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69章 被鄙视的天下第一

第六十九章 被鄙视的天下第一

“郡主!”姬流云身在另一侧,见状只来得及喊,根本来不及扶,而就在秦芳整个人都要摔下去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一股冲力把自己托了一下,再而后她似乎被弹起来了些许,继而便是落在了一个怀抱之中。

她努力的眨眨眼,聚集了视线,这才看清楚抱住自己的是姬流云,此刻她正激动的招呼着自己:“喂,郡主,你没事吧?喂……”

“我没事。”秦芳说着,想要努力站直自己,却发现,手脚根本不听使唤。

没办法,这连续两场手术,都是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开颅,而最后一场又是强迫下的紧急高效状态,当手术一停止时,重压释放,人绷起的精神立刻就会放松下来,这身体透支的疲劳感便是上涌,加之她本就才失血得以恢复,这身体可以说是过分虚弱的,自是累得她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因而她此刻想要起身自立,都有些难,只能是倒在姬流云的怀里,眼眸有些尴尬的看着他解释:“不好意思,我,没有力气站住了。”

“明白,没关系的,你……靠着我就好!”姬流云说着脸颊飞起了一些红。

毕竟,再是说医生,到底古人,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他难免会有些害羞。

眼见如此,秦芳果断的看向屋外,免得更添彼此的尴尬。

可这一转头,就看到屋外的那一片厮杀之中,一袭白衣却是起落腾挪间,潇洒不已的将剑舞出了花来。

“苍公子的剑术天下第一,有他在,别说是匪徒了,就是武功高强的刺客也不会伤了我们的!”姬流云见她眼看着师兄,立时便是出声赞扬,没话找话的过度尴尬,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才落,秦芳竟是疲惫不堪似的言语了一句:“嗯,厉害是厉害,就是太耍帅,华而不实。”

这一句,让姬流云当即挑眉,而与人厮杀在一处的苍蕴,却是猛然捉了剑,一个返身来到了这没了窗的墙边:“喂,我可是救你的人,口下有德一些不好吗?”

“我知道你正在救我,可是耍帅会浪费力气,如果再来第二波第三波敌人,不知天下第一的你,这么不知道节省力气的,又能坚持几波?我说,这天下第一的只是你的剑术吗?貌似你也不是传说中的文武双全啊!”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秦芳不用想也知道,这所谓的山匪响马来的是多么的“恰如其分”。而这位固然是自己的救星,可是若有人想要她死在这里,那就不会只来一波,那么苍公子再是能打,也必定会被累死的。

毕竟他是人,而不是未来不会疲惫的机械兵团,所以她不明白,他怎么就不知道节省点力气。

此刻有人持刀砍来,苍蕴一下刺翻此人,便是看了一眼秦芳:“你的意思,这山匪响马的,还得来?”他没去理会她的言语嘲讽,反而惊奇的是这女人竟然看得到那掩藏的东西。

“一不做二不休,若是我,反正都出手了,必然是要拿下才成,免得再找一次借口,麻烦。”她说着,眼皮子有些不由自主的往一起黏糊,没办法,此刻她的身体已经表达着她疲惫的急需休息。

她的话语让苍蕴眨了一下眼,随即刚要言语,就看到了秦芳那疲惫的往一起黏糊的眼,立时他冲着姬流云说到:“郡主似乎累坏了,恐怕她急需休息,我刚才过来时,看到往西行大约半里之处尚有一户农家,不若你们先行退去到那里安住,这里就交给我来。”

“苍公子您一人,合适吗?”姬流云立时言语,眼里透着对他的关心。

苍蕴甩手将剑向后一刺,刺入砍杀上来的一人,冲他言语:“我若连这点贼寇都应付不了,岂不是枉对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号?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至少图个清静的休息之地不是?”

“那,这……”姬流云当下看向秦芳,才发现秦芳竟然已经眼皮子黏在了一处,直接睡了过去,于是他迅速的看了一眼苍蕴,在看到他点头后便是动手把秦芳给抱了起来。

“甄大夫,你得跟着药王他们往那边去!”苍蕴此时依然一个旋转飘身到了另一个房屋跟前的角檐下轻声言语:“至于你的人,得留在这里几个,和我一起作势,可行?”

甄晖是什么人?一听,不但立刻点头了,当即还手脚麻利的扯开了身上的华服随即直接丢给了身边的管家,而那管家则是心领神会,他不但二话不说接过后,就套在了身上,更是直接一招手:“快护住我!”

他大约跟在大夫身边有些年头,一开口竟是听不出差异来,而屋内本来保护着甄大夫的五个随从,当即就奔出来了三个追着那管家团身从屋里跑出,往一边移动,立时,那些山匪勇猛而冲,苍蕴便也踏足飞奔过去,挥剑与之打在一处。

“我们走!”甄晖轻声言语之后,披上了一件这屋中皂衣,掩盖了中衣之色,便立刻带着剩下的两个随从,以及早已被这突发境况吓到话都说不出来的韩氏夫妇,一起奔向了秦芳等人所在的房屋,不,是,没有屋顶的墙体之后。

“我们得走!”一进来,甄晖言语着目光已急切的落在了床板之上的韩文佩那里,当看到韩文佩满头毛发尽失,脑袋上有个圆形的疤瘌时,一时完全怔住。

“我的天哪!”妇人此时也被韩文佩的样子给吓的捂住了嘴,毕竟韩文佩现在的样子很是古怪,他不但脑袋上有了一个圆形的疤痕,而在这个圆形之中,还有个奇怪的突起之物,没由来的让她害怕。

“老狗,你好了没?”此刻药王看向寇老狗,他正动作迅速的把那筲箕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全部倒进了寻找来的被面里。

“好了,咱们走!”他手脚利索的打了包袱,将其背在了身上。

“你们两个,把他抬上,快!”甄晖此时也从震惊里恢复,他挥着手指挥了那两个随从抬了床板,一行人倒是从这房屋的后面快速的往西去了。

而院落里,苍蕴则将手中剑舞动的如地狱之镰,将一个个似山匪般冲上来的人,全然阻隔在这小小的院内。

……

“敢问药王,郡主她怎样?”姬流云一进屋,甄晖就冲他言语。

姬流云看了一眼这农家内三双关注的眼神,便是轻声言语:“她做手术累坏了,已经睡下了,这会儿寇老狗在那边屋外守着她呢!”说完他便凑去了床板瞧瞧看韩文佩的样子,立时韩氏夫妇就凑过去,问他韩文佩的状况。

而这个时候,就在寇老狗守着的房屋内,秦芳睡着的地方上方,一片瓦砾被掀起,随即一只小竹管伸了进来,释放出一团小小的青烟。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