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0章 人性的卑劣

第七十章 人性的卑劣

青烟弥散,转瞬不见。

睡在屋内**的秦芳眼皮子微微颤了一下后,就脑袋偏转了一些,像是失去了意识那般的耷拉着。

房上的瓦砾则一片片的被掀开,将那一个小小的洞,慢慢的扩大。

“什么?你是说,这个管子是扎到我弟弟他脑袋里的?”就在秦芳屋顶被开发大洞的时候,韩家男人正激动的看着姬流云。

他只是好奇弟弟脑袋上的管子是什么东西,却没想到药王给他的答案如此令他震惊。

“对,在里面。”姬流云看着屋内瞪眼的三人,费力的解释:“那个管子好像是什么清脓肿的,反正她放进去的,还交代了,不可以碰,不可以乱来,还说两个时辰后要干什么,总之还有很多的麻烦事,若不按照那个来,他大约会死。”

“你说这东西,是郡主放进去的?”甄晖惊讶的看着姬流云。

“对,我只是帮忙而已,一切都是按她的意思来的。”姬流云一点没含糊的言语,这下甄晖直接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惠郡主会医术,他来时,只是听到她能救人,而这位偏偏死了,他就有负所托不说,自家和卿家又已危险旦夕,故而他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毕竟从知道韩文佩死了起,他就已经五脏俱焚的想要赶来,可偏偏新帝又给了他事情做,令他抽不开身。

而好不容易弄完了,赶来给他送葬,他都觉得已到了末路。却听到能救,他又怎么会不救?

但到底他是以为药王才是主力。因而什么开颅的,他都顾不上了。可现在药王却说,人家竟是个帮忙的,一切都是照着郡主的意思来,他就彻底的不淡定了。

怎么淡定?

十几年里,打眼扫着的羞涩小丫头,见了他,早就躲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彼时她出嫁前,卿岳还曾过府请他去给这丫头教导一番,想说做个指点。他那时考虑和卿家的相近,也没推托,可他才迈步要往她院落去,就听说侧王妃说她被礼教嬷嬷说的竟掉了泪,顿时就失去了兴致。

“人有脊骨,方能顶天立地,即便屈就,也总能是能伸能直的,令爱明明金枝。却偏生懦弱,看不见你卿家傲骨,只会流泪,我就是给她说教上一年。也是无用,还是免得了这口舌,更免得你欠我人情吧!”

此时此刻。他还能想起那日他同卿岳的言语。

但谁能想到,大婚之日。忽然懦弱的惠郡主立时像变了个人一样,傲骨铮铮的仿若当年的姜王妃。那不屈不挠,一点都不受气的模样,让他顿生好感。

然而他也感觉到,危机被提前引爆,急急的叫人送了帖子去卿家,想要保住这丫头,却不料,天已变,竟是什么都晚了。

而今日,惠郡主在殿前的身姿,让他动容不说,更让他相信,卿家并未就此坍塌,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位为了孝,宁可背罪的奇女子,他坚信,卿家有路!

可是,老天爷却给他的惊喜太大了,大到这位惠郡主竟然还懂医术,这就让他疑惑不解。

毕竟,医术绝非生下就会的本事,除开天赋异禀的先天优资外,这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日去学去背去医,方能出师,可她不过年岁十六而已,又不是医治个头疼脑热的背方子,反而是用这等没见过的古怪法子医人,这就让他立时觉得,不太对了。

“我问你!”忽然的那韩家男人转头盯着身边妇人:“你看到郡主把那个小子救活了的?”

“哪个?”

“就先前死了的那个!”

“对啊,那仵作来问我小叔叔可有先天不足之症时,我诧异他为何如此问,他说小叔叔有了气息,可能有一线生机,郡主叫来问的。”妇人急急言语:“我当时挺害怕的,毕竟从外面看上去,像,像是她吸食了人脑,可听到小叔叔的症状能被她断中还是好奇,结果一进去,就看到没那么可怕,那小子不但有了气,小叔叔也有了气,而且她也说的中……”

“我问你,那小子的头上,可有这样的管子?”

妇人摇了脑袋:“没有,而且那小子的头发,都是在的。”

“那为何都是开颅,我弟弟的却不一样?”韩家男子自言自语的转了一个圈,快步来到了甄晖的身边,冲他一个鞠躬:“甄老先生,您为当代大儒,还请您赐教,这等古怪之法,我弟弟他,他当真有救吗?”

甄晖抿着唇的捋了一把胡子:“我不是医生,断不了这个数,但你弟弟他本来就已经是那样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韩家男人闻言,便是脸色煞白,而姬流云一见他这样立时开了口:“你这人真奇怪,人家不肯救的时候,你一个劲儿的求,好不容易人家肯救了,你又疑心别人,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救治之前郡主就说了,这人救活的几率有多低,你还是义无反顾的,这会儿却又如此,哎,人心最是肮脏,下次遇上你这样的人,我是坚决不救了,免得出力不讨好!”

他一席话立时噎得那男人言语梗塞是面色升起了羞红,而甄晖闻言则是眨眨眼:“药王说的对,有道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郡主只要尽了力,我们就自是要感谢的。”

“我也不是说不信她,我就是怕她恼我先前言语,害我弟弟嘛!”韩家男人此时羞愤辩解,姬流云听他这般言语,当即白他一眼,走过去言语到:“害你弟弟?害你弟弟要把她自己累成这样?你知不知道她有多辛苦?”

当下姬流云非常激动的把手术里的小心翼翼与各种困难讲了一遍,而后才冲着那韩家男人一指:“就在刚才,山匪来袭之时,大火烧屋,她都为了救你弟弟而不肯挪一步,更和我说,要不就不救,要救就不能暂停,不能放弃!如果她要害你弟弟,刚才直接走人不就是了?”

韩家男人闻听姬流云这么说,立时羞愧的低头抬手朝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是我不好,误会了郡主。”

“哎,真是什么人,什么性。”姬流云见状嘟囔了一句便是忿忿地去了一边,从窗前向外往,可这一望的,就发现,守在门口的寇老狗,竟然倒在了地上。

“不好!”他惊叫一声,立刻迈步跑出门外,几乎是一溜烟的就冲进了秦芳睡着的屋内,而一进去,他就傻了眼。

因为此刻,秦芳竟然身子以非常诡异的姿势与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

不过,更准确地说,是这个男人俯身的被秦芳直接骑在身上的压在了**,但是他的臂膀却被秦芳从后方死死的抱着,而后她人完全是睡着一般的向后仰着,而这个男人抬起着的脑袋,则是正冲着他双眼憋胀的圆瞪不说,那张开的口里正流着长长的涎水与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