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75章 我这还说的清吗?

第七十五章 我这还说的清吗?

“苍蕴,你是不是疯了?”秦芳一听这说辞当即瞪眼:“人家巴不得和我没关系,你怎么非要往上凑呢?”

苍蕴冲着秦芳一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我们没在树林中相见吗?欢欢。”

一听这两个字,秦芳直接打了个哆嗦,刚要说话,却是右臂直接在她脑中传递信息,乃是四个小时的时间到了。

当下秦芳也没功夫和他多言,便是直接从姬流云手里抓过了包袱打开,匆匆取出医用手套带上,便是拿着泡过酒的药棉,快步到了韩文佩的脑袋前,擦了擦那管子,便把其上封口的线给扯开,而后再一打开小卡子,立时红褐色的血水就顺着引流管给流了出来。

这是脑中残存的血液,它们藏匿在大脑的所有沟冠里,你不能去挖,去吸,去碰,只能是这种慢慢渗透的方式,把它们给清洗出来,什么时候,出来的水见不到变色了,这才算是清干净了。

可是如果清个两三天才干净的话,韩文佩肯定是死路一条,所以这就是秦芳所说的还有诸多的考验在后面的正解,因为有的是一个个关卡排队般的等着她去攻克,而这不但依靠她的技术能力,更依靠韩文佩自身的坚/挺,以及一些必须的运气。

看着韩文佩脑袋上面一个管子引流血水,苍蕴扫看了一眼姬流云,换来的是他微微点头的肯定,苍蕴当即看向秦芳则是眼里有着一抹精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芳已经去那一堆的东西里翻找剩下的尿激酶为其注入。不过她脸上的神色却有些凝重。

“怎么了?莫非这样救不活了吗?”苍蕴当即出声询问,秦芳抿了一下唇:“药物只够第二次清洗的了。如果第二次我们还不能清干净的话,那基本上……”她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需要什么药物,你说啊!”姬流云闻言立时兴奋起来:“我药王谷别的没有,有的是药材!”

秦芳看着他兴奋的脸悻悻的笑了一下,没有言语。

她能怎么办?和他要尿激酶吗?且不说这东西本身就是提取合成物,只单单告诉他这东西是要从健康人的尿样里提取而出,她就可以想象姬流云的脸色会是什么样的,毕竟这样药物,药王谷是提供不了的。

“你倒是说话啊?”姬流云急急地催问,秦芳叹了一口气:“这东西。你弄不来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弄不来。”姬流云不依的反驳,当下秦芳看着他:“那我面前的这些东西,你弄的来吗?”

姬流云立时就闭上了嘴。

开玩笑,这些东西他一见之下,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更是完全没见过的稀罕物,如今指望他弄出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得之乃幸,失之乃命。你尽力了,也就是了。”此刻倒是苍蕴开了口,秦芳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便去给韩文佩注射新的溶栓剂尿激酶了。

再一次的消毒封管后,三个人便在昏迷的韩文佩身前相视对望,随即便是彼此都笑了。

“有马队过来了……”此时苍蕴眼一眯开了口:“看起来。有人不乐意我们待在这里。”

秦芳闻言眨眨眼,随即开了口。

“我挺谢谢你们不怕死的精神往这事里缠。但我还是奉劝一句,能脱开干系的。就别进来,要知道,帝王乃天下掌权者,和其拼斗,无力太难,而我已经是他心里的刺,我和他之间更是不可能轻易揭过这些仇怨的,更何况现在又扯上了这位……所以,我心里感谢,但并不感激,因为我不想背负对你们的抱歉,而我答应你们的事,我也都会努力去做到。”

秦芳说着伸手拍了拍包袱,看向姬流云:“你先替我收着吧,对他人说这是你的东西,若我能先扛过这一节了,我一定给你弄一套一样的器械,并告诉你它们的妙用。”

她说完又看向苍蕴:“别说和我有瓜葛,这不是明智之举,我知道,你一定是期待着我去为你做什么,总之,我撑过了,就会去做,这是我欠你的。”

她说完笑了一下看向门外,一副坦然接受即将到来大麻烦的样子。

而苍蕴则是轻笑了一下:“你是一个女人。”

秦芳一愣:“什么意思?”

“有我们这大老爷们儿在,怎么让你一个女人冲在前面?”苍蕴说着摇摇脑袋:“这岂不是羞辱?再说了,一个人,他还是折得动的,哪怕你有傲骨,多两个有身份的人护着你,他想折,总也难。”

苍蕴说完伸手扯下了身上的荷包递给秦芳:“带着吧!他定不会太为难你的。”

秦芳见状抿了唇眼有一些感激之色,却并未伸手去接。

她完全明白苍蕴相护之意,但所有的历史都在告诉她,沾染上这种事的可怕,她真的不想多祸害一个,那怕这人挺有名望。

而在这个时候,门外已经有了马嘶声,随即有人高声言语:“惠郡主,苍公子可在?陛下急召二位入宫!”

苍蕴闻言收了荷包入怀:“看来我可以和你同去了。”说完倒是自顾自的就先开了门出去:“苍蕴在此。”

秦芳一看苍蕴都先出去了,只能指指韩文佩叫姬流云照顾,随即人也赶紧地出去了。

“苍公子,惠郡主,皇上听闻山匪之事中二位受惊,特急召二位入宫问询,就请吧!”小黄门说着一摆手,两个兵勇就牵出了两匹马来。

秦芳见状当即要迈步,苍蕴却是忽然的一扯她的袖子,声音温柔的能滴水:“诶,欢欢,你这一夜惊吓连连,不曾合眼,不如你我同骑吧,至少路上,还能休息一会儿,免得刚到皇宫人就昏死过去,岂不是辜负了皇上一片体恤之意?”

秦芳闻言立时蹙眉的看了他一眼,刚要言语,就感觉到一种气劲儿却针扎般的扎在了她四肢关节处,登时整个人就跟抽了骨头一般软弱无力,当下就倒,不过,才刚一偏身子,苍蕴就接住了她,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搂住了她的腰,而她想要说话,却是根本张不开嘴,只是嗓子里忿忿的嗯出一声,偏配上这一倒,倒成了撒娇之音。

于是所有前来接人的兵勇与太监们,都看到的是苍蕴一句话后,前几天还在殿前极度不给皇上面子的惠郡主,直接就听话乖巧的埋进了苍蕴的怀里,由着人家抱起来放上马背不说,竟还是倒坐姿态,完完全全的靠在苍蕴的怀里……

此刻这二人亲密之姿,加之惠郡主那脸上红晕,倒是让他们都一时有些错愕,随即噤声前行,却个个眼神交流,无不是猜度两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而靠着苍蕴胸膛的秦芳则是直勾勾的盯着某人的下巴,心中暗骂:你大爷的,我这还说的清吗?