粘合。

两双手交叠在一起,尽管带了手套,姬流云的内心也有一种莫名的动荡--事实上,要不是秦芳把话说在前头,只怕刚刚相触的那一下,他就会缩手的,不过因为害怕前功尽弃,他此刻倒是稳住了的。

“按好别动,我开始还原缝合。”秦芳说着,慢慢的拿开了手,继而复位黏膜,缝合血管,而后才是把头皮蒙上,用夹针器夹着缝合针,开始一点点的打结,剪线。

当一圈手术结全部打完之后,秦芳这才舒出了一口气,关闭了针麻仪后,她将显像镜放下:“好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两个时辰后的排液了,至于能不能活,以及有没别的问题,就看那个时候了。”

“啊?这还没完?”费了半天的劲儿,听到这么一个结果,姬流云的脸上有些许失望,秦芳看他一眼,抿了一下唇:“想要真的救活他,还有很多考验等着我们呢!”

这只是一场脑脓肿的引流术,引流之后,他到底能不能醒,会不会有残疾还是两说,何况运气都好的情况下,还有一场心脏手术要做---总之,这位韩文佩要想无忧,可有的费劲的。

“我们?”姬流云此时却是挑了眉。

秦芳肯定的点点头:“对,是我们,因为以后我若要救人,恐怕要更多的仰仗你了,你不会拒绝吧?”

麻药已无,她必须借靠他的针麻,而且手术横竖也需要助手,她相信凭自己的外科能力,药王是不会拒绝自己的。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姬流云立时兴奋言语,秦芳看了他一眼,这才有心情瞧望外面,当即是转身张望,可这一望的,还没等看清楚外面的一切,她就一个眩晕的往下栽了下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