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4章 我对你动心已久

第七十四章 我对你动心已久

“等等,那我婆娘哪儿怎么说?”到底是参与了这种事,韩家男人即便觉得头大,也明白此刻得跟着大家一起走,不然他可是和当今太后做对的人,就算是上一代的错,他也注定是躲不掉的。

秦芳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你媳妇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说完她冲姬流云看了一眼:“劳驾,借您放在隔壁的那个包袱一用。”

姬流云闻言一顿,随即醒悟的点头:“好说。”当下推门而出,便见十来个人骑着马已经到了农院的门口,那马背上拖着的旗架上果然飘着一个“守”字旗,那绿蓝相间之色,正是南昭的旗色。

“甄大夫可安好?”那人一见院内屋们打开,立时高声在马上问询。

“你是何人?”门口两个守卫此刻已经拔刀相防而言。

“吾乃盛京都城守卫军霍宇!”那人高声作答,声音洪亮的让屋里都有了些许的回音,秦芳当即看了一眼被韩家男人扶住的甄晖,甄晖点了头,轻声言语:“子丰,快帮我请霍统领进来。”

韩家男人闻言,当即扯着嗓门言语:“甄大夫受伤在这屋中,大人请进来吧!”

“受伤?”那霍宇闻言一个抬脚从马上跳下,便是快步冲进了屋内,这一瞧见屋里的人便是一脸诧异的一愣,随即折身:“霍宇见过甄大夫,见过苍公子,见过……惠郡主。”

秦芳对其略一福身,苍蕴则是点了下头,而甄晖则是伸了手:“霍统领……”

“甄大夫,您受伤了?”霍宇立刻转头,便见甄大夫那皂衣短褂上已经血染一片,立时惊色万分的上前:“这是……”

“山匪发难,伤了老夫啊!”甄晖当下紧攥了霍宇,跟抓到了救命草似的:“你,可要保护老夫安危啊!”

“甄大夫放心,山匪已经系数身死,守卫军又在外,宇定护大夫周全。”霍宇当即表态,口气和态度倒是跟真真儿的一样,那甄晖闻言像是撒了一口气,便是松了他的臂膀,而此刻苍蕴开了口:“敢问霍统领,你是因何寻到此处的?”

霍宇当下回头与他言语:“半个时辰前,我带人巡城至义庄附近,看到巡更之人倒毙而亡,还以为哪里出了人命案,派一队斥候向前探查,却发现有院落冒着青烟,屋毁院败的,竟是一地死尸,后来在收拣那些尸体中,发现了地窖里有动静,打开一瞧,才发现还藏有三人,竟是甄大夫府中管家,是他告诉我,有山匪突袭,甄大夫与人逃向此处,我这才带人一路寻了过来,却不想,竟是苍公子您在这里,更不料,还有……惠郡主,不知你们这是……”

霍宇之言,立时让苍蕴和秦芳对视一眼,当即秦芳言语:“霍统领不必惊奇,我们能遇到一起,乃是巧合,此地并非是说话的地儿,甄大夫又受伤再身,还请霍统领赶紧带着甄大夫入宫请太医诊治为先,毕竟甄大夫乃开国元老,皇上开朝不过一日,就有这等奇事发生,想必皇上可不希望重臣命丧山匪,伤及他帝王脸面!”

话说到这份上,霍宇怎敢耽搁,当即叫人是连扶带抬的把甄晖给弄了出去,而就当他瞧望屋内还躺着的韩文佩时,趁着霍宇同甄晖对话时就去隔壁拿了包袱过来的姬流云开了口:“这位大人请先出去吧,我要医人了。”

“你是……”

“在下药王谷姬流云。”姬流云说着昂起下巴的微微一点头,十足的拿乔姿态,那霍宇一愣,当即欠身:“素闻药王如谪仙入世,果然百闻不如一见!霍宇有礼!”

姬流云浅笑抬手:“大人客气了。”

霍宇直身看向了秦芳:“郡主,不如一路?”

秦芳还没言语,姬流云就言语了:“不行,她不能和你走,我救人还需要她帮忙呢!”

“啊?”霍宇当即诧异,姬流云却是摆出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冲门口一比划,那霍宇眨眨眼,看着这逐客令,顿觉有些尴尬,但还是往外退了。

“苍公子,您呢?”跨出门口时,他看到屋内的苍蕴动都没动,自是言语,苍蕴冲他一笑:“苍某自问不虚山匪,还是不一路了吧?”

“可是,山匪死伤近百人,您若不和我一起去向陛下做个交代,恐怕不合适啊!”霍宇脸上满是为难之色,那苍蕴眨眨眼说到:“知道了,稍后我自会去向陛下说清楚的。”

有了这话,霍宇倒不纠缠了,当下告辞就走。

也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两间屋舍内的人就剩下苍蕴,姬流云,秦芳以及昏迷中的韩文佩了,就连寇老狗也被霍宇给“请”走了。

“医韩文佩的明明就是我,你何必要说是你?”秦芳一见只有他们几个了当即言语:“我称包袱是你的,只不过是不想这些东西被皇上指着来问我,是哪里来的。”

“我知道啊!”姬流云完全不以为意:“所以我干脆就做这场诊治的主导者,岂不更好。”

“好?”秦芳挑眉:“你难道没听清楚他是什么身份吗?”她立时指着韩文佩:“你治好了他,皇上一个不高兴是会拿你是问,治罪杀了你啊!”

姬流云眨眨眼:“我可是药王,他治不了我的罪。”

“此话怎样?”秦芳不解。

“你不是说了吗?在医者的眼里,这人不分男女,不分穷富,不分贵贱,既然如此,我又管他是谁呢?能救自是救了呗,就当是顺手的事。”姬流云说着一笑:“再说了,我可是药王谷的姬流云,纵然药王谷是在南昭之内,但南昭的君王也是管不到我药王谷的,我听皇上的,那是给皇上面子,可他若想要杀我,嘿嘿,除非他想和天下人做对!”

“药王就是百姓心里的活菩萨。”苍蕴此刻在旁言语:“虽然他救与不救是看心情看条件的,但至少是别人的一个念想不是?倘若皇上大怒的杀了他,那无疑是把百姓心中的活菩萨给杀了,那不是找着别人骂他残暴不仁吗?”

秦芳闻言当下又看着苍蕴:“他有脱身之名,那你呢?虽然你是天下第一剑客,但你现在也是皇上的座上宾,可你却反其道的帮我,你这不是和我扯上关系,把自己架在火上烧了吗?”

“呵呵,从我告诉皇上,在树林中与你密会之人是我时,就注定我已经和你有些相干了!”苍蕴一脸笑容轻声言语,那风轻云淡的样子,也是实打实的不当回事的。

秦芳闻言张了张口,随即扭头,屋内一时间静谧,但过了个三五秒的,她又看向苍蕴:“你怎么会来?”

“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说呢?”秦芳白了他一眼。

“身为皇上的幕僚,总得知道许多事吧?如果单凭别人告知,那很可能入了别人的套,所以我自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苍蕴说着冲秦芳眨了一只眼,像是提示着“你懂得”这个意思,却行径上是有些放电了。

秦芳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惊的一愣,随即白了他一眼:“那假话呢?”

苍蕴嘿嘿一笑没有回答。

“皇上要是问你为何出现在此呢?”秦芳见他不答,自是再问,苍蕴眨眨眼:“自然是我对郡主你动心已久,知你府中只有一人,内心挂念不安,便暗自守护,结果你去义庄我就跟到义庄,而后就发现遇上山匪了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