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2章 请君入瓮

第七十二章 请君入瓮

“郡主?”众人见秦芳骤然坐起,个个都是一惊,而苍蕴则是眉眼微微挑了一下没说什么。

“咚。”她一起来,便是松手松腿,立时那男人一个翻身就滚落了床坑,不但发出了声响,也惊的屋内的韩家男人同甄晖都是往后一撤。

“这人……”韩家男人从进来就注意的是春兰,以至于这会看着倒地那人双目圆睁开舌微张,一动不动才意识到这人是死了,立时就紧张倒挂着一种见鬼表情的看着秦芳。

“这人欲对我不轨,我趁着还有意识就制住了他。”秦芳轻声解释着,扫了那人一眼,眼神冷冷:“倒是让他死了。”

她是疲惫的歇下了,但是所有的军医都会对药物类的东西敏感,尤其是在未来的战争里,对意识产生影响的药物运用的几率更高,比如说审问时的诱供针,又比如说战地投掷的迟缓剂等等,所以每一个军人在进入战场前,都会接受精神药物的抵抗训练。

而作为军医,他们因为保障军队的作战能力和状态,就必须更加清楚每种药物的剂量反应在军人身上会是怎样的效果,如此才能根据当时的临床表现,而对症下药的治疗。

所以秦芳对于这些东西是完全敏感的,这使得她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因为药物的对她造成的迟缓性,反而让她清醒了过来。

于是当那个男人欺身而上的欲行不轨之时,她凭着一股意识,来了个基础柔术的反臂双锁。制住了这家伙,而她本意是想把这男人制服了再说的。可无奈,身体的疲惫让她无法沉下去。于是她就稀里糊涂的这么睡着了。

可睡是睡了,却是把身子绷了个笔直,那男人又被反关节制住,怎么都挣不脱,而这种压迫性的体位,是会导致胸腔的扭曲,以至于气息艰难。

结果时间长了点,他就完全上不来气了,而等到此时她醒了。他也早已经体位性窒息的见了阎王爷了。

“你说他对你欲行不轨?”甄晖此时诧异的挑了眉。

毕竟对于他来说,所有的针对所在都该是那屋现在还昏睡着的那位,但现在他却听到郡主险被人非礼,一时到有点懵,不知到底来的这波是针对的韩文佩呢还是惠郡主。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女人才会小心眼,这男人要是记恨起人来,只会比我们女人来的狠。”秦芳说着眼已扫到倒地的春兰,虽然此刻是一张陌生的脸,但那身衣服却是没变的。当下眉就一蹙,看向了苍蕴和姬流云:“她是内鬼?”

姬流云点了头:“嗯,当我发现你不对时,她就跟了来。然后提示我看屋顶,便欲刺我,不过。显然她犯了个错误,我是药王。并不代表我不会武功。”

秦芳闻言一笑,甄晖此时也立时反应过来:“你们这是……故意示弱。以求敌动?”

“不如此,如何请君入瓮啊?”秦芳轻声给予了肯定,人却是看了一眼苍蕴。

就在之前的混战之时,他突然提议撤走,她便明白这是一个圈套。

好好的救治,为什么山匪会突然出现?

堂堂国之都城,山匪说来就来,还是新帝开朝第一日,这不是搞笑吗?

而且,来了的人,不说上手打劫抢人,却是放火开杀,这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土匪,否则人死物毁,他们到底能捞个啥?

而苍蕴实力高超,虽然可以保他们不受伤害,却不能让藏于他们之中通风报信的内鬼显现,所以本该聚在一起确保安全的状态,便立刻丢强示弱的躲到了这里来,说白了,就是为了给这个内鬼一个露馅的机会。

而现在,内鬼已经显身,但秦芳却明白,自己也是这场来势汹汹的杀戮的目标。

“好一个请君入瓮!”甄晖当即击掌:“卿王真是大才啊!老夫自诩善谋,却不想,都着了这一叶障目之道,他有女如此,卿家倒是不会落败了!”

“甄老先生这话说的早了点吧?”秦芳说着指指对面的屋子:“这位的身份便是一等一的麻烦,你一时不说的清楚,我们这些人可都已经掺合了进去,就算大家玩的是心照不宣,只怕日后也难保周全!”

甄晖闻言眼里闪过一抹精光,而此刻韩家男人已经听得头晕不已,当即言语:“你们就不能说的清楚点吗?我弟弟怎么就,就国姓了?还有我婆娘呢?她人呢?”

此言一出,屋内的人对视了一眼后,齐齐看向甄晖,甄晖叹了一口气说到:“郡主一句话说到了实处,此日之事过后,倒的的确确,大家是连在一处了。你们和老夫来!”他说着当下出屋,走去了对面的房里,大家也便跟了过去。

苍蕴挥手,两个随从与寇老狗当即解了xue道,便被甄晖安置在外守候,而寇老狗则是立在了门口。

“我该从何说起呢?”甄晖立在屋中,看着尚未苏醒的韩文佩伸手捋了一把胡子。

“简单的说清楚,让大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就好了嘛!”姬流云此刻说着看了看韩文佩,随即轻言:“怪说不得长的这么好看,原来倒是也龙凤之种。”

“龙凤?”甄晖闻言摇了头:“他母亲不过是个掌灯的宫女而已,谈不上凤,不然也不至于他会藏匿成这样了。”甄晖说着便讲了起来。

“先帝天性仁爱太过,难免寡断,而皇后盛世又是狠辣脾性,难以容人,哎,他们夫妻从太子与太子妃之时就已不合,虽然先帝撑得住大局,没有把江山变做盛氏的令其为所欲为,可先帝内心也常有苦闷与不满,却不得不时时压制。当时先帝尚为太子,其子,就是当今圣上,他四岁那年,已有选师的大事。当时的先帝就与太子妃盛氏起了争执,结果那夜喝醉了酒,颇为难受,而他母亲文氏又照料先帝,结果,就被先帝一时冲动给临幸了。”

“酒后乱性,不足为奇,不过既然已经临幸,为何不收在身边给个名分呢?”苍蕴此刻出言问询。

“先帝也想啊,可太子妃盛氏何等狠辣,她得知先帝睡了这个宫女,便叫人给宫女送了锁宫汤,要其烂宫不能产子,那送汤的太监和文氏交好,知其善良不忍伤害,便把汤给换了,又告知文氏,文氏便装得病了一场,躲过了此祸,可谁料,偏偏龙种得中,她只得偷偷找了机会告知先帝,连并盛氏之行也说了,先帝一听,得知若文氏留在宫中,别说孩子了,就是她都活不了,于是,于是召见老夫与卿王。”

“什么?还有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